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220章 不擅谎言
    网(手机版)最新章节请访问的最新: m..cc 恋上你看书网 a ,最快更新六界之凰女禾锦最新章节!

    第220章 不擅谎言

    门外有黑影晃动,是泓渊手下的傀儡,替他监视着魔宫的动向。~啃?书*小*说*网:.*无弹窗++.*kenshu.cc它们必然知道祈梦之来找过她的事,此番前来定是要告密。

    泓渊察觉到什么就要回过头,禾锦情急之下拽住他的衣襟,用力过大将他拽到了自己眼前,她干脆踮起脚跟吻住他的唇。

    她吻他的时候眼睛一直睁着,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来回煽动,弄得人心里痒痒的。她用力拽住他的衣襟生怕他跑了似的,可又只是触碰到他的唇,单单纯纯地触碰着。

    泓渊的心跳都变得不太正常,他亦睁着眼睛与她对视,太近的距离都能看到她瞳孔中的自己,像个傻子一样惊慌失措。

    唇下的触感无比柔软,他并不是第一次触碰到她的唇,却是最心动的一次,好似整颗心都要跳出来,从来没有如此期待和害怕过。

    门外的黑影终于离开,去了别的地方视察。禾锦松了口气,松开手别过脸,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泓渊欲言又止,愣怔地望着她,“你刚说要给我一次机会?”

    禾锦避开他的追问,可仍然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转过身背对着他,思索下一步该怎么办。

    可是泓渊并不知情,他还真的以为她会给自己一次机会,满心欢喜,却又小心翼翼,“锦儿,你说的可是真的?”

    禾锦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并没有回头,她咬着指节企图用疼痛让自己清醒一些,“我可以给你机会,但我不希望你继续关着我……”

    “你想出去?”泓渊突然转变了语气,连同气氛都沉下了几分,他似是察觉到什么,抓住她的肩膀将她强行转过来。

    禾锦不敢与他对视,蹙着眉望向别处,抬手想挣脱他的禁锢,“泓渊,你弄疼我了。”

    可泓渊丝毫不肯松手,反而握住她的手腕抓得更紧,将她拽到自己跟前,“你想出去?跟我说了这么多,只是想出去?”

    禾锦不会撒谎,也不屑于撒谎。她紧抿着唇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她没办法强迫自己说更多违心的话。

    泓渊再次捏住她的手腕,几乎是发了狠地警告她:“就算不接受,我也不准你这样糟蹋我的感情。”

    禾锦心头刺痛了一下,想解释,可又不知道她能解释什么。

    “你从小得到的宠爱太多,所以总不懂得珍惜,你不知道你肆意糟蹋的心意,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对你说出口。”他狠狠甩开她的手,失望至极,“我不会放你出去,在你真正明白之前。”

    禾锦被他的话狠狠刺痛,拽住他不顾一切地失态道:“你也同样不知道,你囚禁的不只是我的人,还有我的自尊!”

    她拉住他的衣袖,用力将他拉回来,衣衫在她的挣扎之下散乱不堪,已经顾不上赤足踩住了衣摆,只想宣泄她心头的怒火,“你碾碎我的自尊,将我关在此处几欲逼疯我,你已经毁了我一半了!”

    衣袍被她拉得狼狈不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袖口也抓得起皱。泓渊垂下头定定地望着她肆意发泄,不知为何,总觉得这样真实的她更让自己安心,她发脾气的时候更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令人心寒的铁石心肠。

    他想,他执意将她关在此处并不是真的想逼疯她,只是想看到她最真实的模样罢了。

    泓渊用力一揽,将她紧紧抱在怀中,不管她如何挣扎打骂,始终不肯松手。

    禾锦打骂累了,就靠在他肩膀上休息。他将她抱得太紧,身上的骨头都被抱得酸痛,再也没有力气去和他争执什么。

    “就这样安安静静地和我相处不好吗?”泓渊轻轻拂开她额头上的头发,语气落寞而伤感,“为何非要和我争个高下不可。”

    禾锦不是想跟他争个高下,而是除了争执和冷漠,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和他相处,每次见面都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轻轻将她的头发整理到她耳后,纤细的手指仿若玉琢,精致得不像话,“其实很多时候我都没有后悔自己做过的事,至少我现在可以触碰到你,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想到那时的泓渊,当真是乖巧懂事,像只漂亮的小兽,无条件地听从她的话。现在的泓渊已经完全从小兽变成了野兽,稍有违背,他就会露出獠牙利齿,凶神恶煞地等着将她撕碎。

    禾锦情不自禁地叹息,感叹世事无常。

    泓渊抚摸着她长发的手微微一顿,试探着问道:“你可是后悔将我带回魔宫?”

    禾锦轻轻摇头,“是我做下的事就没资格后悔,只能说造化弄人,我命里该有此一劫。”

    他轻轻揉着她的发顶,仿佛陷入了某种深思当中,目光一沉再沉,“你今日和平时不太一样。”

    禾锦微微一僵,“有何不同?”

    “你平时话都不愿与我说,更不用提如此掏心掏肺的谈话。”泓渊突然变得警惕,松开了手,“是有何事瞒着我?”

    “我被你关在此处,能有何事瞒着你……”禾锦别开头,只留下一个冷漠的侧脸。

    泓渊自然不信,他转身招来一只傀儡,引导它落在自己手心,“今日有何异常?”

    傀儡在他手心乱窜,以独特的方式把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入泓渊脑中。他突然脸色一变,将傀儡捏碎在手掌中,手指紧得青筋暴露,陡然转头望着她,目光犀利可怕。

    禾锦下意识后退了一步,面色变得惨白。

    泓渊压制住滔天的怒火,朝她逼近了一步,“祈梦之来过?”

    禾锦咬紧牙关,逼迫自己看向别处,“我不知道。”

    “你想尽千方百计想让我放你出去,原来是早就和别人暗度陈仓。”泓渊每个字都落得很重,面色越发可怖,“禾锦啊禾锦,我给了你机会,可你却总是往死路上走!”

    禾锦听完只想冷笑,“机会?你只想将我逼死罢了。”

    泓渊抬手掐住她的脖子,眼睛红得滴血,“那就一起死!”看清爽的就到

    请持续关注我们,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