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279章 变相软禁
    第279章变相软禁

    契约联姻,是风绫提出来的。

    此生不二嫁的誓言,是风绫引导她说的。

    就连所谓的夫妻之实,也是醉酒之后经不住风绫蛊惑才发生的。

    如今一想,就好像是有一双手推着她前行,将她推进了一张密,牢不可破。

    风绫坐上妖王之位,凭借的正是他的无双心智。在联姻之事上,若说他是无意,禾锦一点也不相信。

    可他套牢禾锦的同时,也将自己套了进去,这并不够理智。

    他到底想要什么?

    禾锦始终心绪不宁,没走到几步又停了下来,“风绫,你认真告诉我,靳褚他们到底在哪里?”

    风绫漫不经心道:“我已经派人去找了,找到自然会告诉你。”

    “凛冬是我的影子,我和他之间有心灵感应,就算你找不到他,他也一定会找到我,你是知道的。”禾锦彻底停了下来,她的声音虽轻,却给人毋庸置疑的力道,“同样,你不想让他们找到我,他们就绝对找不到我,这是你的地方。”

    满园的花绚丽多彩,只可惜禾锦看不到。风绫微微叹气,伸出玉似的指尖摘下一朵白牡丹,在他掌心绽放,“你该明白,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可是

    禾锦压下不忍,开口询问:“可是,你为何要将我留在这里?”

    牡丹在指尖轻轻旋转,妖娆富贵,映着他眉心的金莲尽显冷清孤傲,“你受了伤,需要时间恢复,我可以免你奔波劳累,留在皇城是最好的选择。”

    “那靳褚他们吗?”

    “又吵又闹,我不喜欢。”风绫提步往前,牡丹随着他的衣摆落下,滚了两圈,染脏了洁白的花瓣。他从她身侧走过之时,握住了她的手,力道比平时重了些,隐隐有些生气。

    禾锦拽住他的手,不肯再走半步,“我要离开这里。”

    “你现在眼睛不方便,等治好了再走也不迟。”

    “不让别人进来,也不让我离开。”禾锦冷笑,“你这和软禁我有何分别?”

    没有分别,就是要把你软禁起来,才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围在你身边。

    我风绫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是只要最好的,无论是皇位,还是你。

    “锦儿,你胡思乱想什么呢?”风绫妖娆地笑了,将吹乱的头发抚到脑后,瞳孔被冰冷所吞噬,“我只是想让你安静地养伤,等你的伤都好了,就送你离开,怎么会软禁你?”

    是吗?禾锦困惑地跟着他走,总觉得他温柔的声音下藏着什么东西,她听不真切。

    “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不要担心。”风绫伸手揽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你就在这里好好养伤,等眼睛好了再去找他们也不迟。况且,有小米粒和笨笨陪着你,相信你也不会觉得无趣。”

    “小米粒?”禾锦有些吃惊,“他们怎么也在这里?”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笨笨化形之后,总被外头的恶兽惦记着。我顺手救过他们一次,就将他们都接入了宫里,安排了一份差事。”

    禾锦倒是有许久没见过他们,这般一说起,还真有些想念,“只是可惜我看不见,不知道他们都长成什么模样了。”

    风绫扶着她往前,一路花香四溢,沁人心脾,他就这般不急不燥地道:“小米粒还是老样子,偷工减料地修炼,这么多年过去也没见她有什么长进。倒是笨笨勤学苦练,个子长了不少,人也机灵了许多,我便将他升为了统领,等何时方便,就让他们来见见你。”

    禾锦想到笨笨以前又笨又傻的模样,忍不住发笑,“没想到笨笨一化形,脑袋还真就开窍了。”

    “是呀,也就小米粒不知道努力,修为总上不去”

    清浅的笑声回荡在院子里,禾锦一身素衣恬静淡雅,低眉浅笑的模样不知勾走了多少心魂。下人们还是第一次看见风绫这般耐心的模样,扶着失明的禾锦,走过一个又一个的亭子,仿佛可以就这样走到天荒地老。

    远处总有小妖窃窃私语,一路走来还忘不了那两人的风姿,你一言我一语。

    “那就是魔尊大人啊?”

    “可不是吗。除了她,王上对谁这么温柔过?”

    “天哪!我都好久没看到王上笑过了,那魔尊大人还真有本事”

    “当年联姻之时,王上扬言非她不娶,这几百年间从未亲近过任何女子,那时姝公主进宫这么多年仍旧无名无分,被冷落得可惨了。”

    “哎呀,我以前就是时姝公主院子里的人,那公主每次在王上那里讨不到好,都要拿下人出气”

    “她还真把自己当公主了?大皇子当年造反连累了鹄王,一直到现在都得不到王上的重视。说白了把她留在这宫里,也不过是当个人质,也就比我们这些奴才稍稍好一点”

    小妖们越说越远,两道身影逐渐隐没在拐角处,但她们的窃窃私语声却久久不散,反复萦绕。

    时姝狠狠扯下一朵山茶花,扔在地上用力碾碎,目光里染上一抹凶狠,“迟早要撕烂这些贱婢的嘴!”

    “妹妹跟这些奴才生什么气?本来就是口无遮拦的小妖精”风絮睨了她一眼,暗笑她这般沉不住气,活该受了这么多年的冷落,“你要有我二姐一半的算计,都不至于活成这般难看的模样。”

    她虽这样讽刺时姝,可说白了,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

    大哥造反被抓,至今都还压在湖底不见天日。二姐倒是干脆,直接跑了个没影,还不知在哪儿逍遥快活呢。而她,也就只能在这宫里混吃等死,好歹风绫对父皇有过承诺,只要她本本分分的,也不会亏待她太多。

    时姝听了她的话,面色越来越难看,一挥衣袖扫落了一地的山茶花,“你还有脸说我?你以为你还有多少好日子?禾锦回来了,你还不是一样要夹起尾巴做人?”

    “砰”,风絮将杯子重重拍在桌子上,眼中升起锐利的杀气,“她当年断我一臂,影响我至今,这笔账她不跟我算,我也会跟她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