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364章 树立仇敌
    a ,最快更新六界之凰女禾锦最新章节!

    第364章 树立仇敌

    香炉冉冉升起白烟,萦绕在大殿之中。香是风绫特意送来的,禾锦很长一段时间都要靠这炉子里的香安神,每每沉下心思,总会想到风绫的好,难免动容。

    青鸢趴在榻上睡着了,像个小孩子一样睡得很安稳,似乎一点也不怕她,倒也奇怪。

    禾锦倒了一杯酒,轻酌两口放下。

    她放酒杯的时候刻意压低了声音,怕将他吵醒。凡人总是这样纤弱,青鸢更是如此,他只有十四五岁的年龄,骨骼还比同龄人都要小,看起来像个女孩子一样纤细。

    让人不忍苛责。

    侍卫进门,似乎有要事禀报。

    禾锦抬手阻止了他,把青鸢压住的衣摆轻轻扯出来,可还是弄醒了青鸢。

    他揉着迷惘的眼睛,仰头望着她,“魔尊要去哪?”

    “再睡会儿吧,乖孩子。”禾锦俯身轻轻拍着他的头,赤着双足走下床榻,衣衫从榻上轻轻滑下落在她身后,旖旎前行。

    青鸢很想睁开眼睛,却不知怎么的十分困倦,眼皮渐渐合上,脑中只留下她衣袍逶迤如画的画面。

    禾锦带着侍卫一直走出大殿,才示意他说话:“何事?”

    “回禀魔尊,祈梦之求见。”

    禾锦微微有些意外,“他在哪?”

    “就在殿外。”

    正好禾锦踏出最后一步,便在拐弯处看到了他,还是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棱角分明,如一把开封饮血的利剑。

    禾锦摆手,“你退下吧。”

    “是。”侍卫领命。

    祈梦之只看着她,并未动身,赤焰剑背在他身后,永远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抽出来,杀人于瞬息之间。

    天界的战神,他的灵魂比之血更冷,比之剑更利,是当之无愧的杀戮之神。

    禾锦终于顿住脚步,停在他面前,“你找我何事?”

    “我要回天界。”祈梦之简明扼要。

    “我早就说过,你想走随时都可以走。”

    “我要带走江瑜。”他停顿了一下,继续道:“还有两位仙尊。”

    禾锦仿佛听到了一个笑话,轻笑了一声,“不可能。”

    祈梦之微抬下颚,神情毋庸置疑,“若带不回他们,我会把此事如实禀报天界,我会亲自率兵攻打魔界。”

    “你威胁我?”禾锦的声音骤然下沉,这是她发怒的前兆,“别说一个你,就是整个天界来我也不会怕。”

    “我知道你不会怕。”祈梦之说这话时瞳孔微微颤动了一下,似乎在克制着什么,声音愈来愈沉:“等我回到天界,你我就是敌人了。”

    敌人。

    这话从祈梦之口中说出来,没有半分不对,可是禾锦就是忍不住地气郁。

    她将他困了一千三百年,他都不曾与她为敌,甚至还在她人生最落魄的时候拉她一把,义无反顾地站在她身后。

    如今她终于将他当成自己人,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他却说要与她为敌?

    “祈梦之,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禾锦气得发笑,胸口一股阴郁堵在她心头,“天界杀你父尊,灭你满族,你要为了他们与我为敌?”

    “我做事不为任何人,只为自己的本心。”祈梦之目光坦然,“江瑜于我有恩,我不能放任他不管。”

    “我从未想过要对付江瑜,只是想让他吃点苦头。”禾锦难得解释了一下,“他帮过我,也帮过子书,你知道我不会把他怎么样。”

    “还有两位仙尊。”

    禾锦再次沉下脸,重重拂袖,“他们两个,想都别想!如果不是他们只顾杀魔子,又怎么会害死子书?”

    “余子书是昀峙的徒弟,他不会有心害他,这一切都是意外。”

    “够了!”禾锦厉声打断了他的话,决然的神情全然没得商量,“如若不是他冥顽不灵,不肯与我们联手,子书怎会落入敌手!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江瑜可以原谅,劫莒也可以原谅,唯有昀峙,我绝不会放过他!”

    “好。”祈梦之也退了一步,“我带江瑜和劫莒离开。”

    禾锦用力深吸了一口气,还未从方才的动怒中缓过来,“你已经决定了吗?”

    “是。”

    一直以来站在她身后默默保护她的人,也要离开了,禾锦心头竟有种说不出的刺痛,“留下不好吗?我帮你报仇,铲平天界,把曾经针对你的人挫骨扬灰,给你权倾天下的势力……”

    “这不是我想要的。”祈梦之打断了她的话,面上仍旧什么情绪也没有,“我只想为父君洗刷冤屈,仇也要报,但必须在证明我父君的清白之后,让天下人无话可说。劫莒和昀峙,是当年为数不多帮我父君的人,此番翻案,我需要他们。”

    禾锦明白,这是支撑他一路走下去的信念,不可阻挡。她很想帮他,可是他们之间有了不可调和的矛盾,“我不可能,把昀峙放回去。”

    “我知道。”祈梦之回得十分干脆,就和他的性格一样明朗,“那就战场上见。”

    他从她身侧走过,掀起一阵冷冽的风,好像从来都是这么冷漠无情,“把江瑜和劫莒放出来吧,我这就带他们走。”

    禾锦的眼睛莫名有些发涩,“现在吗?”

    “嗯。”他轻声道:“现在。”

    禾锦从来没觉得,走到灭魔渊的路会如此漫长。她甚至一路都没有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放一个敌人回去,给自己树立一个如此大的隐患。

    也唯有祈梦之,敢对她说出这种话。

    灭魔渊自从关着江瑜三人,便派有重兵把守,禾锦将此处打造得固若金汤,既是不愿再来到这伤心之地,也是时时警戒自己。

    任何时候,都不要放松戒心。

    此处魔气横生,昀峙伤势愈重,劫莒一直耗费灵力为他疗伤。江瑜则守在门口,整个人都软塌着,一见禾锦过来眼睛都亮了。

    “小锦!”江瑜伸手,很费力才抓住她的衣摆,想将她拉过来,“我就知道你不会坐视不管……”

    禾锦一抬衣袖,古木缓缓松开,将江瑜和劫莒两人捆绑着拖出来,扔在脚边。

    “你们走吧。”

    江瑜有一瞬间的愣神,“还有一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