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101章 自甘作践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第101章 自甘作践

    “十七,这枕头好软。~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

    “十七,这床好大。”

    “十七,你为什么总不看我?”

    禾锦背对他坐在桌边,颇有些无奈地托着下巴,叹了一口气,“阿狸,你想睡就睡,不要那么多问题。”

    “那你呢?”

    “我在这坐坐就行。”

    靳褚半趴在床上,枕着手臂偏头看着她。那眼神直勾勾的,银发散落在枕间说不清的旖旎风情,“这床挺大的,又不是睡不下,还是说你在害羞?”

    禾锦略微不自然,“我有什么好害羞的。”

    他媚眼如丝,嘴角勾起蛊惑众生的笑,“那不就成了,咱两再亲密的事情都有过,有什么可遮遮掩掩的”

    禾锦咳嗽两声,打断了他的话。再一想,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别扭的,反正她心里没鬼,还怕他不成?

    于是大大方方地回过头去,就瞧见他平趴在床上,衣服也不好好穿,零零散散地勾勒出他纤细的腰身。头发被他拨到脑后,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脑袋枕在纤细的手臂上直勾勾地望着她,眼底百光流转,能把人魂魄都勾走了。

    好吧,她确实是怕了。

    “你把衣服穿好。”

    靳褚有些委屈,“为何睡觉还要穿着衣服?”

    你就是脱光了丢她面前都不会有感觉,但你这样半露不露的,有点辣眼睛啊。禾锦干脆道:“要脱衣服也行,你变成狐狸。”

    靳褚眼珠子转了转,笑道:“好啊。”

    他乖乖把身体蜷起来,身子慢慢变小,红色衣衫化作了毛发,变成一只火红的狐狸趴在床上,细胳膊细腿的,似有似无地摇晃着它的尾巴,略有些无辜地看着她。

    禾锦俯身摸了摸它的头,毛发特别顺,如同丝绸一般,想必抱着睡觉挺不错,“你往里边一点。”

    靳褚翻了个身,趴在里边,禾锦坐下脱掉鞋子,刚躺下去,它就非要钻到她怀里求抱抱。

    他变成狐狸,感觉就不一样了。

    禾锦温顺地将它抱起来,掀起被子盖住它,只露出小小的脑袋。指尖一点就灭了灯火,整个房间都笼罩在黑暗当中。

    只睡了一会儿,靳褚就有些不老实了。

    他拿鼻子蹭了蹭她的脸,发觉她没反应,又变回了人形。身子还是被她圈在怀中,两人的脸离得很近很近,几乎都要碰触到彼此。

    靳褚笑着拿鼻子蹭了蹭她的脸,又大着胆子亲了一下她的唇,她还是没反应,索性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俯身吻住了她。

    太想念她身上的味道,离开了就会失眠,只有将她抱在怀中,真真实实地触碰到,才会感觉到安心。

    手指灵巧地解开她的衣衫,探入其中,顺着她的背脊一路往下,抱住她纤细的腰,再往下,就被她抓住了手。

    靳褚微微一僵,抬头瞧见禾锦目光冷清,顿时有点心虚,“你醒了?”

    禾锦将他的手拿出来,放回去,重新闭上了眼睛,“不想睡就下去。”

    靳褚有些委屈,轻轻偎在她身边,也不敢再动弹,只盯着她的睫毛。

    “你不变回狐狸吗?”

    “我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想”靳褚不肯死心,又伸出手臂缠住她,极尽诱惑地吻着她的唇。

    禾锦只微微偏头,一言不发。

    “你不想要吗?”他的声音低哑,带着蛊惑,又带着低声下气,缓缓地爬到她身上,低头看着她,“你不想要我吗?”

    禾锦目光依旧冷清,静静地看着他,说出的话却能致他于死地:“别这样作践自己,阿狸。”

    靳褚眼中的光芒暗淡了下来,明媚如星的眼睛也失了色彩,喃喃问她:“你觉得我在作践自己?”

    禾锦抿着唇,不知该怎么回答。

    “呵呵。”他低低笑了两声,眸色妖艳至极,“因为对我一丝情意也无,我却恬不知耻地死缠烂打,所以你才觉得我在作践自己。”

    “我没有。”她其实想解释,可转念一想又没有那个必要。

    本就没有那层关系,她一解释,倒晓得暧昧不明了。

    靳褚从她身上下来,朝着里边不说话,也不盖被子,就背对着她离得很远,似乎是生气了。

    禾锦坐起来,目光冷清如月色,连嗓音也冷清得可怕,“阿狸,你想在我身上得到什么?我的心已经给了别人,你再多付出,也不过是徒劳。”

    过了许久许久,黑夜里才传来他低低的声音:“我什么也不要。”

    可禾锦感觉他快哭出来了。

    “阿狸,别对我付出真心,我回报不了。”

    “我知道。”

    一直都知道,只是还是会奢望罢了。

    禾锦轻轻拉起被子盖住他,躺在他身旁,明明离得那么近,却还是觉得冷彻骸骨。

    她沉入梦乡,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梦里还是漫天飞舞的梨花瓣,夹杂着一抹红色,她铁了心要知道这人是谁,拼了命地朝他跑过去。跑着跑着,脚下出现一道万丈深渊,她直直坠落下去,想抓住什么,周围什么也没有。

    “噔噔噔”,敲门声将禾锦惊醒:“谁?”

    这么晚了会是谁在敲门?

    “打扰王女了,妖王说有重要的事要跟王女商量,让小的来请王女过去。”

    “找我何事?”

    “小的也不知道,只晓得妖王催得紧,王女还是来一趟吧。”

    禾锦起身穿好鞋子,走了两步又折回去,将被子给靳褚盖好,“我去去就回。”

    靳褚不想搭理她,一句话也不说。

    身后传来开门声,又响起关门声,脚步声也渐渐远去,房间终于归于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靳褚胸口有些闷,坐了起来,银发从他耳边滑下来遮住了他的脸,说不清的冷清落寞。

    既然舍不得她,又作何要与她生气呢?

    门外又响起了脚步声,他赶紧躺回去,维持方才的动作,那人推开门进来,站在床边看了他好一会儿,都没有吭声。

    终究是靳褚没忍住,回了头,“你怎么这么快”

    一只手突然捂住他的嘴,脖间一痛,有什么东西扎了他一下,毒液渗透入他的身体,连意识都恍惚了起来。

    他只瞧见一个黑影立在床前,在他倒下去的瞬间接住了他,他抬手在那人手上狠狠抓了一道伤痕,深可见骨。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