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三百三十七章血猪皮
    在办公室里,差点就跟大汉吵起来了。见那大汉一脸的怒气,一直咬着牙肯定这工厂没有死人,更不会有人皮。

    大汉在说那句话的时候,面色很是惶恐,好像在刻意的去回避话题,根本就不敢面对。

    随后,大汉从腰包里拿出了三十块钱在桌子上,“好了,你的事情办完了,这里不需要你了,你回家吧,你就是去看了看风景而已,这三十块钱,算是你的酬劳了。”

    我点了一下头,把三十块钱收进了腰包里。反正也没给他办什么事,看他那样子好像特别害怕这件事情,但又不敢说出来。

    我拿着三十块钱,就走出了工厂。这时候,已经快到了下午,杨明也从工厂里走了出来,他走出来手里还拿着二十块钱厚厚的一叠,大多都是三毛五毛的,从远处看,他以为他拿了上万块钱的钞票在手里。

    杨明走过来,就冲着我在笑,他浑身上也都是血。看来在之前,他就已经剁了不少的猪肉,把手都给染红了。

    杨明这个人看起来也不像是能干脏活累活的人,可也不知道今天他是怎么了,就跟变了个人一样。

    杨明过来就问我大汉给了我多少钱,我告诉他三十。

    杨明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可以暂时去租一间房子暂时住下来,等明天继续来工厂上班,有了钱,就可以去租一间大一点的房子。

    我白了他一眼:“拉倒吧,你信不信这工厂明天就要出事情,咱们还是另谋它路吧,再说这种累活也就只有你能干了。”

    杨明也没说什么,手里紧紧攥着二十块钱,就像攥着宝一样,一直皱着眉头在嬉笑。

    聊了没几句,我和杨明去火锅店吃了一顿,又来到了海边的一间公寓租了个单间房,里面有些简陋的家具,共花了四十块钱。

    我和杨明手里的钱总共加起来也就剩下五块钱了,杨明还在笑嘻嘻的说,明天还可以去火锅店吃一顿,那里的饭菜很香。

    在公寓休息了一晚,到第二天。杨明起得很早,醒来就把衣服穿好,也把我给叫醒,说要去工厂里干活。

    可事情就发生不幸在这一天。我和杨明刚出门,在路上花两毛钱买了份报纸,在头条看见了工厂死人的新闻,而这间工厂,就是我和杨明昨天去的那家骨灰厂。

    厂里昨天那个大汉已经死了,据说是跳楼死亡的,死的时候,身上皮都被刮干了,只留下一堆骨肉。

    当时杨明看见这条新闻的时候,一点都不相信。说是骗人的,要亲自去骨灰厂里看看,毕竟在他的眼里,也只有那么一条找钱的路子。虽然很辛苦,但到手的钱的确很多,二十块钱,是三个普通工人一天的薪水。

    我答应了杨明,绝对和他一块去昨天那家工厂看一看。

    来到工厂的时候,见工厂已经被查封了。铁门上面跟之前一样,贴了一张封条,看来是暂停营业了。

    杨明见后,面上全是失落的神态,一直叨咕着说完了,以后没饭吃了。

    就在我们回头的时候,迎面疾驰过来一辆黑色的私家车,这辆私家车看着车牌号码,好像是老六爷的私家车。

    下来的时候,身后紧随着两个保镖,老六爷从副驾驶位下来,一看见我站在工厂的门口,立马就挥手让身后的两个保镖抓住我。

    “快,就那小子,抓住他。”

    我一看大事不好,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在这个地方遇见老六爷。

    那两个保镖就手里拿着黑色塑胶棒子冲了过来。我拽着杨明的胳膊就朝着另一个路口跑去。杨明还没反应过来,期间一边跑着一边问怎么回事。

    杨明并不认识老六爷,也不知道我得罪了老六爷,一头雾水的就朝着巷子口跑去。

    那两个保镖速度也很快,追到我们身后紧咬着不放。

    追到大马路上时,另一条十字路口疾驰过来三辆警车。后面保镖看见警察后,才调头放弃了追踪。

    我和杨明气喘吁吁的停在了马路边的一根电线杆下,路上的行人也随之变多。

    杨明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怎么回事啊,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搞的,为什么要追我们。”

    “一时间来不及解释了,咱们赶紧逃走吧,越快越好,尽量逃离这个鬼地方,被追上可就麻烦大了。”

    我猛烈的深呼吸了一口热气,带着杨明两人就一块急匆匆的跑回了海边那所公寓。

    来到公寓的时候,见这所公寓的窗户玻璃已经被砸破了,进门一看,里面的家具都被搬走,连根椅子都没留下。

    杨明间后,整个人都跟着傻了眼。好奇的问道:“啊,我们的床呢?怎么不见了?”

    “一定是老六爷他们干的,这帮人实在是太坏了。”

    我快速的回复了一句,“看来这地方是不能继续住了,老六爷他们一定还会找上门来的,咱们赶紧逃命吧,逃出这个城市,这个城市也不能呆了。”

    “要不咱们报警吧,老躲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哎哟,你怎么会得罪那些人啊。”杨明愁眉苦脸的回道。

    “算了,还是赶紧逃命吧。”

    我和杨明放弃了这所公寓,带着身上最后的五块钱,来到了客车站。

    两人来到车站,杨明好像很不愿意离开,就一直这样盯着我看,看了老半天,他才说:“老哥,你手里是不是真的有铁口断碑精要啊?不如咱们把这本书给卖了吧,能换多少是多少,不然真的要饿死了。”

    “我也想卖啊,但这本书不是想卖就能卖掉的。”

    “那这么说,你承认这本书是在你的手里了?”

    我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又回头看着杨明,一直在盯着我看。

    事实上我很不想卖掉这本书,对于一个风水师来说,风水书籍就是自己的生命,要没了它,就等于失去了左膀右臂。

    而且这本书可普通的风水术与众不同,只要按照书籍上面的方法布置下来,就能快速见效。

    “哎,要不这样吧,我帮你卖掉这一本书,我负责去找卖家,你看看这样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