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六百一十五章大惊大喜
    我和亨利看见这些蛇,这些野鸡脖子,也是非常的害怕,心里久久不能够平静下来,“想不到这种东西,居然能够在这里被我们碰见。”

    我假装镇定的说,亨利则是忍耐不住了,“去你妈的,时亨,这种时候了,你还有时间来说这种话,赶紧想想办法,我可不想死在这里。”

    想了想,“亨利,你别担心,这地方,我们不会死在这种地方的,你要知道,虽然这里是阴帝的陵墓,是阴帝的墓室,有着很多危险的东西,但我们能够解决的。”

    亨利大惊,“那你说说,现在怎么解决。”

    我冷笑一声,“既然阴帝用这种东西来对付我们,那我们就用阴帝的东西来对付他们。”

    亨利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你不会准备开棺用阴帝的尸体来抵挡吧,这可是冷血动物,管你是不是阴帝。”

    我摇了摇头,“你想多了,我是说,用阴帝遗留下来的那个虎符来对付他们,我们怕这东西,阴兵可不一定怕。”

    亨利这才恍然大悟,“行,那你来吧。”

    我看着慢慢前行的野鸡脖子,已经快要跑到我和亨利的脚下了,我猛然拉着亨利往后退了一步,从兜里拿出虎符,立马一挥。

    瞬间就有着数十个穿着灰色盔甲的人站在我们的面前,不过都看不见一点人脸,盔甲把他们都包裹得非常的严实,我和亨利现在也只能寄托希望在这些阴兵上了。

    这些阴兵没有回头看我,而是盯着前方,这时,突然有着两条野鸡脖子猛然的飞了过来,我和亨利被这一下子吓了一个哆嗦。

    突然,站在最前面的一个阴兵手握长刀,挥手一斩,那两条野鸡脖子被齐刷刷的切成了两半掉在了地上,的阴兵们也是往前走了一步,我看有希望,也是高兴得不得了。

    亨利则是直接笑开了花,“时亨,你还别说,想不到这阴兵居然这么厉害,这野鸡脖子两下子都被砍成两半了。”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专注的盯着前面,看这到底有多少的野鸡脖子,而在这两条野鸡脖子被砍成两半之后,其他的野鸡脖子,居然停止了前进!

    这让我和亨利都意想不到,这野鸡脖子居然有着自己的意识,看着前面的阴兵,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所以都不再冲上来了。

    亨利看出我的疑惑之后,也是开始解释,“时亨,我来给你普及一下动物知识,你知不知道,这蛇是冷血动物,蛇是通过热感来感应人的。”

    “眼前的这些是阴兵,和我们不一样,他们都是阴气,没有体温,这蛇自然感应不到他们,你想想,你的同伴突然跑上去。”

    “而眼前的我们两个又没有动手,它们又看不见阴兵,而自己的同伴突然就死了,你觉得可不可怕,所以这应该才是这野鸡脖子没有再冲上来的原因。”

    我点了点头,“你说的这个我也想到了,你看,这些野鸡脖子开始往后退了,似乎在回到原点,回到它们应该在的地方去了。”

    亨利听见我的话后,也是微微动神,“对啊,这野鸡脖子居然自己退回去了,这有点不应该啊,不像是蛇的作风,难不成这野鸡脖子感应到了这些阴兵?”

    我摇了摇头,“行了,就不要说那么多废话了,现在这些野鸡脖子开始退回去了,等这些野鸡脖子退完之后,我们就走。”

    我把这虎符一挥,收回了阴兵,把虎符收好,然后盯着龙椅,龙椅下面的空间被关闭了,我看野鸡脖子也是退了回去,我呼出一口浊气。

    “幸好我们拿到了这虎符,不然的话,还不知道怎么和这些野鸡脖子斗,这阴帝似乎也是故意的,把这虎符放在了外面,这不是分明就是让进来的人拿走吗?”

    我看了一眼亨利,“不,不是这样的,阴帝不是故意想让人拿走虎符的,而是,阴帝觉得,根本没有人能够来到这里。”

    亨利作出一脸震惊的样子,“啥?不会吧,你觉得这个阴帝真的这么神?能够预知到没有人能够来到这里?”

    “这倒不是,要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又是怎么回事。”

    亨利吐了一滩口水,“我不信这个阴帝这么神。”

    瞬间,亨利说完这句话,那第二个黄金棺就抖动了一下,瞬间把我腿都吓软了,亨利则是直接就吓来坐在了地上,那声响是非常的大。

    我看抖动了一下,就没有了反应,也是抹了一把头上的虚汗,瞪了一眼亨利,“我说了,让你不要在这种地方乱说话,不然的话,要是你死了,我帮不了你。”

    亨利坐在地上,心里久久不能够平静,咽了一口口水,我明显的看见亨利的表情有些呆了,而且,手竟然有些发抖,我皱紧了没有,这不过是抖动了一下,就吓成了这样?

    我蹲下来,拍了亨利一下,可我没有想到,我刚刚拍下去,这亨利的反应就极其的大,直接“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有些震惊。

    “亨利,你怎么回事,不过就只是抖动一下,你就吓成了这样?”

    亨利支支吾吾的说了出来,“时,时,时亨,我,我他妈的,见,见鬼了。”

    我被亨利这话吓了一跳,立马就提高了警惕,“亨利,你什么意思,说清楚,别弄得我在这里一头雾水。”

    亨利又咽了一口口水的看着我,“我,我刚刚,似乎看见了阴帝。”

    我听见这话后就皱紧了眉头,“你说,你看见了阴帝?你别骗我,阴帝不是在棺材里面吗?”

    亨利试着站起来,估计是真的被吓到了,腿有点软,居然站不起来,索性就直接坐在了地上。

    “时亨,我告诉你,我真的看见了,阴帝,阴帝搂着一个身穿红色礼服的没人坐在轿子上,就像古代君王出巡的时候的场面。”

    “他的周围,金戈铁马,千兵万马,而所有的杀气和那种气势,都针对着我,他,他,还对我说话了。”

    这时候轮到我被吓到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还是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继续问道,“他说什么,亨利。”

    亨利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那静静摆放在地上的第二口黄金棺,“我,亨利,他说:‘何人敢来扰吾平静。’”

    我听见亨利说完这话后,就睁大了眼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骗我的吧,只有你看见了,而我却没有任何的异样和动静。”

    亨利坚决的点了点头,“时亨,我没有骗你,我的确是看见了阴帝,俊荣美貌的,说实话,我也不敢相信我看见了,但是在那黄金棺抖动的一瞬间,我真的看见了。”

    “仿佛我就在战场之中,我就是那个敌人,而这阴帝带着无数的千兵万马,包围着我,那种气势,那种锐利,说实话,时亨,我受不了。”

    我听见亨利说完之后,我的心情也是久久不能平静,这发生了这种事情,让我顿时也是有些手足无措,我叹息一声。

    “亨利,看来,你刚刚拿一句话亵渎了阴帝,既然都自封阴帝了,那你想想,这点手段都会没有吗?这不比古代的皇帝,如果是古代的皇帝的话,那肯定不会这样子。”

    “既然那句话亵渎了阴帝的神灵,那只有道歉认错了,我们进来,阴帝没设置其他的开关来杀死我们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虽然这一路上凶险很多,但我们都成功的走了过来,我也不好多说你什么,但是,你要知道,阴帝要是想我们死,那是很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