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316章 难眠之夜
    第316章难眠之夜

    雨下得干脆,很快便落尽。

    三人整理干净,准备打道回府。靳褚正打算扑进禾锦怀里,享受她温暖的怀抱,却没料到她转身跟着余子书走了,一点也没有要回头的意思。

    靳褚来的时候霸气横生,走的时候凄凄惨惨,只能跟在他们屁股后头追。他索性变成狐狸,踩着禾锦的脚步前行,一路上耸搭着脑袋,萎靡不振。

    当他抬头望着并肩的两人,怎么看怎么美好,总有些刺眼。

    渐渐地,他的脚步便慢了下来。

    有些不明白她都不理自己了,为什么还要追上去。

    可是当他停下之后,禾锦却回了头,什么都不必说,只蹲下朝他伸出两只手,就已经是治愈心伤最好的良药。

    靳褚一路扑腾,跳入她怀中,一个劲地往里钻。他总以为自己想要的东西很多,其实只要她心里有他,其他都不重要了。

    余子书侧头,伸手摸了摸狐狸的毛发。因为太突然靳褚没来得及躲,被他摸了个正着,一手柔滑。他轻轻笑了起来,嫡仙一般的容颜,爽朗如风,恬淡如云。

    靳褚郁闷地趴在禾锦手臂上,摇晃着他的狐狸尾巴,“小爷的头是你能摸的吗?”

    余子书莞尔,又抓紧时间揉了两下,揉完便不动声色地收回去。

    禾锦笑道:“臭狐狸,还真是死傲娇。”

    “岂止傲娇。”

    靳褚冷哼一声,不做理会,维持他高傲的模样。

    月光撒满他们走过的路,两人一狐,倒也其乐融融。

    江瑜将灵药制成药丸给兀瓴服下,想了想又渡入灵力调整好他的内息,吹灭灯火离开让他安然休息。

    夜色已经笼罩下来,妖界白天晴空万里,夜里便星辰满目,确实是美极。

    他仰头望着树上的祈梦之,打趣道:“小梦,树上很凉快吗?一直待在上头。”

    祈梦之瞥了他一眼,冷漠地收回视线,“树上很安静。”

    “再怎样也得下来,成天爬树干嘛?别人看见了,还以为咱家养了猴子。”

    祈梦之:“”

    他抓住赤焰剑从树上一跃而下,抖落一地桃花,正好落了江瑜满脸。

    他一点也不介意地笑了笑,拍掉身上的花瓣,又嬉皮笑脸地跟了上去,“小梦啊,这里房间甚少,他们爷孙都去隔壁人家睡了,腾了三间房出来。十六殿下是伤员得睡一间,小锦回来得睡一间,只有委屈你跟我一起睡了。”

    祈梦之想都没想,直接道:“我睡树上。”

    “这怎么成?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其实我对你好得不能再好,简直是掏心掏肺,就差掏肝了”

    他的声音念念叨叨念念叨叨,听得祈梦之心烦意乱。他猛地停了下来,回头瞪着他,“那你睡树上。”

    江瑜想了想,立马一本正经道:“我觉得你无私奉献的精神挺好,我颇为感动,夜里凉,睡树上记得带一床被子。”

    祈梦之冷哼一声,抱着他的剑走入黑暗当中,很快便消失在黑夜里,如一匹孤勇奋战的独狼。

    江瑜目送他离开,手中的扇子转了个圈,又回到原位,意有所指叹道:“某人今晚心烦意乱睡不下,怕是连树都不需要咯。”

    到了夜深禾锦才回来,她往兀瓴屋里看了一眼,便回到她的房间睡下。剩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余子书和靳褚没有房间可以睡,大眼瞪小眼。江瑜倒是盛情邀请他们同睡,可这两人愣是不愿屈尊就睡,在院子里背靠背坐了一夜。

    天蒙蒙亮,祈梦之才回来。

    他身上还带着潮意,不知在哪惹的露珠,浸湿了衣袍。手中的剑从不离身,他的容颜棱角分明,仍旧如一把锋利的刺,让人不敢去触碰。

    余子书微微睁开了眼,“你回来了。”

    祈梦之在石桌旁坐下,低低应了一声。

    余子书听罢起身,因为保持一个姿势坐得太久,起得并不是很顺畅,“正好我有些话想问你,不如就趁现在问了。”

    随着他的走近,祈梦之的身体逐渐紧绷,正襟危坐,“你想问什么?”

    “天帝发出诏书,召集六界讨伐魔胎,派出昀峙和劫莒两位上仙,还让柳无言从旁协助,可是真的?”

    “是。”

    “他们何时开始的?”

    “三个月前,已经到达魔宫。”

    余子书微微抬起眼睑,“天帝是如何得知魔胎一事。”

    “钦天监所言。”

    “还有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问题。”余子书微微压低了声音,往屋内看了一眼,“你救兀瓴时是什么情况。”

    “遭人追杀,全身经脉尽断。”

    “可告诉过你在何处受伤?”

    “他说是西魔主带人闯入南溪山,杀了所有人,将他重伤。”

    “那他身受重伤逃出来,又是怎么躲开那些追杀。”

    祈梦之听罢抬起了头,似乎想到了什么,“我救他之时,追杀他的只是一般的人。”

    余子书淡淡一笑,“这就对了。”

    明明是法力最弱的人却活了下来,明明没有“蛞”却被西魔主追杀,明明经脉寸断却能苟延残喘至今。

    这十六殿下,当真是个迷。

    等他问完了话,祈梦之再次抓住赤焰剑起身,不知又要去哪。

    “你一夜未睡,还是稍稍休息下吧。”余子书出声阻止了他,“江瑜也快起了。”

    “不必。”他丢下生冷的两个字,寻了棵爬上去靠着,闭上眼睛便算作休息了。

    祈梦之这人看着冷心冷情,实则不然。余子书淡淡一笑,抚平衣袖,指尖凝出一颗石子弹到靳褚脸上。

    靳褚“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迅速左右看了看,还是迷迷糊糊的状态,“谁打我?”

    余子书半撑着脑袋,似笑非笑,“只是叫你起床。”

    靳褚完全被扰了清梦,想咬他的心都有了,“我用不着你叫我起床。”

    余子书微笑。

    禾锦打开门,没想到院子里这么热闹,瞧见靳褚坐在地上睡觉有些意外,“你昨天没去房间睡觉吗?”

    靳褚立即委屈巴巴,“房间太挤,床又太睡不下。”

    禾锦一听,这哪能睡外面啊。当即道:“那今晚你变成狐狸跟我睡吧。”

    靳褚一下子眼睛都亮了,“唰”地变成狐狸,两三步跳到了她怀里,舔着她的下巴。

    余子书终于笑不出来了。

    这说的再多,想的再深,算的再精,也不及有些人天生命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