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三百四十一章冤家路窄
    杨明整个人已经被吓傻,轻咬着那黑皮的嘴唇,伴随着那残缺的门牙,眼皮子已经睁不开。

    青蒙上来就把我推开到了一边,并且说道:“这事还真不怪杨明,要不是他,我早就死了,现在八海到处都在找我的人。”

    “怎么?曹八海为什么要杀你?”

    “因为我逃离了他,就是这么简单。他觉得恼羞成怒,就带来了一大帮人找我,说我要是不回去,他就带人把我家的房子给烧了。”

    “那你就赶紧回去啊,躲在这里干嘛。曹八海不是挺喜欢你的吗?”

    “什么啊,曹八海根本不喜欢我,她只是喜欢美女罢了。”

    我也没有回复什么,松开了身下的杨明,自己也跟着从毛毯下面慢慢站了起来。

    杨明趁机也逃到了一边,眼神一直不敢盯着我这个方向看,浑身除了颤抖之外,没有别的情绪。

    我又回头看着杨明,问道:“你为什么要救青蒙?”

    杨明没有在说话,只是不停的捂着他自己的嘴皮子,一瘸一拐的,走起路来都在发抖。

    我记得杨明根本就不是个什么好人,之前拿着枪顶在我的头上,要不是我反应够快,早就被杨明一枪给打死了,根本不会有现在的我。

    青蒙的话更是让人匪夷所思,我甚至不感相信青蒙所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她的每一句话,都会让我产生强烈的一种疑惑感。

    最后,青蒙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堆钱,用报纸包好的,放在了房间的茶几上,堆成了一座山峰。看着大约有四五十万,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青蒙指着钱,就告诉我这钱是从曹八海保险柜里偷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把这笔钱给我。

    我一听,满脑子就觉得十分好奇,忍不住就问:“你为什么要偷这么多钱给我?虽然我很需要钱,但是犯不着冒着生命危险去偷这么多。”

    青蒙说:“这钱本来不是给你的,是给我一个好朋友,只不过他现在已经死了,钱就只能给你了。”

    “为什么要给我?你完全可以自己留着啊,这笔钱可不是小数目,我要这么多钱也没什么用。”

    “我知道你现在很需要钱,虽然可能不需要这么多,但是这应该多多少少能帮到你一点。”青蒙很是无奈,慢慢走到茶几边,坐下后取出了一些钱,说:“你看,这些钱都是旧的钞票,而且都不带连号的,花出去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对了,我那十万块钱,好像也是旧的钞票,曹八海特意拿了一些旧钱给我。”我看着桌子上那些钱,走了过去,拿出了一部分,跟我的那十万块钱做了个对比。

    发现这两种钱,钞票所旧的程度几乎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曹八海根本没想到青蒙会背叛他。

    杨明又走过来告诉我,说曹八海已经派了大量的杀手来到了这个城市,已经把这个酒店给包围了,大多都聚集在地下停车场,只要我们走出去,他们的人立马就会动手。

    “是青蒙偷这笔钱的问题吗?”我问道。

    杨明摇了摇头,说:“那倒不是,曹八海主要是想让青蒙回去,但他从来对青蒙都不好。”

    杨明所说的话,可以说是一个字都不相信。从之前街边伪装成一个乞丐,又变成一个工人,从头到尾都在欺骗我,他的话我根本就不会相信。但是有一句话,我不得不相信,那就是曹八海的人,真的已经来了。

    我知道曹八海的性子,也了解曹八海的为人,他只要想干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干。哪怕付出在沉重的代价。他也要把事情给办成。

    我看着杨明,就嘲讽他了两句:“哎哟,我是不会相信你了,你的话就像是一只牛一样,对牛弹琴知道吗?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杨明无奈道:“没办法,我知道你不相信,但是你看到一样东西之后,你一定会相信我所说出来的话。”

    杨明这一说,就快速的从腰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籍。这本书就是之前被他抢走的铁口断碑精要。

    当杨明把书给放在眼前的时候,我才相信他所说的话,看来真的是给曹八海闹翻了。

    可就算杨明跟曹八海闹翻,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更不会因为这件事情相信他的为人。

    这会我可总算了解杨明这个人。说出来的话,就跟泼出去的水一样,言而无信不说,还句句谎言。

    杨明还以为我会相信他,把手里的铁口断碑精要扔在了桌面的茶几上,笑嘻嘻的说:“老哥,你看,书我都给你带来了,你没有理由不相信我啊。”

    “这书不是你带给曹八海邀功请赏的吗?怎么?曹八海不愿意给你钱,还是觉得你没有价值,又带着书臭不要脸的来投奔我了?”

    我接着嘲讽了杨明两句,青蒙在一边看得有些不顺眼,“我说时哼,杨明真的是个好人,这本书他本来是给曹八海的,可一想到后果,就不把书带给他了。”

    “你知道曹八海拿这本书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吗?”

    “当然知道了,曹八海想要这本书,无非就是干一些丧尽天良的坏事,他这种人,表面上看去大方,实际上是个心怀鬼胎的小人。”

    我手拿着一个茶杯,倒满茶叶,一口一口的喝起来。说实话,这酒店里送的茶叶可真香,总比看见杨明那张臭脸要强。

    青蒙立刻摇头拒绝道:“不对,曹八海要这本书,是想把自己曾经死去的妻子复活,他妻子可死了三年了,他居然会有这种想法。”

    我一听,又拿着那本铁口断碑精要到自己手里看了看,见这本书好像只是一本普普通通的风水书籍,居然还妄想着把一个死人给复活,真是可笑。

    “曹八海知道这是一本风水书吗?还是觉得这是一本神书?”我越笑越觉得事情荒唐,曹八海的妻子虽然我没有见过,但肯定是个拜金玩意。

    “知道,曹八海当然知道了。只不过他这人有点神经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