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129章 最后阵法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第129章 最后阵法

    “子书,我爱惨了你,怎么能说我不够爱你?”禾锦呢喃着,轻轻咬着他的耳根与他说话,如同情人间的耳语。~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

    这一句话就如同催情剂,将余子书的理智瞬间击溃,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解开。

    禾锦也胡乱地伸手去解,弄得手忙脚乱。

    “子书”

    脖颈相交,余子书扣住她的五指,眸色已经沉到不能再沉,他托住她的腰,正准备共赴巫山云雨。

    就在此时,周围的场景开始崩塌扭曲,逐渐虚化,他们二人神识一黑,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回到了现实当中。

    禾锦坐起身回头,正好对上余子书的视线,两人均想到梦中的场景,一下子就笑了出来。

    再没有比这还尴尬的事了。

    余子书伸手揉了揉她的头,沉声道:“不准笑。”

    禾锦赶紧恢复严肃模样,用力点头。

    这时祈梦之收完灵力,已经疗伤完毕,他又恢复了铁骨铮铮的模样,一把抓起赤焰剑,走在了前头,长袍灌风,“走。”

    禾锦贴在余子书身边,偷偷牵住了他的手,像个偷腥成功的小猫一样偷笑着,还要轻轻咳嗽两声掩饰她的尴尬。

    余子书淡笑不语,难得的心情愉悦。就像在凡间历练时一样,偷偷乐着就行了。

    祈梦之察觉到气氛变化,停下来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立马就发觉他们在梦境中发生了事情,微微蹙起眉,“亲亲我我重要,还是出去重要?”

    禾锦也是难得心情好,懒得跟他计较,一本正经地回答:“当然是出去重要,九哥,下一个阵法在哪?”

    “阵眼就在草原尽头,有一个无底洞,从洞中跳下去,就可以到达第七个阵法。”

    尽头并不远,他们三人走了没多久就到了无底洞,祈梦之将赤焰剑背在身后,第一个跳了下去,紧接着是禾锦,她拉着余子书一起往下跳。

    无底洞一直往下延伸,仿佛触不到底,狂风灌入衣袍,吹起长发。禾锦拉着余子书的手,稍稍一用力,就转过去抱住了他的腰。

    两人紧密贴合在一起,狂风对他们的冲击一下子减少了许多。

    余子书伸手将她的头按入怀中,扬起宽大的衣袖为她阻挡,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圈在了衣袍之下。

    禾锦从衣袖中钻出了脑袋,不安分地盯着他,眨巴眨巴着眼睛,“子书,你的腰好细,像女人一样,抱起来正好。”

    余子书觉得好笑又好气,扬起衣袖又将她盖在底下。

    禾锦又不安分地钻出来,目光直勾勾地望着他的容貌,简直要垂涎三尺,“子书,我们什么时候把刚才没做完的事继续做完?”

    她这一不害臊起来,简直无敌。

    余子书微微有些恼羞成怒,再次将她盖住,“不准再提。”

    不提就不提。禾锦干脆两只手将他抱住,抱得紧紧的,把脸都贴在他胸口,惊叹道:“子书,你的胸膛好结实,摸起来肯定很舒服。”

    “禾锦。”余子书颇为无奈,握住她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手,“你别乱捏。”

    不捏就不捏,小气得很。禾锦把头靠在他肩头,终于安分了下来,可安分不过两刻钟,又开始躁动,“子书,你先说什么时候继续”

    余子书脸未红,传音石那边的兀乾水脸先红了,重重地咳嗽了两声,“十七,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点?”

    禾锦一兴奋把这茬给忘了,那她刚才说的话,岂不是被九哥、柳无言、风绫都听见了?

    她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不要拦着她。

    余子书轻笑一声,将她抱紧在怀中,“都这样了,还害什么羞?”

    传音石那头,风绫微微有些走神,等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刚才脑中一片空白。

    什么也没想,只是突然闪过了禾锦小时候的模样,肉嘟嘟的小脸。

    有些怀念罢了。

    无底洞落到底,是一片水洼,黑漆漆湿漉漉,余子书怕她打湿鞋子,干脆抱着她走到中间的岩石上再将她放下来。

    祈梦之侧头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吐出更冷的两个字,“矫情。”

    禾锦抱着余子书的手臂不撒手,刻意怼回去:“你羡慕不来。”

    祈梦之干脆转过去,拿屁股对着她。

    传音石发出淡淡的蓝光,“最中间的岩石是正中,上刻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别代表四种灾难,当光线照在上面时,就会触发阵法。”

    禾锦先问道:“是什么灾难?”

    “东代表洪水,触发将从东面涌来波浪,不断拍打,直到光线移到下一个方向。南代表火焰,将会从南面涌来熔浆,铺满整个水面。西代表雷电,触发将会引下天雷滚滚。北代表凶兽,也是最凶险的环节。”

    余子书伸手抚摸着岩石,隐约能瞧见上面有方位刻画,共分为八个部分,每隔一个空白块就是一个方位,能瞧见一道极细的光照射在上头,缓缓移动,已经快到“东”了。

    禾锦问了最直接的问题:“那该怎么破?”

    “洪水来临,可紧紧抓住岩石撑过去,熔浆来临,可飞到上方石壁躲避,雷电来临,也可以凭借身法躲闪,至于凶兽,要靠你们杀死它,才能触发阵眼离开。”

    “那凶兽战斗力如何?”

    “我不知道,我当初的设定是阵中人见识过最凶猛的恶兽,你们也只能随机应变了。”兀乾水说完,还是有些忧心,“一定要找到命脉,只有找到命脉你们才能杀死它。”

    “九哥。”禾锦微微叹气,“你当初造阵法之时,就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把最亲近的人困在这里吗?”

    “当然想过,只不过我最亲近的人,我都会告诉他们阵法所在,可你是明知故犯。”

    “九哥这样说就没良心了,如果不是我你能救下茹姨?”

    兀乾水笑了笑,“她虽不是你亲娘,可也待你如亲女,不该你救吗?”

    禾锦又想到一件事,“现在茹姨在哪?”

    “她伤得太重了,我让晴儿照顾她。”

    “晴儿?”禾锦笑得神神秘秘,“可是我未来九嫂?”

    兀乾水咳嗽一声,有些不自然。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