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一卷 _第410章 不留余力
    他得到的,不过是算计来的温存。

    等到真相被揭开的那一天,便是末日来临。

    风绫闭上眼睛,不知疲倦一般亲吻着她的耳根,在她身上留下青青紫紫的印记,不断深入、缠绵,仿佛是生命尽头最后一次的沉沦。

    这场欢爱持续的时间太长,禾锦意识都开始散乱,可是又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迷得神魂颠倒,身体变得格外敏感,总能被他挑起永无休止的欲望。

    风绫今日,似乎不太一样。

    禾锦露出獠牙,咬入他的脖颈,贪婪地吸食着他的血液。身体在他的攻略下,一次又一次攀上顶峰,直到精疲力尽。

    风绫体谅她,本想让她休息一会儿再继续。可谁知禾锦喝饱了血恢复了一些力气,也是闲得蛋疼,竟然笑眯眯地看着他,嘲讽了他一句:“妖王大人这就不行了?我前面把该做的都做了,要是还没怀上,那就是妖王大人你不够卖力了。”

    风绫一下子眼神都变了,他一个翻身爬起来,单手托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都抱了起来,咬牙切齿道:“魔尊放心,在下一定不留余力,直到魔尊下不了床为止。”

    他果然是说到做到,禾锦到最后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折腾,可风绫还兴致勃勃,吓得她几乎都带着求饶的音调跟他说话:“下次吧,今天实在没力气了……”

    风绫亲吻着她的面颊,温柔地让她放松身体,“我来卖力,魔尊现在躺着就好。”

    他一句话把禾锦弄得怕怕的,就好像要将她活脱脱给折腾到死,她抬手想推开他,却又营造了一种欲拒还迎的姿态。

    风绫轻咬着她的耳朵,痒得她不断闪躲,可是他发情期散发出的迷香又让她浑身都没有力气。身体轻易就被他翻过去,他亲吻着她的后背又开始新的一轮进攻,当真是无休无止,不留余力。

    天作孽尤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啊。

    禾锦实在困顿,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她在梦里看见一片迷雾,身体仿佛在海上漂浮着,怎么也落不到实处。

    她看到凛冬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一次他的面色冰冷得吓人,嘴里说着什么可她听不见。她企图走近一些去听,却看见他掏出一把匕首,狠狠刺入他的心窝,血喷溅到她脸上。

    禾锦惊出一身冷汗,从噩梦中惊醒,连忙去抚摸脸上的血,才反应过来那是个梦。

    太真实了。

    风绫从身后抱住她,缠得很紧,轻声在她耳边道:“还来吗?”

    禾锦此时都觉得底下隐隐作痛,连忙摇头,把脸埋进被窝,“不来了。”

    “可是……”风绫咬着她的耳朵,还在挑逗着她,“万一没有怀上,岂不又是我不够卖力了?”

    禾锦只想把头埋进土里去,悔不当初,“我错了。”

    她的反应愉悦了风绫,也知道她到达了极限,可他还是不想放过这个口无遮拦的女人,于是又开始连哄带骗:“再忍耐一下,否则没怀上,那这大半个月岂不白折腾了?”

    禾锦想起那冷彻骸骨的黔水,还有吃到呕吐的竺果,心头都凉了大半截,“那……”

    不等她说完,风绫又开始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禾锦把脸埋进被子里,忍不住闷声问他:“你都不累的吗?”

    “相反还很精神。”风绫觉得这样回答还不够,又加了一句:“感觉再来三天都不成问题。”

    这、这……

    禾锦叫苦连天,原来前面的焚香浸骨和吃竺果都不算什么,真正的考验在这后头。

    风绫说三天,当真是一刻都不少。他紧紧将她抱在怀里,还没折腾够似的,休息了一会儿都好像又有了苗头。

    禾锦是真的怕了,她连觉都不敢再睡,赶紧起身拿了衣衫披在身上。

    “你要去哪,不累了?”风绫大手一捞,又将她拉到自己怀中,挑眉道:“还是想再来一次?为夫还没尽全力呢……”

    她连忙抬手抵在他胸口,连说了三句:“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风绫抚摸着她的脸,没忍住笑出了声,“还敢说我不够卖力吗?”

    “不敢了……”她哭丧着脸,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风绫将她拉入怀中,温柔地在她额间落下一个深吻,轻拍着她的肩膀,“睡吧。”

    禾锦连睡觉都睡得心惊胆战,在梦里都梦见他化身为一头野兽,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身下,阴彻彻地盯着她,“还敢说我不够卖力吗?”

    她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不敢了不敢了……”

    禾锦一个翻身,从床上摔了下去,彻底醒了过来。她扶着酸痛的腰爬到床上去,没想到醒了累,睡着了也累。

    等她爬上床,才发现风绫不在,房间里也没有他的踪影。

    “风绫?”禾锦喊了一声没人回她,一时间有些心慌地下床,双腿刚一落地就软了下去,风绫用实力诠释了“什么叫让她下不了床”。

    如今还得用法术缓解疼痛,太丢脸了。

    禾锦一把拍在脸上,面色青了又白。

    门外传来轻微的敲门声,许是听到了她的声音,“魔尊醒了吗?需不需要属下让人拿一套衣服进来?”

    得有多大声响,才能让他们觉得激烈到需要送衣服进来?

    禾锦揉着太阳穴,觉得脑门子生疼,“不用了。”她起身变出一套衣衫穿上,将屋中的一切都恢复原位,只有那熏香还久久不散。

    她打开窗户,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面若桃花,多了几分血色。不知是饮血缓解了她的病症,还是焚香浸骨真的对她有好处。

    禾锦想凑近一些,忽然在自己的瞳孔中看到凛冬的模样,吓得她猛然站了起来。

    他怎么会,如此阴魂不散。

    她阴沉着面色,拿了簪子想刺破镜子,忽然在镜子中瞧见自己背后的墙上的那副梅花图,旁边写的“梅”字在镜中正好是反转过来的模样。

    和在梦里凛冬写下的那几个字一样诡异。

    禾锦忽然想到了什么,她衣袖下变出笔墨纸砚,将梦中看到的那几个字一笔笔写下来,越写越心惊。她写完抽出来对着镜子,那几个诡异的字瞬间被她识别出来,居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