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488章 不再隐瞒
    风绫走后,池中突然有了一些动静,禾锦往里边一看,竟然是刚才的血龙。它此时已经只有巴掌大小,用金色的眼睛偏头看着她,强大的力量仿佛一下子就消失殆尽。

    原来鲜血滋养的不是血龙,而是风绫的伤!

    禾锦猛然从血泊中站起来,赤裸着脚跑出去,一步一个血印。

    她不该瞒着他!

    她应该要告诉风绫,无论有什么样的顾忌,她都应该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一切,不要让他再继续伤下去!

    风绫脱掉外袍跃入水池,他身上的污秽太脏了,只有潜入水底最底层,才能洗干净身上的血腥味。

    温泉的水变得冰冷刺骨,被血腥一点一点晕染,形成极致妖艳的血花。风绫一个挺身浮出水面,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视线再一次落在禾锦身上。

    她站在池边,脚下淌着一滩血,藏在发丝下的是一张苍白无色的脸。那双眼睛太像了,就连光着脚乱跑的习惯都跟那个女人一模一样。

    风绫收敛心神,不动声色地开口:“你来干什么?不是说了我讨厌你吗。”

    禾锦紧盯着他的眼睛,无论他眼中浮现出怎样的厌恶和冷漠,始终没有让她退缩,“为什么讨厌我,因为我这张脸?还是说我不是那个女人,让你失望了。”

    风绫陡然收缩了瞳孔,眼眸中迸发出骇人的冰冷,“苏锦绣,给我滚出去。”

    “我身上脏了,我也要洗。”禾锦不退反进,她站在池水的最边缘,从高处往下看他,丝毫没有刚开始的恐惧。

    这个女人,怎么突然不怕他了?

    风绫略感意外,一时间忘了阻止她下水,直到她踩着池水来到他面前,抬头湿漉漉地看着他,风绫才彻底回神。

    禾锦二话不说,直接上前抓住他的衣襟,就要扯开,“给我看看你的伤。”

    风绫猛然挥开她的手,恼怒道:“放肆!苏锦绣,我告诉你这些事情不是要你同情我,是要你给我滚远点!”

    “什么同情。”禾锦喃喃自语,身上被水湿透,显得身躯十分单薄,“同情是给弱者的,而你风绫不需要这种东西。”

    她的话让风绫奇迹般地冷静了下来,望着她近在咫尺的容颜,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悄然改变,眼前的这个女人已经将他完全迷惑。

    她到底,是谁?禾锦顺利拉下了他的衣衫,背上的龙图腾几乎占据了一半的位置,她自己看过去,不难从中看到一条细小的伤口。他的龙脉不全,伤口永远也不可能愈合,只能靠血龙来维护,想要根治就必须得用血龙修

    复他的龙脉,可是没了血龙又无法维持他的政权,怎么看都是一条死路。

    “看够了吗?”风绫声音微微暗哑,不等禾锦回应,他一把抓住她的衣襟,将她硬生生拖到池边,用力扔上去。

    禾锦浑身都淌着水,狼狈不堪。她直勾勾地盯着风绫,藏在发丝下的苍白让人心惊胆战。

    风绫咬牙切齿,再一次警告她:“不要做这些无谓的事情,你永远也不可能取代她在我心里的位置。不想死,就给我滚远点。”

    禾锦听完一点也不难过,反而被他的深情再次打动。她想都没想就扑过去,像只八爪鱼一样将他缠住,用力把风绫扑倒在池水中。

    风绫毫无预兆,被她捧住脸吻了下来。

    所有的挣扎都在这一吻中凝固,身体一沉再沉。他睁大着眼睛,望着眼前这个闭着眼睛的女人,竟然不想将她推开。

    禾锦闭着眼睛,温柔地吻着他的唇,将他的所有抵抗都软化在怀中。她带着他沉入水底,长发在水中散开,形成一抹妖艳至极的色彩。

    “妖王,冥统大人求见。”

    风绫瞬间恢复理智,一把抓住禾锦,将她整个人都从水中抱了起来,“告诉冥统,我马上来。”

    禾锦趴在他肩头,刚才吻得太过用力,现在累得喘气,“风绫,等冥统走了,你一定要来找我,我有事要告诉你。”

    风绫铁青着一张脸,不愿意相信自己被一个戒灵影响至此,随后将她毫不留情地扔下池子,“以后没有我的允许,别碰我。”

    等禾锦从池水里游起来,已经没了风绫的踪影。她方才的话,他到底听没听?

    真让人头疼。

    禾锦从池中爬起来,回宫殿换了身衣服,还没有等到风绫。她有些着急,总觉得会出事,连忙跑去正殿找他。

    她怕撞见冥统,还特意拉了一个小妖问:“冥统走了吗?”

    “已经走了,王后找冥统大人有事吗?”

    “无事,走吧。”禾锦赶紧把人打发了,整理了一下衣服正准备进殿,身后突然响起了阴彻彻的声音。

    “你是王后?”

    禾锦猛然回头,对上一张藏在斗篷下的脸,或者不该说是脸,因为他没有脸!她退后两步,正想呼救,被冥统一把掐住脖子,拖到角落里。

    冥统没有肉体,他的存在形式只是借用死人的骨头,为他打造基本的骨架,所以他没有脸,面上只是一团黑气笼罩着骷髅头。

    禾锦都快被他掐死,关键时刻松了手。她抬头望着冥统,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被他身上的煞气所侵蚀。

    “你是王后?”冥统再次追问,他的面目不会有任何改变,有的只是周身气息的变化,告诉禾锦他此时杀意正浓。

    禾锦也不知道自己该说是,还是不是,她捉摸不透冥统的杀意是针对谁。

    “你就是那天的丑八怪吧,听说妖王将你带回宫,三番两次想杀你都住了手。”冥统没有时间跟她绕弯子,直接问了他最想问的问题,“倘若你真是禾锦,那现在在魔宫的那个人又是谁?”

    他问她魔宫里的那个人是谁,是否已经认定她就是禾锦?禾锦一时间惴惴不安,她觉得从冥统的角度上来说,肯定不希望风绫跟自己走得太近。若是她和风绫旧情复燃,妖魔两界再次联姻,风绫一旦有了倚仗,那么冥统对风绫的威胁力就会大大降低。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悦,悦精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