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216章 白衣无尘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第216章 白衣无尘

    余子书在凡间几万年,于天界而言也不过百来年罢了,他所忍受的冷清和寂寞,非常人所能体会。~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所以骧泱口中所说的许久未见,于余子书而言,早已是沧海桑田。

    他停下步子,风轻轻吹起他的墨发,白衣无尘,当真是温润如玉。他以世间绝有的天神之姿略略点头,眼底却无半分情绪,“是许久未见了。”

    骧泱得了回答,难免动容,“天尊离开这些年去了哪里?怎一点消息也没有,让人好生担心”

    她那点小女儿心思,不说余子书,便是迟来的铋玥也看得真切,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嘲讽她的不自量力。

    这男人一旦看上过凤凰,又哪还看得上山雀?

    余子书垂下眼睑,眉目间尽是疏离,“只是一些私事,不劳神尊费心。”

    骧泱听了他的话有些难过,轻轻皱起了绣眉,娥眉婉转,惹人怜惜,“是骧泱越矩了”

    一旁的靳褚实在是看不下去,他可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直直从她旁边跨过去,看都懒得多看她一眼。

    走了两步,被人拦住了。

    靳褚抬起头。

    面前的女人有一双很阴冷的眼睛,眉心一道裂纹,将她的目光衬托得更加凛冽。紫衣加身,一路披洒光辉,她身侧萦绕着万千光芒,那气场光看着就叫人心惊胆战。

    铋玥脸上一丝笑意也无,目光像刀子一样落在他身上,咄咄逼人,“神主说你灰飞烟灭,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

    靳褚本就对她没有好感,如今听了她的话更是心生厌恶,直直道:“我是死是活,都跟你这死人脸没有任何关系。”

    铋玥顿时拧紧了眉,那眉心的裂纹扭曲成一道蛇纹,十分骇人,“靳褚,没想到重生一世,你还是跟以前一般口无遮拦。”

    “别用很了解的语气跟我说话,我并不认识你。”靳褚丝毫不给她面子,转身瞥了江瑜一眼,“还愣着做什么?”

    江瑜的神情从错愕变得玩味,看向靳褚的眼神平添了几抹意味不明。这重生过后的幽荧,性格还真是妙得很。

    铋玥冷冷盯着他们二人,“怎么,想越过我进去?先问本尊同不同意。”

    靳褚眯起眼睛,神情瞬间变得危险了起来,如同一只野兽,“死人脸你要拦我?”

    这般口无遮拦,铋玥已经隐隐动了怒。只不过她向来懂得遮掩,也懂得大局为重,拂袖定定道:“神主命我全权处理此事,哪容尔等莽撞行事?”

    靳褚冷哼一声,丝毫不把她的阻拦看在眼里,直接出手,“假公济私。”

    铋玥眼中发出骇人的光芒,瞬间已经与靳褚过了十多招,即使她没用全力,可重生之后的靳褚能够和她不相上下,仍然是她没有意料到的。

    怎么可能?

    靳褚将她击退,扬着狭长的眉目,高抬着下巴无比神气地看着她,“死人脸,就问你服不服?”

    铋玥蹙眉盯着他,陷入了深思当中。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余子书往前跨了两步,走到靳褚身侧,淡淡道:“走吧,勿耽误时间。”

    靳褚这才罢休,伸手拽住江瑜,“带路。”

    “站住。”铋玥叫住了他们三人,却唯独只盯着余子书,目光犀利,“别怪本尊没提醒你们,所有进去的人都没有出来过,别以为你们可以例外。”

    靳褚头都没回地挥挥手,十足的匪气,“谢谢关心,不过死人脸你就这点本事,会害怕也是应该的。”

    江瑜带着靳褚继续往前走,再走就已经超出了她可以掌控的范围。铋玥当即往前走了两步,余子书也走了两步,恰好挡在她身前。

    铋玥的脸色越发难看,硬声道:“文星天尊,他胡闹你也要跟着胡闹吗?”

    余子书停下了脚步,淡淡一笑,如沐春风,“神尊误会了,我和他并不是一起来的,什么也不知道。”

    铋玥加重了声音,“让开。”

    余子书仿若没有听到,收敛气息站在她跟前不动如山,衣袍随风轻轻摆动。他神情内敛,仿佛软弱可欺,可铋玥很清楚地知道,余子书这个人不好惹。

    说得粗俗点,会咬人的狗不叫。

    铋玥的目光一冷再冷,厉声道:“今日之事,本尊定当如实禀报神主,若有意外,都将由你一人承担!”

    余子书一点也不在乎,神情丝毫没变,还有心情回她的话:“神尊一向公正廉明,何时没有如实禀报了?”

    旁人听不懂他话里有话,可铋玥听得懂。余子书至今对当年之事耿耿于怀,甚至认为白梨遭致大难和她有关,所以才会话里有话。

    可白梨功高盖主是不争的事实,盗取神丹也是不争的事实,她命里就该有此一劫,与他人何干?

    铋玥的气息漂浮不稳,盯着他的目光逐渐冷了下来,两人这般对峙,气氛都变得肃杀。

    骧泱见情况不对劲,连忙上前安抚,“一场误会罢了,天尊也是有口无心,还望神尊莫要怪罪。”她本就生得楚楚可怜,这般一言,都叫人不忍苛责。

    但铋玥可不是什么一般人,她拂袖冷然离去,丢下一句令人十分难堪的话:“你倒是处处为他着想,可惜人家从来就没正眼看过你。”

    骧泱一下子面色苍白如纸,转头看着余子书,面色又红到了耳根,连视线都不知该放到何处,“天、天尊不要误会,骧泱只是只是”

    余子书终究是放软了语气,“有劳神尊费心了,这些只是我的私事,神尊不必多言。”

    他说完略略行了一个礼,礼数从未落下,转身白衣无尘,轻轻浅浅的身影落在她心里,泛起苦涩的涟漪。

    骧泱心头苦闷,睁着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望着他,“你可是还忘不了白梨?”

    白色的身影顿住,衣袍被风吹起,随着墨发飞舞,在寂静之下他的淡然更加深入人心。

    他微微开口,嗓音依旧冷清:“子书心里,只装得下白梨一人。”

    骧泱愣怔地望着他,落下了一滴晶莹剔透的眼泪,碎在地上,溅起涟漪。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