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145章 继承之争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第145章 继承之争

    只见西魔主冷笑一声,眼中神色凛冽,“你们胆敢将老魔尊流放之人接回来,不是叛徒是什么?”

    “西魔主,你看清楚。~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南魔主将兀瓴拽到众人面前,撕开他的衣袖,恰好露出他的左臂,“凡是流放之人,都当在左臂刻上流放印记,生生世世都不得消散。当年参与那件事的殿下公主,皆被刻上如此印记,唯独十六殿下没有,所以他并不是被流放!”

    此话一出,举宫轰动,连西魔主都没想到这般状况。

    当年那件事何其惨烈,知道的人不敢说出去,不知道的人也不敢追问,整个魔宫都愁云惨淡,只知道那几位公主殿下犯了大错被流放,谁曾想有没有被刻流放印记。

    南魔主接着道:“既然不是被流放,十六殿下也有资格竞争王位,况且他排名在王女前头,又是男儿身,比王女更有资格继承王位!”

    此时,长老们开始产生分歧。

    当初西魔主提出拥禾锦上位,长老们并未提出反对意见,便是因为魔宫无主,也只有禾锦一人有能力继承。可没想到半路跑出来一个十六殿下,不仅排名在禾锦前头,而且还是男儿身。

    魔宫并没有说女子不能为尊,只是祖上从未有过如此先例,想到要真把魔界交给一个女子来管理,长老们的心头又有些打鼓。

    长老们分成两派,争吵不休。

    禾锦嘴角的笑意不断扩大,她瞧着南魔主,忽然笑道:“南魔主,你知道魔宫众人为何叫十六哥哥为殿下,却叫我为王女吗?”

    南魔主自然知道,“因为你为王后所生。”

    禾锦略微点头,“用人界的话来说,我是嫡女,他是庶子,这身份上已经差了许多。”

    南魔主也知道这个道理,可还是嘴硬道:“同为老魔尊血亲,哪有嫡庶之分?”

    禾锦冷笑了一声,“一个连是什么身份都不知道的夫人,也配和父尊明媒正娶的王后相比?说白了,我才是血缘正统的继承人,而他身体里另一半流着什么人的血,谁都不知道。”

    十六殿下的母亲一直是个迷,没人知道她来自什么地方,是什么身份,就突然出现在了魔宫,生下了十六子,也很快就消失在了魔宫。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十六殿下确实血统不正,没人能为他证明身份。

    一直默不吭声的兀瓴上前一步,抬头直视禾锦,“魔宫产魔石,将血滴在上头,魔性越深浸染越深,我的血如果能浸透魔石,就说明我血统纯正。”

    长老们频频点头,认同这个说法,“若你的血能够浸透魔石,那你就拥有继位的资格。”

    东魔主在西魔主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两人同时沉了脸色,转过身不发一言,周围的气氛都凝固了起来。

    底下人端上魔石,摆在正中央。

    兀瓴割破手指,将血滴在上头,红光逐渐浸染,不多时就浸透了整个魔石,足以证明他血统纯正。

    长老们表示认同,“十六殿下有资格继承魔尊之位。”

    这也就意味着,禾锦要和兀瓴一争高下了。

    底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下争论不休,四位魔主吵得不可开交,气氛降到了一个冰点,无论谁退一步都意味着输得一败涂地。

    禾锦看了半晌,突然开口:“我母后是西魔主独女,与东魔主又是亲家,我若登位,自然能稳固魔界。”

    南魔主当即道:“十六殿下也有我与北魔主的支持,他登上魔尊之位,照样能稳固魔界!”

    禾锦微微一笑,仿若势在必得,“若再加上一个妖界呢?”

    底下突然一片寂静,随后哗然。

    “什么再加上妖界?”

    “与妖界何干?”

    “到底怎么回事”

    禾锦朝风绫的方向一指,不急不躁地说着:“这位就是妖界的妖王,风绫。我与他早有婚约在身,以骨戒为证。 ”她拿出脖子上的骨戒,证明她此言非虚。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是板上钉钉。西魔主微笑着点头,“我果然没有看错,她确实是有资格坐这位置的人”

    此时连柳无言都糊涂了,指着禾锦,又指着风绫,“你和她”

    风绫坦然点头,“如你所见。”

    柳无言愣了一下,突然就激动了起来,“你不是说只是玩笑话吗?怎么一下子又成真的了!还有那戒指不是还你了吗?”

    风绫偏着头,似乎在思索,“可能她想留着做留念吧”

    等震惊的风波过去,禾锦才轻轻启唇,神情高冷如神,“我若成为魔尊,妖魔两界势必联姻,从此六界再无人敢觊觎魔界。”

    底下还有怀疑,风绫此时扬扬衣袖,站了出来,一身风华尽显,冷然道:“我以妖王名义起誓,若禾锦登位,我妖界将与魔界结为姻亲,强强联手,称霸六界。”

    长老们当机立断:“拜见魔尊!”

    局势瞬息万变,就此敲定。

    禾锦缓缓走到风绫身边,将手放在他手心里,二人并肩而立,迎接无上荣耀。

    南北魔主败下阵,不用想也知道以后的日子绝不会好过,愤愤拂袖离去。只留下兀瓴一人站在中间,等待着迎接狂风暴雨。

    此情此景,总让禾锦想到当年的那件事,他害怕地蜷缩在角落里,被铁钩子勾住脚掌,活生生拖出魔宫。

    禾锦缓缓步下台阶,走到他跟前,只往他面前一站,周身的气势就压得他抬不起头。

    二人身份本就是云泥之别,经此一事,更是天差地别。

    兀瓴并非不识好歹之人,他俯身微微行礼,声音略显苍白:“拜见魔尊。”

    禾锦看了他许久,看得他头皮发麻,才伸手扶他起身,“十六哥,欢迎回来。”

    兀瓴微微抬头,露出她熟悉的眉眼,已经褪去了昔日的稚气,在脸上留下了沧桑。

    儿时的欢声笑语仿佛就在昨日,温柔的母后,宠溺她的父尊,最敬重的大哥,最温厚的二哥,性情古怪的三姐,温文尔雅的七哥,闷葫芦的十哥,最爱逗她的十六哥,还有五哥、六哥和各位姐姐们,都已经不在了。

    她终于明白,原来父尊所说的长大,就是彼此之间的自相残杀。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