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五百三十六章诡异的墓碑
    “老先生,你这里是看风水帮人下葬的吗?”那中年人牵着男孩的手,站在我的面前询问我。

    我有些好奇,我真的有那么老吗?或许我真的老了吧,这么多天我连胡子都没有刮,胡子啊长得已经有点长,看起来真的老了一些。

    想到这些,我便释然了,我向中年男子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老先生我想让你帮我看一下墓地下葬的风水以及时辰。”男子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些百元大钞。

    我看了一眼男子手里的大钞,我点了点头,同意了男子的想法,男子,兴奋的带着我,去了他家。

    一路上中年男子问我很多关于这行的问题,男孩跟在我的身后没有说什么话,她穿着白色的孝服,可能过世的就是他的亲人吧。

    我没有问男子过世的是谁,我只是,跟在男子的身后,男子一直带我来到了一处山村,这座山村从熙熙攘攘的根本没有几户人家,我径直来到了,这户人家里面。

    我刚走进这户人家,就闻到了一股很浓重的檀香味道,人死了竟然用的是檀香,看来这户人家也不是那么贫穷啊。

    中年男子邀请我去侧方休息,在我经过正厅时,看见放置的棺材以及灵位。

    我便知道,失去的就是身后穿白色孝服的男孩儿的父亲,英年早逝,看来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啊?

    看来是有人要诚心啊,我只是寥寥的看了一眼,这些都只是我的小小的猜测。

    跟着中年男人,走进了房间,我将我的行李收拾了一下,便走了出来,站在灵堂,看着灵位以及周围的放置。

    灵堂里面的所有用具摆放,都很传统。而且按照摆放的位置来看,这一家人都是遵守着古老传统的一家人。

    我站在灵堂,在前面看着灵堂里的摆置。

    灵堂里面跪着一位妇人啊,穿着白色的孝服,还有一个穿着白色孝服的女孩。

    看来,这个妇人那个女孩儿,还有那个找我的那个小男孩,都是一家人,去世的应该就是这个女人的男人。

    想到这里,我便释然了,不过这家人怎么这么少呢?

    我踱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件事情不好接啊!

    看着窗外,我沉思了半天,这件事情我到底接还是不接?

    因为这些事情我总感觉有诡异,我总感觉对家人,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导致了自然的死去。

    这家人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我想着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草草地睡下了。

    第二天我正睡着呢,就听见有人敲门,我起来打开门一看是昨天找我来的那个男的。

    那人说,今天是他大哥有就说死去的男子下葬的日子,今天10点要去下葬,让我跟着去看一下下葬墓地的风水。

    我有给一个疑问,一直在我心里。他们在灵堂的摆放,很传统,就说明已经有人帮他们,在灵堂看过风水,但是为什么又来找我去墓地来看风水呢?

    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

    算了,我还是跟去看看,以防万一吧,既然,我已经接了这个活,就好好干下去。

    穿好衣服走出来房间,我来到了灵堂,看着忙碌的身影,我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

    我的任务,就是跟着出殡的队伍身后看坟地的风水。

    忙碌了半天,我,看着,人群都已经将该收拾好的东西都收拾好了,才抬起了棺材,向着门外走去。

    人群的棺材一路向东走,来到了东边的一处荒野。

    这片荒野,周围没有一处山,整个都是平坦的。

    我大致的看了一下,这里的风水还不错,四处摊平,去世的人躺在这里呀,日后,家人肯定并平坦坦的。

    我向家里主事的人说明了这里的风水,家里人点了点头,塞给了我一沓钞票。

    我叫钞票放进我的背包,继续跟在人群后,在棺材上到结束后,我的第一个活就结束了。

    看着忙碌了半天,我一直站在坑边上,看着忙碌的背影。

    大概忙了两个时辰左右,终于,将棺材放进了坑里面。

    开始将棺材埋的时候,我看着远处将一口墓碑抬了过来,我只是微微的瞥了一眼墓碑,在没有理会那口墓碑。

    将棺材买好之后,在坟墓的两边插好两根哭丧棒,然后就叫墓碑抬了过来,墓碑立好之后,人群就散了开来。

    开始祭拜已经死去的人,人群跪在地上,刻完头之后,就开始要撤退了。

    我最后一眼看了墓碑,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看了好几次,却没有看出来。

    我跟在人家的身后,准备回去再收拾一下,这件事情就结束了。

    我回去的时候,天快黑了,这家人就留我在他们家过夜,我同意了。

    再说?,我一只手臂,根本就不方便,他们对我照顾的也很好,我就留了下来。

    今天的这事情我总感觉今天的事情不对劲。但是,到底哪里不对?我却不知道。

    我总是想了好多遍,我的脑海中回忆了好多遍,就是没有发现。

    算了,今晚过后,明天我也该走了,这件事情跟我就没有关系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星空,就这样,我悄然地眯上的眼睛,睡了过去。

    在半夜,我是被吵闹声叫醒的,外面好吵啊,我穿好衣服,推开门,外面一片光亮,那边灯都亮着,人群聚在大厅。

    我顺着走廊走到了客厅,拨开人群,我看见,一个死人穿着崭新的衣服,正躺在大厅里面。

    白天穿着孝服的女人,还有男孩儿,女孩儿都趴在那尸体的身上,使劲的哭着。

    我第一想到的,就是又死一个人。

    我找到白天找我的那个男子,我询问他,他说,这个人,正是我们今天埋掉的那个人。

    忽然我想到了什么,急忙召集男子啊,带上村里的一些强壮的男子,向着墓地走去。

    我带着人群在黑暗中,飞速的前行,黑暗的路,不是那么好走,还好人群出来的时候都带着手电筒。

    在走的时候,我告诉中年男子说“记得,要带上墨斗,红线,还有一只朱砂笔,黄纸。”

    只见中年男子啊,安排了身后的一个人,取那些东西的,我们飞快的向着墓地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