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六界之凰女禾锦 第562章 冷酒烫心
    妖王风逸的儿子。

    来头还不小。

    白黔偏头微笑,好像也在回忆他的出处,只不过他虽然知道自己是谁的儿子,却不能像风逸那样理直气壮地说出来,“我叫白黔,神殿之人。”

    “我就知道。”这恰恰映证了风逸的想法,他并不觉得吃惊,“神殿的人我还是第一次接触,都像你这样爱管闲事吗?”  白黔哑然失笑,“算是吧。”

    “不过像你这样平易近人的神应该很少吧?我觉得神殿的人应该都是高高在上的那种,都不屑于跟我们说话……”

    白黔笑而不语,似乎是默认了他的说法。就连他自己也不过是表面亲和,内心同样疏离。

    风逸往身后一躺,倒了一杯酒,十分潇洒随意,“不过我看你跟他们不一样,我觉得我们能做朋友。你若不嫌弃我是妖界之人,都可以来妖界做客,我说真的,妖界的天可比这人间美多了……”

    “比人间还美?”白黔神色一动,脑海中忽然就浮现出凤凰宫漫天的梨花,怎么也无法从脑中驱赶出去,“你是说真的吗?”

    “当然。”风逸神秘一笑,半饮着酒杯,“四季如春,岂能不美?”

    不知道那漫山遍野的梨花算不算得上四季如春,白黔微微走神,杯中冷酒烫了他一下,“我还没去过妖界,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有些遗憾。”

    “那肯定是遗憾。”风逸把酒杯一放,脚就顺势踩在了凳子上,撸起袖子跟他说话,“妖界难进难出,就算你是神也一样,能进去都不一定出得来。”

    “那该如何是好?”

    “靠我。”风逸用拇指指了指自己,那周身的匪气一下子就起来了,“我可是妖王的儿子,除了父皇都是我说了算,带你出入绰绰有余。”

    白黔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所以不骄不躁,心平气和地听他全部说完,“在下谢过小公子了。”

    风逸笑得露出白牙齿,袖子都撸到了手肘处,露出的手臂白皙细嫩,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小公子,“举手之劳。”

    窗外的阳光十分温和,落在桌子上映出阑珊的影子。

    风逸随后又点了一壶酒,几个爽口小菜,两人有说有笑地吃了起来。他对凡间的一切都十分熟悉,就好像曾经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手到擒来。

    他的眼睛很漂亮,在阳光下晃来晃去,晃得白黔神识都有些模糊,那双眼睛好像在梦里见过。

    白黔放下酒杯,沉默着望向窗外,那股奇怪的心痛又开始了,就好像他的心里被人剜去了最重要的一部分,心痛是为了提醒他不要忘记。

    大长老告诉他,回归神位,便会想起所有的前尘往事、前因后果,无论是苦、还是乐,无论是喜、还是悲,无论接受、还是拒绝。

    都会一一想起。

    神之所以为神,是因为不老不死、不伤不灭,永生永世都得记得自己经历过的事、爱过的人,看透者成神,看不透者成魔。白黔握住酒杯,杯中的涟漪也同样在他心头荡漾开来。六界之凰女禾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