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四百九十六章红色宝玉
    在一想,怎么换了一家古董商店,价格就贬低了这么多,才两百块钱。接着,我连续换了十几家古董商,每次询问这块宝玉价格的时候,那些商人没有一人把我这块玉开到高于五百块的。

    他们都只说,我手里这一块玉,只是普普通通的玉,根本不是什么古董。

    也就是白头翁愿意花六个亿的价格去买,其余的商人,都一致认为我手里的玉不值钱。这一来,我就纳闷了,怎么想都不明白,那白头翁,到底是什么意思。

    当我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白头翁的第四个电话,打过来了。

    我拿出手机一看,见是白头翁的电话号码,犹豫了半天后,才决定接了这个电话。

    接电话后,白头翁的语气一下就变得非常客气了,在电话里好声好气的问候。而且在这个电话里,白头翁又一次的把玉的价格提高了,他说愿意出两倍的价格来购买,希望我能把玉卖给他,那一共就是十二个亿。

    当我听到这一句荒唐的话时,就觉得是一个天方夜谭。因为手里这块玉,就算真的是古董,说破了天,也不可能值到六个亿。虽然我是外行,但也不是一点都不懂。

    如果白头翁愿意花很高的价格来买,那想必一定是有原因的。

    但这其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因在支撑着白头翁那疯狂的举动,自己内心是一点也摸不着头绪。

    可这一次,我在电话里答应了白头翁,愿意跟他交易。选择在当天下午四点整,约定好在一家饭店见面,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但自己一个人去,明显感到不放心了。要是去了地方,白头翁作出什么以外的举动,自己是无法防御到的。

    趁还没到下午四点之前,就去了一家保镖公司,花了不少钱,聘请了十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跟随在身边,以防万一有什么突发事件。

    请了人后,还租了两台面包车,开着车,四点的时候,就到了白头翁约定好的地点。

    到了饭馆,见这一家饭馆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小饭馆,里面摆着七八张桌子,卫生条件很差,就是路边随便看好的一个小店,就把我给约了过来。

    当我带着十几个保镖一块下了车,来到饭店。这饭店里没有一个客人在吃东西,就厨房有一个穿着白大衣的在炒菜,手法很熟练。

    这白大衣也不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只是看见我带着十几个人进了饭馆,一时间面色惊慌,还以为我是专门来找茬的。

    白大衣冲着我恐惧的笑了笑,也没有说话,好像看见我后,心里就没底了。

    但我也没有去多跟他废话,就带着十几个人,自己找了一张凳子,坐在了饭馆里面。

    白大衣立即迎了上来,一脸强迫的笑容,问道:“你要吃点什么吗?”

    我没有理他,只是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烟,用打火机点燃后,吸了几口,吐了几口眼圈,同时把二郎腿一翘。就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差点把白大衣给吓坏了,险些都报了警。

    直到我最后从口袋内包里拿出一把钞票,塞到白大衣手里时,斜着眼沉重的说了一句:“放心,借个地用一下,一会就走,一会就走!”这时,白大衣才缓了口气。

    他接过钱后,朝着我又笑了笑,转身就朝着厨房里走了回去。

    可我在这个小饭馆里足足等待了半个小时,迟迟没有见到白头翁的出现。实在等待不住的我,只好拿起了手机,拨通了白头翁的电话号码。

    可这一次,白头翁的手机忽然就关机了,怎么打也打不过去,开始,我还认为白头翁放了我的鸽子。

    四十分钟后,白头翁还是没有出现在这小饭馆里。在这十分钟里,我一次次的拨打着他的电话,却一直显示关机的状态。

    又等待了十分钟,白头翁还是没有出现。已经快到了一个小时,早已经超出白头翁之前约定好的时间。

    眼看就快要到了整整一个小时,我自言自语的哀声叹了口气,“哎,没有希望了,回去吧!”

    无奈下,我带着身后十几个人,走出了这个小饭馆。正准备要回车内的时候,饭店里的那个白大衣,忽然从里面追了出来,大声从背后呼喊着我。

    “喂,小哥,等一等,你刚是不是在等一个人?”

    声音很大,我听得很清楚,就是那个白大衣的声音。

    回头后,那白大衣就从厨房手提着三五个皮箱子,从里面冲了出来。踉踉跄跄跑出大门时,差点还栽了一个跟头。

    我停在了车旁,两眼就傻呆呆的看着这白大衣。

    白大衣走了过来,把手里的黑皮箱子递给了我,急匆匆的开口就说:“这箱子里面的东西,是一个光头让我交给你的,还说让你把那块宝玉拿出来。”

    我听后,立刻接过了那白大衣手里的其中一个黑皮箱子。打开后,见里面装满了百元的现金钞票。

    白大衣估计也不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他看见箱子里面的现金时,面色也变得有些夸张起来。

    但又看他手里剩余的三个箱子,一个箱子满打满算,最多也就能装三百万进去。要十二个亿现金,至少也得四百个黑皮箱子来装,而且光是这两台面包车,也拉不走这十二个亿现金。

    我看着白大衣,问:“钱不够,答应好的是十二个亿,我看你这里,最多就一千万。”

    这时,白大衣似乎想起了一点什么,面上表情也有了许些惊讶的变化。他立刻就回头,把手指着饭店的厨房,说:“里面还有好多箱子,都是那老头放在这的。”

    “你不认识那老头?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白大衣,浑身充满了菜油味,最多就是个厨师,听他说话,好像跟白头翁根本不认识。

    白大衣马上点头,说:“是啊,不认识,那老头给了我三百块钱,让我帮他把这些箱子给看好,如果有人来问,就把箱子送给他。但得把一块红色宝玉交出来。”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来拿箱子的?”我站在原地,好奇的又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