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431章 永久有效
    最快更新六界之凰女禾锦最新章节!

    第431章 永久有效

    祈梦之就站在她面前,眉心赤焰如火,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却是不敢轻易去相认。她从未想过,他穿上红衣的模样竟是如此丰神如玉,湛然若神于自己眼前,红色更是平添几抹烈焰风情。

    禾锦从未见过他穿黑色以外的衣服。

    他在自己记忆中,一直都是冷冽如霜,如一把饮血开封的利剑,叫人不敢对视。

    如今她终于见到他的另一个模样,却是他与别人大喜之日。

    禾锦仍旧不敢相信,开口问他:“晏梁要嫁的人便是你?”

    祈梦之直愣愣地站在她面前,这一刻手脚冰冷,竟是有些失声。

    他的反应恰恰证实了这一切,禾锦深深吸入一口气,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我不知道?”

    祈梦之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算了,别说了。”禾锦的气息开始浮躁,紧紧蹙了眉头,“你就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

    祈梦之也想知道。

    为什么非得是他来承担这一切。

    他顶天立地的肩膀在她面前垮了下来,上前两步将她拥入怀中,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寻到为自己做主的人。

    禾锦想起方才听到的事,问他:“他们说是你主动提亲,是吗?”

    祈梦之点头又摇头。

    “为什么?”禾锦略微沉下面色,“他们逼迫你?”

    祈梦之没有回她的话,只深深吸了一口气,纷乱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我好想你。”

    坚毅如祈梦之,仙界都能将他压垮,这果然是个吃人的地方。禾锦轻轻拍着他的背,冷然道:“跟我走,别娶了,我带你回魔界,你的仇我帮你报。”

    祈梦之摇头,“你帮不了我。”

    “你真要为了报仇娶晏梁?”禾锦十分不赞同他的做法,“我知道这些年你过得很难,可是凡间有句话: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后的路还很长,机会还很多,你的大仇终有一天会得报,祈家的冤屈也终有一天会洗清,何必急于这一时?”

    “我没有别的机会,只这一次。”祈梦之如是道,毫不动摇,“晏梁非娶不可。”

    禾锦垂下眼睑,声音微沉,“如果我不想你娶她呢?”

    “那也要娶。”

    “就算我生气,你也要娶吗?”

    “是。”

    他的仇恨,他的冤屈,已经沉寂了几千年,等到机会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去抓住它。

    “我手中的剑,便是为了仇恨而握,我要用它来惩戒灭我满门之人,他日九泉之下,方可安息。”

    禾锦停下手上的动作,每琢磨他的话一分,心里就会痛一分。她想和他一起抗这些仇恨,让他得以喘息分寸,可他却像一座大山一样站在她面前,顶天立地地抗下一切。

    “那日你让饕餮来寻我,可是要告诉我这件事?”她心思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百转,竟有些后悔那日没有去,“我那天没去,是因为……”

    因为……

    因为什么,她说不出口。

    在祈梦之挣扎惶恐的时候,她竟然与风绫醉生梦死,错过了改变祈梦之想法的机会,酿成今日大错。

    “后来我来仙界找过你,江瑜说你去了宫里复命,我没察觉到他是有意瞒我,便回去了,总想着下次有机会再问,可我没想到……”她喃喃自语,“已经不用再问了。”

    “你能来我很高兴,真的。”祈梦之又将她抱紧了一分,衣服上的装饰硌得有些发疼,“我还以为我见不到你最后一面了。”

    “怎么会是最后一面?我说过魔宫的大门会一直为你敞开,等你大仇得报,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回到我身边来。”

    他的目光变得迷茫,“真的?”

    禾锦点头,“这个承诺永久有效。”

    很可惜,他用不到了。

    祈梦之过了很久才松开手,恋恋不舍地抚摸着她的容颜,怎么也看不够。这世上没有能让他留恋的人和事,只有她……

    禾锦握住他的手,笑道:“你今天真的很好看,但是我觉得很刺眼,甚至有些嫉妒她。我祝你和她早日和离,早日和天界翻脸,这样你才会回到我身边。”

    这样孩子气的话,反而让祈梦之觉得安心。他微微点头,冷若冰霜的脸上总算沾了些人气。

    “也别碰她。”禾锦虽然笑着,语气却是毋庸置疑,“如果让我看到,或是听到,我会直接杀了她,把你抢回去。”

    祈梦之竟是伸出了三根手指,严肃道:“我发誓,此生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禾锦终于满意,伸出手指描绘着他的眉眼,他瞳孔中那一抹冰冷的银色,此时看起来也是别样的温和。说她霸道也好,自私也罢,如此好男儿,她就是不想让给任何人。

    “我答应你这么多,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祈梦之握住她的手,直视着她的眼睛,“现在就离开这里,我不想你看到接下来的事情。”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男人娶别的女人,那滋味禾锦没尝过,不过光是想想也挺生气。禾锦一把勾过祈梦之的脖子,咬上他的嘴唇,吃下他唇上的胭脂色,惹得祈梦之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噔噔”,有人敲门。

    江瑜提醒道:“小梦你好了没有?吉时快到了。”

    祈梦之推开禾锦,面上染上一抹红色,连耳根都跟着红了起来,“别闹了!”

    禾锦一点也没打算放过他,拉开他的衣襟,凑过去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这才作罢,“今日就答应你,这痕迹我下次还要来检查,不许你抹去,你若不想晏梁发现,就离她远一点。”

    祈梦之这才明白她这是何意,一时间不光耳根红了,就连脸上都红得像抹了胭脂。他把衣袖从她手中抽出来,尴尬地遮住自己的脸,“我知道了,你快走吧。”

    江瑜推门进来的瞬间,禾锦化为一道烟雾藏于他扇中,房间里只剩下面色通红的祈梦之,极力掩饰刚才发生的事情,又根本瞒不过别人的眼睛。

    还真是刺眼。

    江瑜皮笑肉不笑,“启程吧,新郎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