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三百六十章鬼撞身
    但我没敢去想太多,身躯瑟瑟发抖了一阵,就跑到自己的房间里,找出了几个塑料口袋,回到客厅之后,把亨利的那只手给包裹了起来。

    自己从小见这些事情见得实在是太多,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要是换成其它人,保准得被吓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我把亨利的尸体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由于事情关系到太多的人,也不想去惊动太多的人。

    趁着天还没完全亮起来,我立刻就把亨利的尸体装进了一个黑皮箱子里,把箱子搬出屋外,装到了车的后备箱,就把车给开往到了城区最近的一个山坡上。

    来到山头,我搬着箱子气喘吁吁的来到了一个土地庙前,在它旁边的几颗大树下,挖了一个三米深的大坑,直接把整个黑皮箱子扔进了坑洞里,埋葬之后,人就回到车上,快速的把车开到自己的家里。

    此刻,天色已经完全亮了起来,街道上的汽车变得比之前要多得多,我把车停在自己家车库的时候,累得是上气不接下气,汗水浸透了全身上下。

    刚走出车库,下了车,来到车库外面,我耳后隐隐好像听见有人在车库里挣扎的身影。

    刚开始认为自己听错了,就顺着车库的大门来到院子里。

    可这会,声音一下变得比之前更响亮,还是那挣扎的声音,听着很猛烈,就是从车库方向传来的,把耳朵都快震聋了,也不知道声音为什么会有这么大。

    我疑惑不解的来到了车库前,打开了车库的大门,走进之后,见车库里停放的敞蓬跑车发出震动的声音,后备箱好像有什么物体在里面挣扎一样。

    我急忙走到了车的后备箱前,打开后备箱一看,见一个黑皮箱子放在里面,箱子里发出剧烈挣扎的声音。

    这个黑皮箱子,就是刚刚我装亨利尸体的那个箱子,而现在又再次出现到了后备箱里。

    我记得很清楚,甚至可以确定,亨利的尸体就是自己亲手埋葬的。而且是带着箱子一块扔了进去。

    可意想不到的是,这个箱子,居然又回到了后备箱里。

    这个黑皮箱子里,流出了一些红色液体,闻着就是一股新鲜的血腥味道,而且还是人身上的血。

    热腾腾的,把整个后备箱的底部都给染红了。

    箱子里发出一个奇怪的声音,“救命……救命……谁来救救我!”

    看来箱子里躺着一个活人,一个活生生的人。

    我伸手过去,打开这个黑皮箱子一看,见箱子里装着一具会动的身体,头部套着一个黑色塑料袋,但从身体来看,像是一个女子。而且衣服很眼熟。

    我迅速的取下了她头上的塑料口袋,见后备箱里面躺着的人就是青蒙,而且还是活的,脸部全是血。

    我心慌意乱,立刻就把手往回一缩。青蒙一直在后备箱里挣扎。她浑身都绑满了红色的绳子,把肢体缠绕得严严实实的。

    我记得这根绳子,就是我给亨利绑上去的,为的就是不在搬运尸体的过程中诈尸,因此给亨利的尸体上绑满了红色的麻绳,而且还在上面系了好几个死结。

    见是青蒙,我上去就给她松了绑,解开她身上的绳子后,她上来便朝着我扇了一耳光。直接就指着我鼻子骂刚刚为什么要活埋她。

    见青蒙的身体上全是泥土,我顿时间明白了些什么。

    马上就给青蒙道了歉,把她从后备箱里搬了出来。

    青蒙出来后,身体看起来都是软绵绵的,走都走不动道,站在原地,酥软了好一阵子,我急忙上去扶着她,两人一块到了沙发下,扶着她来到了客厅的房间里。

    青蒙看似骨头都快散架了,而且身体很虚弱,衣服都是湿透的,头发上有不少灰尘,面上也有脏兮兮的泥土。

    我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刚刚去城外郊区的山头上埋葬的人,就是青蒙。而不是亨利。

    但我并没有去多问,回到厨房之后,熬了一碗姜汤给青蒙。青蒙喝下了姜汤,还是觉得身体冷。我就去房间里找了几件自己的衣服给青蒙穿上。

    青蒙换了衣服,这身衣服看着真别扭。是我几年前留下来的西装三件套,穿在自己身上还没觉得什么,穿在青蒙身上,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就像是一个伪娘披上了一条羊毛。

    打开空调,给青蒙烤了些火,完了之后,青蒙在平静下来,虽然面部有些发青,但至少没有刚刚这么严重了。

    大约到了中午,青蒙才缓过了神来。把之前一切的事情都告诉了我。

    说我把她给打晕了之后,就把她的身体给搬运到了一个小山坡上,用土给埋葬了。之后我又把土给挖了出来,把青蒙的身体给搬了出来。最后又放了一个布娃娃进坑洞里,掩埋了之后,就把青蒙的身体给重新扔进了后备箱,开着车人就走了。

    我听到青蒙的这一番叙述,最开始根本一个字都不相信。到最后青蒙说看见了亨利的尸体,而且就在自己家的厕所时,我才慢慢相信了青蒙对我说的话。

    亨利的尸体,就在厕所。青蒙指了指厕所的方向,让我现在过去看一看。

    我半信半疑的就朝着厕所的方向走了过去,来到厕所前,我才发现,亨利的尸体,就平躺在那面镜子的下面,整个上半身都被水给淹没了,模样看着很凄惨,整张脸都是黄的。

    我即刻把亨利的尸体从厕所里拖了出来,拿出黑皮箱子重新装在了里面,放进去之后,就把箱子给上了一道锁,搬到了客厅的桌子上。

    这时,我满头都是冷汗,总想不明白,之前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青蒙冷冰冰的坐在沙发上,到处打量了这间屋子,说出了这间房子曾经闹过鬼,死过一个老太婆。

    青蒙这么一说,把我都给震惊了,我的确有见到过一个老太婆不假。但自己并不知道,青蒙会知道这件事情。

    但不管我怎么追问,青蒙都不愿意跟我透露半句实话,只说她也只是猜测,这种鬼撞身的局面,也只有在死老人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