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六百三十四章馊主意
    毕竟这些事情对他也是有一些益处的吧,这样想来也只能硬着头皮往上上了。

    “那么首先你应该如何做呢?”他问道。

    “像我刚才做的那样,从四周大幅度的跳动,让底下的鳄鱼感受到我们深深的恶意,我们就应该成功一半儿了。”说完之后我又开始大幅度的跳动起来,虽然很冷,但是我也不停的尝试,我这是唯一的办法了,其实我承认,这个方法的胜算没有多少,但是总比在这里等好?

    亨利,别的倒是没有说对,不过他说对唯一一个就是我绝对不会在这里等死,一定会想办法出去的,我还是在不停的跳动着跳动着,亨利看着我跳的那么起劲,也开始跟着我往起跳。

    “时亨,我问你,我们如果真的成功了的话,我们也是游不过鳄鱼的,如果他们追过来的话怎么办?”

    “不怎么办,我们只能比他游得快,不能比他游得慢。”我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一点倒是让亨利有一些灰心了,游泳一直是他都学不会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学过,更别提比鳄鱼游的快,只要它刚刚下水的那一刻,他的脑子里都是没有东西的,他怎么可能游得过鳄鱼呢?

    看来感觉他的生命必须要走了,现在了,已经到头了的感觉,他的表情也有一些悲。

    “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不管你的,只要我有办法的话,我一定会带着你。”我说完之后,亨利明显还是有一些不信,但是我此时此刻也不想跟他解释那么多,依旧在不停的跳动着跳动着。

    整个已经开始运动得十分厉害,感觉就是一层土而已,随时都要碎了的感觉,而且旁边的水潭水开始大幅度的冒泡,感觉整个地方的鳄鱼都要过来了吧。

    这正是我想要的。

    “亨利,你已经准备好了吧?”我说道,我能感觉到旁边的他微微有一些颤抖,听到我这句话之后,就像吓着一个死一样的命令一样,让他直接准备去死的感觉。

    “你能不能对自己有一点点信心?”我看到他这副样子,实在是不想再骂他,只能让我说的有一些言不由衷来夸奖他一番。

    “你让我怎么才能有信心,我感觉我马上就要死了。”亨利倒是完全不是他自己的面子,在我旁边败的有多彻底,直接告诉我,他很怕死。

    “你放心,我既然已经这么做了,就一定会有那么一点点胜算。”虽然这句话说出去之后,我都有一些心虚,但是亨利现在实在是太不相信我了。

    “对了,时亨,你现在有没有想好我们以后要往哪个方向逃?”

    “我刚才试了一些,我们整个转圈圈的时候不停的跳动着,只有在西北这个方向的时候,虽然我也不知道这个方向是不是西北,但是你只要跟着我跑就好了,在这个方向水中跳动的幅度有一些小,应该是离岸边最近的地方,只要我们从这个地方游过去的话,或许可以得救。”

    我说完之后亨利握住了我的肩膀。

    “现在全都靠你了,我们两个命可全都在你手里了。”我已经感觉到下面已经开始有不停的东西在卓底下的中心板了,看来他们是马上要上来了,但是却没有一只鳄鱼露头。

    这种生物也是一个如此胆小的生物吗?本来我都已经准备好,等着他们张开血盆大口喷呼上来了,此时却无比的安静,倒是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们都不上了?”我问道,亨利也有些不明白,非常小心的往边上走了走,点了点下面的土层,回头跟我说一句话,让我有一些心慌。

    事后我现在感觉他们好是好像是在底下,而不是想要从你一开始的设想从这些边角里面上来,他是想把我们这块土全部裂碎呀,我有一些心慌了,我确实很害怕,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不要着急,让我想一想。”我现在只能拼命的安抚一下亨利,他的情绪现在比我还要激动。

    “听我的,我们像刚才一样继续跳,如果我们继续跳的话,下面的鳄鱼就不会每次那么准确找到我们这块土胚,说着我便跳了起来。”亨利现在不管听什么都信,也跟着我不停的跳。

    好像是真的有用,已经感觉不到下面鳄鱼的灼灼的感觉了,那么下一秒,他们应该会如我一开始的设想,从整个土胚边冲上来吧,我还是在不停的动着,不停的动着,果然我看到了一只鳄鱼已经露头了时候。

    “你看那边,那边已经有鳄鱼开始露头了。怎么办?我们现在跳吗时候,快点儿,快跟我说话呀。”亨利现在就是一个箭在弦上的人,感觉他随时都要想往下跳的节奏,我安抚一下他,却发现没有什么用。

    “你不要这么着急,听我的就好,现在还完全不是时机,我们现在跳的话就是恰恰跳在他嘴里啊。”我说完之后,亨利确实是有一些沉静下来,我们两个脚上依旧没有停着,继续不停的在蹦跳着,希望可以赶出周围的鳄鱼往这个边上用啊,我大目测打量了一下图配的高度,想象一下我们弹跳起来的能力。

    我告诉亨利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十分自信的,而现在我是绝对不可以流露出一分一毫的不自信。

    “时亨我再问你一遍,你那招确实管用吗?”亨利又一次十分不可置信的问着我。

    手也牢牢的握住我的胳膊,想要找到一点安全感,我倒是有一些不耐烦了。

    “好啦,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不管现在好不好使,在这个地方已经现在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你跟着我就是了。”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鳄鱼想要往岸边,这个方向有了我开始慢慢减少了弹跳力,整个土培慢慢平静下来。已经有鳄鱼的头放在上面了,亨利已经在旁边,吓得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