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97章 妖王风绫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第97章 妖王风绫

    没等风绫回话,靳褚就从身后揽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肩膀上,刻意加重了声音:“十七,你是嫌床太小了吗?我没关系的”

    这话说得就有些暧昧了,禾锦发觉自己还不能反驳,不然这男宠的事就得穿帮。~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

    她只能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也不问了,连忙转开视线。

    风绫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找了个时机开口:“禾锦,我有些话想问你。”

    “问吧。”

    风绫看了靳褚一眼,似乎是介意他的存在,“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说吧。”

    靳褚连忙抱住禾锦,略有敌意地看着风绫,“这里就挺安静的,有什么不能在这里说?”

    “好了,别闹了。”禾锦把他的手扯下来,一脸严肃,“我去去就回。”

    风绫走在前边,禾锦走在后边。

    这院子里就挺安静的,只有他们两个,说事情也挺方便,禾锦思索了一阵,“妖王想问什么。”

    “你还是叫我风绫吧,我习惯些。”

    禾锦点点头,“好。”

    以前小时候,她都是直呼他的名讳,虽然她父尊强调过很多次,要叫风绫小殿下,可她就是不肯,还说:“我都允许他叫我名字,我为何不能叫他的名字?”

    兀叽拗不过她,也就随她了。

    他们二人也就“禾锦、风绫”的叫顺了口,一点规矩也没有。

    想到小时候的事,风绫还颇有些感慨,“你以前总爱弄哭我,弄哭了又哄好,哄好了又要弄哭,我一直到现在都还记得。”

    那时候的风绫长得和女娃娃一样,漂亮得让她爱不释手,又精致得让她忍不住想摧毁,她一向随心所欲,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想到给风绫造成这么大的心理阴影。

    他的声音很轻柔,像风,“也得亏你一直欺负我,让我知道权利才是最好的东西,所以才会和哥哥们一争到底,最后登上了这王位。”

    怎么听都是打算秋后算账,禾锦更加警惕了几分,“所以你是谢我,还是怪我?”

    “当然是谢你。”风绫终于转了身,面对着她,目光高冷,“如果不是你,我又怎知唯有权利才能活得逍遥自在。”

    禾锦笑得有几分深意,“你大可不必谢我,这世间本就是成王败寇,你强,自然就该你坐上这位置。”

    风绫定定地看着她,那眼神叫她捉摸不透了。

    “为何这样看着我?”

    “只是觉得你变了许多。”

    她嗤笑道:“几千年了不该变?”

    风绫没再接着说,转身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禾锦都会想到小时候的情景,那时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也自然就活得逍遥自在。可一旦心里在乎的人或事多了,也就逍遥不起来了。

    做事时就会思索,会不会伤到谁,说话时就会顾虑,会不会伤了谁。

    她是变了,可风绫又何尝没变?

    他以前纤纤弱弱,如一朵娇花需要别人保护他,可现在却将自己铸得铜墙铁壁,没人能伤害到他。

    &nb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   改变又何尝不是一种成长?

    至少她懂了人情世故,知道要关心周围的人,至少他能保护自己,也能保护自己在意的人。

    院子里的牡丹花开得正胜,风绫似乎极喜欢,忍不住停下来俯身轻闻。他的长发落在花间轻轻飞舞,精致的手指捏着牡丹,如一尊玉雕,淡雅面容之下总藏着一股若隐若现的妖媚。

    都说妖精天生带媚,这话也没说错。

    阿狸如此,风绫亦如此。

    只不过阿狸美得犀利,风绫美得柔和。

    风绫只轻轻一闻,便松开了手,动作极其自然,“牡丹极为娇弱,刚带回来种的时候,它打死也不肯在妖界这片土地上开花,我废了很大的劲才让它开了花。”

    “它既不愿,又何必勉强?”

    他轻笑了一声,“被逼到绝境,没有什么是愿不愿,只有肯不肯。”

    禾锦总觉得他这话是在影射他自己,反复斟酌了两遍,“你也是被逼到绝境了?”

    风绫一下子就抬起了眼睑,直勾勾地望着她,“不但有我,也有你。只不过我已经从绝境中逢生,你还在绝境中挣扎。”

    禾锦微微收敛情绪,故作轻松道:“我有何绝境?”

    “不必掩饰了,你的事我都知道。”

    禾锦这下子是真的笑不出来了,沉默地看着他,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个过不去的坎了。

    曾经在他面前趾高气昂,如今他在自己面前高高在上,难怪神仙总说有因果报应。

    风绫静静地看着她,“既然魔界待不下去,其他地方又不肯收留你,不如就留下来。”

    她只觉得好笑,“我禾锦再落魄,还不至于要让你来施舍我。”

    “你留下来避避风头也是好的,现在外边等着将你拆骨入腹的人数不胜数,你又何必”

    “多谢妖王美意。”禾锦硬生生地打断他的话,眼中冷冽,“我不认为我躲在妖城就能避开一切威胁,更何况,我不习惯依赖一个并不熟识的人,把生命保障也交给他。”

    其实她想说的是后一句话吧。

    风绫也没生气,只说:“你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暂且住着吧,等什么时候想走了再走。”

    禾锦这才放下了凛冽。

    他走之前又说了一句:“我还是习惯你叫我风绫,你就叫我风绫吧。”

    禾锦默而不语,目送他离开。

    靳褚趴在窗口守着她回来,不小心睡了过去,他想让自己打起精神,起身走到院子里,多拨弄一些花花草草的总算要好一些。

    不知是不是上次离开留下的后遗症,只要禾锦不在身边,就总觉得心头发慌,好像她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一样。

    禾锦一回来,就瞧见他盯着一株狗尾巴草发呆,忍不住想逗弄他,偷偷走到他身后拍了他的肩膀,“靳褚!你在看什么。”

    靳褚回头,却是望着她发呆了,“你刚叫我什么?”

    禾锦想了想,刚才脑中有一刻的空白,竟是想不起来叫了什么,“肯定是叫阿狸啊,不叫阿狸叫什么?”

    靳褚有些恍惚地站起身,“是我听错了”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