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412章 审时度势
    a ,最快更新六界之凰女禾锦最新章节!

    第412章 审时度势

    长老在门外守了很久,分寸不离。走之前妖王特意交代了他们准备衣物和一杯热酿,他丝毫不敢怠慢,一直用法术热着杯中酒,等待禾锦醒过来。

    要说这妖王和魔尊的感情可真好,以前可从来没有丈夫陪妻子焚香浸骨这么长时间,只有妖王陪到了最后,若不是妖界来人说有急事,想必还会和魔尊温存几日。

    门从里面打开,禾锦的脸色不太好。她用那双冰冷刺骨的眼睛在周围扫视了一圈,最终落在长老身上,“妖王呢?”

    她这模样,可不像是刚温存过。长老心头一怵,赶紧低下头,把手里的衣物和热酿递上去,“回魔尊,妖界来人说有急事,妖王便随他们回去,走之前特意交代了属下准备衣物和……”

    禾锦俨然没心情听他继续说下去,抬手推开他手里的盘子,冷然道:“我知道了。”

    长老原本以为是个喜事,没准还能得赏,却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他心头一时间惶恐不安,声音也跟着小了下来:“还有一样东西,要请魔尊过目……”

    禾锦回头,只见他恭恭敬敬奉上一只金鞭,骨节带刺,俨然就是风绫曾经使用的勾骨鞭,“它怎么会在这里?”

    “回魔尊,这是属下在黔水池里找到的,想必是妖王入乡随俗往这池子里投了珍宝。只是这勾骨鞭太过贵重,属下不敢擅自做主。”

    这勾骨鞭,是风绫还是皇子时的武器,平日里都不轻易拿出来,除非是万分危急。

    禾锦心头一紧,竟是有些刺痛。她伸手想去拿那鞭子,可是僵硬的手指却怎么也无法弯曲。

    他来之后才听到传言,想必也没有什么准备,所以在黔水池时候他便扔了这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东西。明明在山洞里她就告诉了他,投珍宝并不能祈福,只不过是求个心里安慰,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作出一副情深意重的模样,又是给谁看。

    禾锦抬手将拿鞭子狠狠打翻在地,扬起宽大衣头也不回地离开,那背影,无比冷漠。

    长老吓得不敢说话,赶紧把勾骨鞭捡起来,他也不知道里边发生什么事了,竟然让魔尊产生了杀意。

    旁边有婢女匆匆上前,“长老不好了,你看那屋子里……”

    长老赶紧进去一看究竟,其他一切都正常,唯有梳妆台的镜子被刺得四分五裂,那簪子还刺进了墙里,往下滴着血。

    又有一个人犹豫着开口:“刚才魔尊走的时候,我看到她瞳孔都是血色……”

    “这……”长老冷汗直冒,开始仔细回想哪里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可是前面的时候一切都正常,就是妖王走之后就不太对劲了,“难道魔尊和妖王生了矛盾?”

    底下人面面相觑。

    “这可如何是好……”长老念叨着,赶紧走出去,“我得入宫去问问。”

    魔宫笼罩在乌云密布之下,自从禾锦得了黑狗之力,这股魔气就几乎没散开过。虽然这股力量强大是好事,可是太强大了,还是会让人头皮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发麻。

    今日好像又更甚了些,想必是魔尊快回来了。

    “看什么看?这几日魔尊就要回来了,还如此不懂规矩。”

    奴婢们赶紧低下头。

    这话刚一落,禾锦就出现在了魔宫,还是那么冷冽、盛气凌人,强大的威压逼得他们这些小魔齐齐跪下,根本抬不了头。禾锦从他们身侧拂过衣袖,带起的风都是犀利如刀,足以割破他们身上的衣物。

    婢女们惶惶不安,知道魔尊这是心情不好的征兆。听闻以前魔尊嗜血成性,伺候她的宫人没几个能长久,这些年倒是好了许多,没想到噩梦这么快又开始了。

    禾锦落座,身边奉酒的婢女哆哆嗦嗦,还没放下就被禾锦抬手打翻,厉声呵斥道:“滚下去。”

    婢女连滚带爬地滚下去,吓得腿都软了,生怕禾锦改变主意将她毙命。

    伺候禾锦最久的奴婢赶紧上前,温声细语:“魔尊消消气,新开的婢女不懂事,奴婢来伺候您。”

    冷酒入杯,禾锦一饮而尽。冰冷的酒稍稍压住她的烦躁,让她慢慢冷静下来,开始审时度势,“你拿着我的令牌,找几个身手不错的侍卫去妖城把青鸢接回来,务必要把人接到。”

    “是,魔尊。”奴婢拿了令牌赶紧退下,宫殿里压迫的那种气息让她隐隐觉得会有大事发生,又赶紧加快了步子。

    禾锦将壶中的冷酒倒入口中,辛辣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咽喉,怎么也喝不尽。风绫已经将宫中的凡酒全部处理干净了,怎么还会有?

    她烦躁地将酒壶狠狠摔在地上,水花四溅,双目如血一般通红,“没有谁做了错事不需要付出代价。”

    门外的宫人全部跪着,瑟瑟发抖。

    “报!”门外急忙跑进来一个侍卫,跪在宫殿门外,“魔尊,外面来了一个神殿的人,就侯在宫门外边,扬言要见魔尊!”

    “神殿之人。”禾锦从座位上起身,眼中的红色并没有完全褪去,“是谁?”

    “属下并不知,她说是魔尊故友,望魔尊一见。”

    她的故友,并不多。想来想去,现在能来见她的,也就只有一个人了。算算时间,如今也差不多是她恢复神位的时候。

    金桐站在宫门之外,却是背对着里面的人。一身金色衣袍披身,猎猎生风,头发用两支金色的羽翼束起,身侧环绕着金色的光芒,高贵得让人不敢触碰。

    禾锦都有些不敢相认,光看一个背影,就知道她和当初的小桐有多么天差地别。

    金桐回头,眉头有一道金印。她的眼角飞扬,瞳孔呈金色,禾锦头一次在她身上看到了高贵冷清这四个字,和神殿里的人拥有一模一样的姿态。

    她终究不是小桐。

    禾锦略微有些失望,“神尊前来,所为何事?”

    金桐上前两步,缓缓跪下一边,低下她的头颅,“金桐来此只为谢恩,一谢主子,二谢文星天尊。”

    禾锦看了她一会儿,缓缓开口:“谢我就不必了,若是想谢子书,就跟我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