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三百八十三章夜所
    突然,就在我意识处于模糊的时候,不知从何处袭来了一阵悲惨的嚎叫声。像是一个中年女子被拿着一根皮鞭抽到身体上,凄惨的声音拖了三秒左右。

    再回头看向身后那间厕所的时候,两边的大门都已经打开了,但厕所里面的灯光忽然间熄灭了。

    我手上的电筒照射在厕所门框上,见大门下多出了一个陌生的标识,这个标志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四四方方的,中间是一个骷髅图案,骷髅那凹陷的眼骨里,发出一种黑色的暗淡光芒。

    我明显感觉到刚刚那嚎叫的声音就从我耳边传来,但目光看向那间厕所的时候,那声音就消失了。

    我没敢多想,站在原地犹豫了半天之后,就转身看向身下,往前走一步的时候,脚下忽然绊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突然重心失落,顿时眼前一片泛白,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我余光一闪,就见脚下有具冷冰冰的无头尸体,肢体上全是热腾腾的血迹,穿着一身破衣烂衫,黑色的长发覆盖了正张惨红的脸庞。

    慢慢底下头的时候,见这是一个女尸。等我摇晃了两步站稳之后,再仔细低头往下一看,见这女尸躯干熟悉到极致,不是别人,正是青蒙的尸体。

    青蒙身材十分娇小,特别是那独特的双腿,让我一眼就是区分出来。

    青蒙的尸体居然在建筑工地,我无法想象这是什么原因所导致的。但除了青蒙的尸体之外,我鼻子里还闻到了另外两具尸体的味道。

    而且这两具尸体好像就在我的身旁,空间太过于漆黑,根本观察不清楚周边的环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我把手电筒的光线开到了最亮,照射着脚下的四处,绕了两圈,在一个施工水泥台上发现了另外两具尸体,而这两具尸体正是旅馆老板以及那矮子哥的尸体。

    还有一具尸体,就挂在那台子上,总共有四具尸体,上面一具,下面两具,无头无脚,因此根本不知道台子上另外一具陌生的尸体到底是什么人。

    我来到台子前,台子上放了两根染满了泥土的钢筋,下面还有一个黑色的麻布口袋,麻布口袋里面装满了未加工过的水泥,脚踏在上面,又凉又硬。

    一股焦臭的火药味顿时从鼻子里面扑来,像是鞭炮放后残留下来的余味。

    抬头往上看去,台子上的那具尸体,就横挂在顶端的预制板上,被两根弯曲的钢筋给支撑住了正个身体。

    这具尸体穿着建筑工人的衣服,安全帽就被一根麻绳给挂在脖子上,手上脚下全是泥灰,皮肉都变色了。

    手背有皱纹,脚下没穿鞋子。我想起来了,这具尸体是包工头的尸体。

    四具尸体的头都不知道去哪了,脖子上的疤痕有紫印,好像是被斧子给砍下来的。

    正当这时,厕所方向袭来婴儿哭声。听着声音好像是刚满月的婴儿,它每“哇哇”地哭泣三声,就能荡出六声哧溜的回响。

    这好像是一个活婴的哭声,而不是一个死婴,死婴的哭泣声只有回音。

    我快速的一回头,见厕所的门框顶端挂着一颗绿油油的西瓜,被一根红线绑住了中间。

    西瓜的两侧也分别挂着圆丢丢的球形态固体,那白布看着好像是裹尸布,都被红线给绑住的。

    我来到门前,见门上那球形太固体散发着腐蚀的臭气,之前那婴儿的哭声,就是从这西瓜里传出来的。

    可我走到厕所门前的时候,西瓜里传来那凄惨的哭泣声便戛然而止了。

    先前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往上看的时候,见西瓜的底部流淌着紫色的血液,一滴一滴顺着沙包大的瓜皮往下流淌,把阶梯染红。

    我把周边那四颗吊挂的白色球形态固体给贴了一张咒符,将四颗球体取下后,打开了上面的裹尸布。

    惊讶的发现,这四颗球形固体,里面装的全是人头,而且是这四颗人头,分别是矮子哥和青蒙以及旅馆老板还有那包工头的人头,四颗人头都聚集在这里。

    我见这四颗人头后,又马上拿出驱魔的咒符,贴在了每一颗人头上面,随手从周边拾起一个废弃的麻袋,将这四颗人头全都装了进去。

    我担心人头的眼睛会突然睁开,又把门框上的一根根红线全部取在了手里,捆绑在了麻袋上,里里外外缠绕了好几十圈,将正个麻袋都裹得极为严实。

    再看向那个西瓜的时候,西瓜里流淌的血,似乎变得更多了。

    想必西瓜里装的是一具婴儿尸体,一般养小鬼把婴儿尸体装入西瓜中后,还需要用香火插在顶端还供奉。

    我本以为凶手就是包工头,可见了他的尸体,才意识到另有他人。

    可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除了矮子哥之外根本没有在认识其它的陌生人,老六爷根本不可能来这个城市。

    我感觉到事情没这么简单,刚刚厕所上挂的那四颗人头叫驱魔头,而台子下那四具无头尸体叫压邪身。这是一种风水的布置图。

    把四个人的尸体分开后,头放在厕所门框顶端,身躯放在一张台子下面,用麻袋隐藏后,在用一个婴儿的尸体挂在中间,这叫镇魔。

    如果按照这种方法来布置风水,财运将会得到极大的丰收。但后果也是非常严重,一旦四具尸体有任何变动,或者人头其中一个从门框上掉下来,这风水图的运用效果就会马上转变。

    若是其主当天打麻将赢了钱,效果就会转变,变成事主被麻将给砸死。如果其主当天买了台汽车,那他就会被车给撞死。

    能布置这种风水图的人,不是高人就是疯子,因为这是一种极端的风水图,带来的效果虽然极好,但一旦运转发生突变,后果十分严重。

    除了青蒙之外,我根本不认识别的风水大师,除开很早很早以前的白头翁,可他早就已经死了,不可能是他干的。

    就在我想不明白这个问题的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