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阴笔断碑 第六百四十四章假冒的亨利
    亨利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还是我们两个人坐一个位儿吧,毕竟这个地方是一个未知的地方,什么事情都不好弄,我们两个做一份事情也会变得简单一些。”他的提议我当然也会断然接受,毕竟这种事情先走的会是在他身上,如果我离开他的话,我又会怎么出去呢?

    “好吧,那就一起吧。”我装作勉强答应的样子,虽然有一些东西在上点吗?

    但是此时此刻,我只能做出这副样子,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骗得过亨利呢?

    哦,不是真的,亨利应该是一个假的亨利,这些人是真的有本事,居然可以看出我和亨利发生过的事情,自始至终,亨利从未进过我的那个洞穴,又怎么会被他们如此蒙骗呢?

    不过后期证明,这显然是我想多了,我显然没有把亨利想的那么有骨气。

    只能带着这个假冒的亨利继续走在这里。

    “时亨,你难道就没有别的什么想问我的吗?”亨利开口道,语气中有着一些小心翼翼,但此时此刻的我早就已经心知肚明,又有什么好问他的呢!

    “没有什么好问你的,如果你想说你就告诉我了,倘若你不想说,我也没有必要问。”

    说完之后,我还是大步流星的往前走,周围的环境十分的优美。我鼻子旁边的血液慢慢的干涸了,只得又挤了两滴放在鼻子旁边,此时我便是更加怀疑,如果此时那个亨利是真的亨利,他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个空气中弥漫的这个事情,他还完全没有异样的跟在我旁边,又怎么可能叫我不怀疑呢?

    这个老头这点路算了,只有单单这一点,我就已经十分确定,这就是一个假的亨利。那我又应该怎么做呢?

    “时亨,你现在有把握出去吗?我都已经跟着转了很长时间了”亨利又开口了。这时,我又陷入了一个十分被动与纠结的地步,就像刚才的那个境界里面,我明明知道这个线索就在这个女孩身上,我却不忍心杀他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去找线索,但是当我找了一圈又一圈之后,我终于发现这个线索就是在他的身上。

    倘若不杀他的话,我这辈子都不会出去了,那么面对亨利也是一样的,我又该如何做呢?

    “还是重复刚才的事情吧,反正时间应该是够用的,我们先这么一圈圈找再找一下吧,可能你刚才没有发现的比较齐全吧,我们在好好细细的找一下。”我说完之后也没有看亨利的具体表情,还是直接的往前走去,亨利撇了撇嘴,便跟了上来,这简直就不是亨利的脾气。

    显然我是对我自己太有信心了,认定它是一个假冒的,或他便一定是一个假冒的货吗?我在牛羊群里头秘密的寻找着线索,眼神十分的专注,倒是旁边的亨利有一些心不在焉的你就不要再找了。

    “时亨,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这些地方?我刚才已经认真的找了个遍,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线索,我们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我心里十分的恨没有搭理他,继续寻找,我,现在找线索当然是在给你找线索。

    找着一个让我现在不杀你的线索,于是我还是再继续找。

    草地我也开始不停的拍打,我才想会不会像刚才的那个幻境一样,果然这个地方是像刚才的幻境一样,草地微微有一些变色,变成了可能是它原本的颜色吧,但是我没有想到的事在这一个幻境中,风和日丽,五风十雨,风调雨顺的时候,这个地方的真实环境居然是一片沙漠,这更是让我心里所想不到的。

    “你在干什么呀?时亨,你怎么会疯掉呢?”亨利十分不理解,我到底为什么这样做?但是下一秒他看见地方明显变色。心里却泛起了嘀咕着,怎么会变成沙漠呢?

    “好奇怪呀,这明明就是,一片树林子而已,怎么可能会变成沙漠的?”他十分的大惊小怪,倒是让我有一些不知所措罢了。

    “你不要在这里说这么多了,这就是一个树林,你要这么想就这么想吧!”于是乎我便走了,我发现我简直不能再继续跟亨利呆在一个地方,跟他待在一个地方,我总想去让它变成跟女孩儿一样的结局。

    但我总感觉这样做是不对的,而且我心里有一丝丝的怀疑。

    倘若眼前这个人不是假的亨利怎么办?我岂不是丢了一个大人,而且还是做了一个无法被原谅的事情,所以我还是十分的纠结,但是就像上一个幻境那个女孩儿一样,我十分的确定,眼前这个亨利,或许就是假的,想起之前共患难的事情来,我心里微微有些不忍。

    而且看到他,我总是在担心着另一个亨利怎么样了?

    “我问你亨利,你从那个铁栏杆上面掉下来的时候,心里有没有在怕的。”我现在是在试探亨利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过显然,这在我心里早就有了真正的定位。

    我有些记不得的,我只是记得我当时十分紧张,然后就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哎,问他以前的事情干什么?我们还是具体些小小,现在怎么办嘛?”果然他的眼神有些躲闪,她现在是在逃避我。记不起来就算了,本来我也没指望着你能记着什么,那么下面就全听我的就是了,我的语气有一些不屑,倘若换成上一个亨利,是一定会离开我,然后自己走的,眼前就是亨利面无表情,居然什么也不说跟在我的身后。

    那么现在我该怎么办?难道就是像刚才一样反手给他一滴血,然后杀掉他吗?坚定了一下我的想法,我开始尽力的寻找着时机,我轻轻地往前走,亨利在后面跟我忽然转过头,他倒是忽然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怎么这么突然没有什么事?我只是在想,不然的话你走前面吧,我有一些累了,每次都是我替你走在前面,是时候应该是你为我挡了一挡吧。”

    第六百四十五章

    这句话都是把亨利说的一楞,但是我说的也确实是合情合理,他也没有什么好推脱的,就顶替了我的位置,自己一个人往前走,我在他的后面,他的身高本来身就比我高,整个人仔仔细细的,都完全可以把我盖得住,在他的后面,我感觉到十分的安逸,这样的话他应该不会暗算我吧!

