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478章 心照不宣
    生死谱上记录之事,从不会有差错。

    禾锦起初以为他不给自己看,是因为她的命不是很好,可是当她打开那页纸的时候,才知道自己错了。

    那页纸上,根本就没有她的名字。

    禾锦沉默着将它折好放回去,短短的一瞬间好像也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她小心翼翼地起身,没有跟他打招呼,便独自下了山。

    她当年降生魔宫,引下万钧天雷。子书替她挡下一部分,她母后替她挡下一部分,剩下的天雷也是她承受不起的。

    母后为了让她活下去,只有为她重塑血骨,修改命格。子书为了让她活下去,只有将她从生死谱上除名。

    所以她从出生之时便已经注定,她是一个存在于六界之外的怪物,没有血没有心。

    从九重天上坠落,祈梦之会在生死谱上留下名字,她却不会。这世上她留不下任何痕迹,没有人能找到她,也没有人能知道她的命运,她就像被这个世界诅咒的人。

    存在于六界之外的人。

    禾锦没看清楚路,被石头绊倒,她摔下去划破了手掌,流出鲜红的血液。她跌坐在地上,握住自己的手,疼痛使得她的意识更加清晰。

    所以靳褚,一直以来都知道她就是禾锦。不管是看生死谱之前,还是看生死谱之后。

    只是他不愿意点破这层窗户纸。

    他宁愿以陌生人的身份相处下去,也不愿意和她相认。漫长的等待和失望,已经磨平了他的性子,以至于她真的到了他面前的时候,不敢去相认,不敢去期待,宁愿就这样过一天算一天。

    当年究竟把他伤得有多狠?

    伤到这只爱憎分明的狐狸,都不敢再往前踏一步了。

    禾锦捂住眼睛,疼得她想哭。

    如今造成这样的局面,她就是侩子手,亲手将靳褚的喜怒哀乐都抹杀掉的侩子手。

    他每天每夜面对自己的时候,究竟有多难熬?爱不得,恨不得,留不得,走不得。

    她还缠着他,让他恢复自己的面貌,让他去直视自己曾经惨淡的过去。

    禾锦,你有什么资格?

    你原谅了自己,他还没有原谅你。

    她爬起来继续往前走,眼泪混合着泥土,哭得一塌糊涂。她想起那天她做鱼的时候,他哭到不能自己,究竟得承受多大的伤害,才能让他知道自己就是禾锦的情况,还能哭得那么惨烈。

    他想逃避的过去,她一次次让他回忆。

    就如同往他伤口上,浇油撒盐。

    她的狐狸到底做错了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遇到她?

    等走到山脚,禾锦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狼狈。满身泥土,衣服染了血迹,就连她的脸上也哭得不像样子。

    她还有什么脸面去面对靳褚?

    在他伤口还没有痊愈的时候,又出现在他面前,死皮赖脸地要他接受自己。

    该醒醒了。

    当初是她先放的手。

    有什么资格。

    禾锦独自回到院子里,刚种下去的树苗还尚且精神。她蹲下去仔细擦干净叶片,才发现这是一株梨花树。

    他为她种了一株梨花树,是不是从那时开始,他就已经想着要接受她了。

    禾锦捂住脸,又哭了起来。她蹲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己,哭得像个孩子一样。

    她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被原谅。

    “哭得难看死了。”靳褚坐在墙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本来也长得不好看。”

    禾锦抬起头,眼睛都哭花了,“你不是不介意吗……”

    靳褚沉默着从墙头上跳下来,伸手擦去她的眼泪,指尖微凉,“别哭了。”

    禾锦完全不打算停下来,就想哭个痛快,“我只是划伤了手很疼,所以想哭。”

    “多大点事,给我看看。”靳褚拉过她的手,小心用法术修复,“行了,没事了。”

    她眼泪巴巴地看着他,“可我还是想哭。”

    “那就哭吧。”靳褚弯腰一把将她抱起来,胸膛坚韧不拔,俯身将她搁在台阶上,她的衣裙散落了一地。

    他抓过她的手,亲自舀水帮她清洗,把她哭花的脸也洗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不管面前的这个人有多丑,他都好像不会在意一样。

    禾锦痛痛快快哭了一场,生活继续。

    自那天以后,两人过起了心照不宣的生活。谁也不会迈出那一步,捅破那层窗户纸,谁也不会退后那一步,本能地将对方越抱越紧。

    这几天禾锦的生意不太好,起因是东边一家农户的女儿失踪了,官府完全查不到踪迹。隔两天有家富人的女儿也失踪了,同样什么也查不到。圳州有女儿的人家一时间人心惶惶,都把自己女儿捂得严严实实,可没过两天,一家把女儿捂得严严实实的人家,女儿在家里凭空就消失了。她的母亲哭得肝肠寸断,官府也无能为力,花重金悬赏也没人

    敢接,都说这事不像是人做的。

    妖怪选新娘的说法很快就流传开,整个圳州人心惶惶,哪还有心思画画像,禾锦的生意自然就惨淡了下来。

    靳褚倒觉得这样挺好,没事跟她去爬爬山,赏赏花,吹吹风,也看看月亮,晚上的时候还能聊聊天,这不是挺好的吗?

    院子里的梨花树长了一截,禾锦有时也给它浇水。这天正准备浇水的时候来了生意,一个小厮上门来为他家小姐求画。禾锦已经很久没有生意了,立马放下水壶,都还没来得及跟靳褚说就跟着去了。

    这次去的是一个小户人家,画的是他们家二小姐,正准备相亲,对方要求看一看她的画像,这才请来了禾锦。

    既然是相亲,自然得画得好看一些。东家特意给她加了十两,话里话外都是让她画得好些。虽然禾锦觉得这位小姐已经长得很不错了,还要应着他们的要求,腰细一些,脸小一些,眼睛再大一些。

    禾锦见过不少美人,对美感的把握比一般的凡夫俗子要强上许多。

    等她画完一看,简直就是天仙下凡。东家赞不绝口,欢欢喜喜给了银两,还热情得留她吃饭。禾锦婉拒,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家。二小姐看过画像之后也十分满意,特地过来送她出门,可就是这一送,送出了大事。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