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47章 他的劫数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第47章 他的劫数

    禾锦的法力已经为维持不住皎月宫,周围该沉的沉、该塌的塌,就剩下她住的这个宫殿还强撑着,孤零零立在悬崖峭壁之上。~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

    “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柳无言担忧地望着卦象,眉毛都蹙在一起。

    “你算出什么了?”禾锦把头凑过去。

    柳无言用衣袖遮住卦象,把东西全部收起来,什么也不愿意说。他起身立在窗前,眉目间总有一股忧虑散不开。

    “算出什么也说给我听听,不管好的坏的总让我有个准备。”禾锦半倚着窗户,偏头看着他,神色漫不经心,“瞧你这大祸临头的样子,看得我瘆的慌。”

    风吹起头发,却吹不走他的烦忧,冷风灌入身体里也仅这区区寒意罢了,他轻轻开口:“我什么也没有算出来。”

    禾锦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没算出来?”

    “我什么也没算出来。”他再次强调,猛地捏紧了手里的东西,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地转头望着她。

    禾锦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可能是你太累了,兴许休息几天就能算出来。”

    本是亲昵的动作,柳无言却像见了鬼似的后退了一步,不可置信地盯着她,“怎么会怎么会偏偏你的算不出来”

    禾锦把手收回来,神色淡淡的,“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纵然她不介意,柳无言却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禾锦并不明白他的担忧,却也被他这来回踱步弄得心神不安。

    “算不出来会怎样?”

    柳无言急步走到她跟前,几番欲言又止,“哎”了一声,又拂袖转过去。

    禾锦倒是淡然,“我会死吗?”

    “这不是你死不死的问题,这是、这是”柳无言“这是”了半天,愣是说不出口,仿佛难以启齿。

    “那是你的问题?”

    柳无言连背脊都僵住了,他转过去背对着她,往日洒脱不羁的人,此时竟心神不宁,“我被贬下凡,命中原有一劫。”

    “什么劫?”

    柳无言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说:“仙尊曾说过,给我劫数的人,我将算不出她所有命数。”

    “我是你的劫数?”禾锦忍不住发笑,只觉得荒唐,呢喃道:“我对你也不算太差,怎么就劫数了,真是荒唐”

    柳无言将眉头紧紧蹙在一起,一言不发,他似乎是难以接受,扶起长袍,又风风火火地出了大殿。

    大殿之外皆是悬崖峭壁,独自耸立在万丈深渊当中。他跑出了大殿,也无路可退,只能戚戚然坐在悬崖边上,任由寒风刺骨,磨平他的棱角。

    他向来自命不凡,清高了一辈子,老天竟如此捉弄他?

    禾锦从窗户看了他一会儿,没发觉他会往下跳,就收回了视线。

    漫漫寒风刺骨,也吹不走柳无言的烦忧,他坐在碎石上想了很久很久,想自己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他活得太久了,久到很多东西都已经忘记。

    他当司命的时候,向来眼比天高,自以为掌握住了所有人的命运,却唯独算漏了自己。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禾锦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惊断了他的思绪,他知道身后的人是谁,却不敢回头,除了心慌意乱,更多的还是难以面对。

    “想什么想这么久?”

    柳无言目光暗沉了几分,“想到你小时候。”

    “我小时候?”

    “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是个奶娃娃,走路都走不稳,一下子摔在我面前。”柳无言停了一下,继续道:“你好像都不怕我,还拽着我的衣袖,让我算算你娘亲在哪里。”

    禾锦在他身边坐下,陷入回忆当中,“那时候还小,不知道什么是神魂俱灭,总以为她哪天就会回来。”

    “可我却告诉你,死了就是死了,这世上再无此人。”

    禾锦沉默了下来,目光冷冽。

    柳无言转头看着她,都还能想起她小时候的模样,圆圆的小脸,跑起来像只兔子,精致得如同瓷娃娃。

    他轻轻笑了起来,“你听了我的话,‘哇’得一声就哭了起来,扯着我衣袖不撒手,哭得我心烦意乱,我只能拿衣袖替你擦眼泪,哄骗你她会回来。”

    “也多亏你肯哄我,整个魔宫,也就你肯哄我了。”禾锦缓缓将头靠在他肩上,放松了身体,“这也是我不怕你的原因。”

    柳无言静静地望着远方,眸色深远,“禾锦,你想没想过以后怎么办。”

    “想这么远做什么?我现在多活一天,都觉得是上天的施舍。”

    “你在这世上还有所眷念吗?”

    她想了想,“没有了,折腾了几千年,也就剩下我自己。”

    柳无言伸手,轻轻揽住了她的肩膀,“我们离开这里吧,已经没什么值得你守候了。”

    禾锦沉默许久,才回他的话:“你走吧,无言。不要再守着我了。”

    柳无言顿了一下,握紧了她的肩膀。

    她的嗓音清清冷冷,“你算不出来也能预见,我的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如今六界早已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再过几万年,你就要回到仙界,没必要和我搅在一起。”

    “都搅了几千年,我习惯了。”

    禾锦微微笑了起来,“你这人一向薄情寡义,突然对我这么好,着实怪异。”

    柳无言迟疑了一下,似是下定决心,“禾锦,我们”

    顷刻间风云变幻,整片天空都暗沉了起来,乌泱泱一片。黑色笼罩着皎月宫,头顶形成漩涡,不断扩大,似要撕开一道口子。

    禾锦猛地站起来,“不好!”

    她飞身而起,割破手指,将血化作一道屏障镇压缺口。漩涡里不断有飞箭射出,触及屏障又化为黑烟,笼罩在周围。

    屏障终将抵不住猛烈攻势,从中碎开。万千利箭呼啸而来,禾锦猛地回身,抓住柳无言的肩膀蹬地而起,躲开密集的利箭。

    可随着缺口越来越大,黑气化成的箭越来越多,禾锦躲不开,只能用身体挡在柳无言身前,一瞬间万箭穿心。

    利箭在她身体里化为黑气,四处乱窜,她喷出一口鲜血,鲜红的衣衫从他指缝中滑落,如落雁一般急剧坠地。

    柳无言只觉肝胆俱裂,“禾锦!!”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