    看着他前面的身影,心里十分的纠结手指头的血,也马上要被我挤出来了但是他的脚步也开始变慢了,我忽然想,他会不会准备回过身,给我致命一击,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坚定了我一开始的想法。

    找了一个时机,我顿时停下脚步,赶紧把手中的血足料,然后往他身上一扔,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他倒是没什么反应,顿时他回过头看了我,也十分的纳闷。

    “对了时亨,你的血不是很管用吗?你为什么要让我走在前面?我在前面又有什么用呢?”在这一瞬间,突如其来,给我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是亨利的那种感觉,是不是我自己想太多了?

    还是我这种空气已经吸多了?

    “你为什么吸入这种空气没有感觉什么异样吗?你为什么继续吸着这种空气?”我问道,我的语气里面满满都是那种质疑感,倒是给亨利一波很强大的冲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叫空气有问题?空气有问题我不吸我还活不活了?”他说的倒是也在理儿,而且他说的更是让我有一些无言以对,随即瞅了我一眼。

    “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我说时亨啊,你可真是越来越回去了,你随便问我什么事情我都可以说得出来!”他有一些不愿意拉着,我也是可以看出来的,我也确实是可以理解的。

    我慢慢走到他的身前,拍了拍的肩膀。

    “我毕竟也是一个比较严谨的人,这种事情如果出了什么差错的话,我怎么办呢?我也是一个很幸运的人呢!”他听完我这句话的时候,可能是稍微有点理解我,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

    “但是那你也不能这么干呢,你这样做的话我心里也不得劲,你还不如直截了当的问我。”他说的有一些小委屈,还是像一个小姑娘一样,我为什么感觉我们两个人之间总是两个大男人直接哄来哄去的呢?

    “我倒是想直接问你,我如果那么直接问你了,如果你真的是一个假的,我打草惊蛇了怎么办?”果然的,人的思维总是瞬息万变的,上一秒我还总觉得眼前这个亨利是假的,但是下一秒我却完全可以确信,他就是一个真的了。

    “好啦,那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问道。

    他瞪了我一眼,感觉还是在以为我是在骗他。

    “你管我怎么来的,还不是你怎么连个台阶都不给我下,你明明知道我当时说的是气话,居然还真的想跟我分割两条路走,那我能怎么办?我只能等你走远了之后,我跟在你的身后好进去啊!”果然是这样。我心里想到,然后看着他笑了笑。

    “你这话说的,我到时给你台阶,你倒是往下压,而且我确实是跟你想的一样,可是我走了很长时间,停下来好几次,愣是没瞅见你的影子,让我以为你真的没有跟上来一样,我说的我确实是这么想的,刚开始我走的很快,就在想让他慢慢来跟我,然后我故意放慢速度,却没有见到他,我以为他真的是从别的路口走了,亏得我这一路还总是在担心你。”

    “我当时不是不好意思嘛,你在前面走,我忽然间冲上去的话,那显得实在是太故意了,但是没想到你后来就用你的身体穿了那个老头,我也跟着你当时穿了过去,随即便走到了你刚才那一幕。”

    “那你到底刚才是怎么突破第一层幻境的?我问道,我有些焦急,第一层幻境,我可是里里外外都找了一个片,完全都没有见过。

    “你那个第一个幻境,可真是要吓破我的胆了,我在那里简直是没有看到一丝一毫的人的影子只是在那里一个地方待着,因为我感觉我根本就不敢迈出一步,只能在那棵树顶上带着,下面满满通通的全都是尸体,你让我怎么下去啊?”

    “那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我问的。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本身就变好了,我也就跟着问,往前走就进入了现在这个境界,没想到还遇见了你,更没想到还是被你这个没良心的人怀疑了一顿。”他这么一说,我现在就什么都可以明白了,也完全放下了所谓的戒备心。

    “你早就跟我说呀,你怎么忽然冒出来?我以为你本身就不能穿过那个小鬼,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到达这里的,而且刚才第一境界就是我破的。”我说完之后,未等我再继续问话手瞬时被亨利给抓住了。

    “你说第一境界是你破的,你可怎么破了?那里面全都是尸体,那东西要怎么破?难道要把一个个尸体给扒开吗?”亨利猜测到,我不由得觉得果然这件事之后,亨利的猪脑的性质还是没有变,我当然不可能会做那种事情,我只是慢慢的吧。

    旁边的那些东西都分开一点。不过路上遇到了一点小波折而已。

    “您遇到什么波折了?”亨利去询问,他的脸上充满了求知欲,本来我是不想告诉她小女孩的那件事了,但是我此时此刻又想不出来别的理由,难道真的要实话实说吗?

    “哎呀,至于什么过程你就不要问了嘛,都是一些过去的事情了,我们最好还是想一下,现在我们该怎么出去才对吧?”我提议到说到这里的时候,果然又看到那是亨利熟悉的一脸愁容。

    “那到底要怎么出去啊?我都已经进来好长时间了。”

    “你进来才有多长时间,我破开第一层幻境之后立马就进入第二层,你应该是跟我一个时间段进来了呀!难道这种时间上也有不一样的安排吗?”很是奇怪这种观点啊!

    “那倒不是,不过我目测已经很多地方都是安全了。”他说的倒也挺大言不惭,明明把自己就当成了一种人物嘛,还什么整什么目测!

    “你目测可真是厉害,那你有没有目测到哪里是出口啊?”我十分嘲讽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