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444章 天界之变
    最快更新六界之凰女禾锦最新章节!

    江瑜从混沌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人便是柳无言,手中正拿着一个小瓶子朝他洒了点东西。他揉着剧痛的眉心,努力去回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是你。”

    柳无言看了一眼被塞进柜子里的江瑜,光是一个眼神就足以表达他想说的话,“也就只有我才知道你在这里,换了别人还真别想找到。”

    他的声音仿佛隔着一层什么东西,江瑜听不真切,却在脑中想起了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他打开了房门,进来的人却是尹苏,直接抬手将他重重打晕。

    遭了!

    江瑜脸色一变,拽住柳无言的衣袖,“我昏迷了多久?小锦呢?小梦呢?”

    柳无言低头看着被他抓皱的衣袖,默了一时半刻,“早就结束了,尹苏化作你的模样出卖了禾锦,逼得她拉着祈梦之跳下九重天。”

    “什么?”江瑜一脸完蛋了的表情,失魂落魄地坐在柜子里,“怎么会这样……”

    “你也不用担心,他们投入凡间天界一时半会也抓不到他们,更何况……天庭如今也自顾不暇。”

    “发生什么事了?”

    “或许你该进宫看看,现在里边乱成了一团。”柳无言拍了拍衣袖,把弄皱的地方都舒展开,“三皇子回来了,正在逼迫天后拥立他为王。”

    “竟然逼宫了……”江瑜大惊,都顾不上自己什么模样,急忙爬起来跨出门,腾云驾雾而去。

    此时天宫最淡定的人,莫属柳无言。

    他整理了一下衣袖,仍旧事不关己的模样,随后离开。

    天帝一出事,天宫果然变了天。

    江瑜刚靠近宫门,门口的侍卫便将他拦了下来,光看那身上的铠甲,也能猜到是三皇子的亲兵。

    如今天庭唯有天后能做主,他将天后都控制了起来,只怕其他人都奈他不何。

    江瑜又去别地问了问里面的状况,宫娥们支支吾吾,只有一个小仙模棱两可地说了两句:“天、天后还好,只是晏梁公主受不了囚禁之苦,一直在闹腾。”

    天后还好,岂非已经妥协了?

    难道她也觉得天帝复活无望,决定拥护她的儿子上位吗?

    可是大皇子还尚在别处,这位置若许了三皇子,岂非又会引起一场争夺?江瑜正坐立不安,瞧见远处尹苏正在指挥天兵,似乎准备整顿完毕,亲自去凡间捉拿禾锦。先前发生的事再一次袭上江瑜心头,难以疏解,他冲上去直接给了尹苏一拳,厉声道:“尹苏!你为何要出尔反尔

    !”

    尹苏没有避开这一拳,他草草擦去血迹,目光是前所未有的阴森,“我从未出尔反尔,我一直都不曾站在你们这边。”

    “为什么!你不是也想救小梦吗!”

    “我是想救他,可我不会便宜了禾锦。”尹苏说到此处咬紧了牙,面目都变得狰狞,“等救出小梦,他就顺理成章的跟她回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魔界去,我还没那么傻,为他人做嫁衣!”

    “那你弄成这样就满意了!”江瑜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咆哮着,“你这是在救他吗!”“我是在救他,是他冥顽不灵!”尹苏一把推开江瑜,冰冷的双目中含着滔天的怒火,“只要我把禾锦交给三皇子,他就有资格登上皇位,到时候小梦的罪行罚不罚都是他一人说了算!可是我费尽心思,想要

    给他一个全新的人生,他却不肯接受我的好意!”

    江瑜被推得后退了几步,他听完尹苏的话,冷笑了起来,讽刺他:“尹苏,你不是自认为你是最了解小梦的人吗?怎么就没料到他的选择?”“一个是让他身败名裂的魔女,一个是悉心教导他、救他的师兄,他难道不知道该如何选吗?这是我给他的机会!是他不要!”尹苏不愿再谈,直接转身离开,恶声道:“现在想想,比起让他跟那个女人离开

    ,我宁愿他跳下九重天!”

    江瑜盯着他的背影,握紧了拳。

    尹苏,这就是你永远也配不上祈梦之的原因。你的出身和想法都太肮脏了,不配拥有他这样干净的人。贤翟生入宫进见三皇子,一路上都在想该如何安抚这野心勃勃的晏旗。这位皇子自小就不甘低人一等,在皇宫的时候就处处都要与大皇子一争高下。他如今被派遣出去,第一时间就能收到天帝出事的消息

    ,立马转而逼宫,比所有皇子的手段都要快。

    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

    贤翟生匆匆入宫,侍卫也只放了他一个进去。时隔这么多年他都有些想不起来三皇子的样貌,更不知他的脾性如何,实在难以捉摸。他入殿只瞧见一抹明晃晃的金袍,赶紧跪下,“臣拜见三皇子。”

    晏旗站在他面前,低头看着他。身上的龙袍着实醒目,他都还没坐上皇位就敢这样穿,胆子确实不小。

    贤翟生一言不发地跪着,三皇子没有让他起来,他也不敢起来。头一次感受到来自三皇子的凝视,犹如千钧压顶,动弹不得。

    “你就是蓬莱阁阁主?”

    “正是臣。”

    晏旗转动着拇指上的扳指,声音阴晴不定,“听母后说你暂管天宫,在天界十分有威望。”

    贤翟生惶恐,“臣不敢……”

    “客套话留着以后再说。”晏旗没工夫跟他兜圈子,直接提出了他的想法,“父皇如今生死不明,天界不可一日无主,大哥还在千里之外,想来想去,能控制如今这局面的也只有我了。”

    贤翟生冷汗都冒了出来,“三皇子说的极是……”“父皇如今生死不明,无力把持朝政,也自然无法传位,我若贸然坐上这位置,只怕宫中会有反驳之声。”晏旗低下头,声音停得恰到好处,留足够的时间让人去思索,“我的意思你也明白,我需要你和母后

    的支持,以绝反对之声。”

    “这……”贤翟生咽了下口水,背脊都开始发凉,“天后的意思是……”

    “母后的意思,就是你的意思。”贤翟生忽然明白了什么,抬头朝他看过去,“三皇子,您这是……要逼宫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