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横财〕〔顶级强者〕〔王者归都赵成风〕〔武神主宰〕〔霸道总裁求抱抱〕〔大医凌然〕〔地球最后一条龙〕〔当杠精男遇上作妖〕〔苍穹之上〕〔九天〕〔大符篆师〕〔不合格的大魔王〕〔霸道兵王在都市〕〔狂妻来袭:九爷,〕〔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真没想重生啊〕〔重生之先声夺人〕〔最强上门女婿〕〔明朝富家子〕〔抢救大明朝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第218章 太子,逼宫吗33+楚酩(番外)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第218章 太子,逼宫吗33+楚酩(番外)

    她靠在楚酩的肩上,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楚酩一直说着话,等肩头微重,他侧目,柔软的目光落在少女身上。

    就这么睡会着凉,他抱着绫清玄下了屋顶,遇上出来看天灯的曲乐。

    下意识将绫清玄的睡颜给挡住,曲乐无奈地看了他一眼。

    “这马上就成亲了,你还藏着掖着。”

    楚酩哼了一声。

    他的娘子,不给看。

    曲乐看到少女露出来的苍白面容,无声地叹了口气。

    “赶紧带她回去,晚上风大。”

    “我知道。你府邸在外头,怎么还在皇宫。”

    曲乐知道他过不去之前自己说过中意那姑娘的坎,便没多说。

    望着他快步离去,曲乐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明明时日不多,为什么还要和他成亲。

    ……

    即使成为了皇帝,楚酩依旧在东宫的寝殿休息。

    柔软的大床上,两个人是在一起休息的。

    楚酩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浅薄的衣物被拉开,冰凉的手掌微触,他睁开了眸子。

    少女在黑夜中亮着一双眸子,覆在他身上。

    “清儿……唔?”

    呼吸被堵住,他有些意外她大半夜的精神。

    衣衫渐褪,灼热与温凉贴在了一起。

    楚酩情动,一双眸子湿漉漉地看着她。

    “清儿。”

    那呼唤的声音如万物复苏般破土而出,绫清玄心尖一颤,停了下来。

    “想在上面吗?”

    软眸微怔,愣愣点了点头。

    他想,他也想看她被他深深爱着的模样。

    绫清玄倒在床上,呼吸浅浅。

    楚酩抚摸着她白皙的脸颊,弓着身子在她耳边询问,“可以吗?”

    少说话多做事。

    绫清玄将他身子往下按,他闷哼了声,缓缓主导。

    如果能一直和她在一起,该有多好。

    ……

    大婚之日,绫清玄换上喜服,披上盖头,看不到前面,她被小绿牵着。

    手指冰凉如玉,小绿心惊着。

    如果旁边的新娘子不是还在跟着她走的话,她会以为这是具尸体。

    “国……皇后娘娘,您身体如何了?”

    绫清玄没说话。

    她很安静。

    小绿不敢多言,将她带到朝堂,把红绸塞到她手里后,退到一边。

    皇帝成亲,举国同庆,朝臣在两边站着,大气都不敢乱出。

    那新娘子即使披着红盖头,也能从她身上感到凌人的气势。

    楚酩牵着另一头的红绸,心绪翻涌。

    “清儿。”他弯起嘴角。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这大喜的日子,楚酩小酌几杯,并未多喝。

    两人一起进了特意布置得红火的寝宫。

    楚酩拿起喜秤,深吸几口气,将那盖头挑了起来。

    绝美的容颜上,化着淡妆。

    苍白的唇被胭脂覆盖,带着氤氲。

    冷眸上的睫毛微颤,绫清玄望着他。

    “娘子。”

    楚酩叫着,眼里心里都是她。

    与之对应,绫清玄轻声道:“夫君。”

    【系统提示:隐藏任务完成。】

    心在颤动着,楚酩坐在她身边,将酒杯给她。

    一杯酒下肚,绫清玄苍白的容颜近乎透明。

    【……】zz没话说,它静静地,不敢打扰。

    所有流程走过,绫清玄才吻住了他。

    楚酩不知她为何如此急切,直到口腔中是酒香和鲜血的混合气息,他才乱了心。

    “清儿!”他推开她,见她嘴角边的鲜血,止不住。

    他慌了。

    那一刻感觉天都要塌了。

    “你怎么了?太医!宣太医!”他朝外大喊,这锣鼓喧天,喜气洋洋的大殿,根本就无人听见。

    “没事。”

    绫清玄想捏他的脸,却发现手抬不起来。

    楚酩也察觉到了,他连忙将她搂住。

    “清儿,不会的,你不会死的,对吗?”

    只是吐了点血,让太医开点药,他输点内力。

    会没事的。

    绫清玄浅浅呼吸着,听着他胸膛里慌乱的跳动,蹭了蹭。

    “别吵。”

    楚酩怔了下,死死咬着唇。

    眼眶处的滚烫,逐渐弥漫。

    “我们成亲了,楚酩。”

    他想的事,完成了。

    应该开心才对。

    楚酩大喊,声音嘶哑,“我想要的是和你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那声音带着哭腔,后面逐渐低哑。

    绫清玄费力地抬头看他,“楚酩,男儿有泪不轻弹,不准哭,我不是死,只是提前去见下辈子的你。”

    楚酩压着那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身体狠狠抖着。

    “不要。”

    他哽咽着,“你不准去见下辈子的我,你就留在这辈子陪我!”

    小家伙也太任性了,天底下哪有那么多如愿以偿的事。

    身体里的力气逐渐消失。

    绫清玄眼眸刚闭上,唇上就一热。

    “你不准睡。”

    楚酩双唇颤抖,眉头皱得老高。

    他死死咬着牙,接受不了。

    “我困。”绫清玄语气轻到快要听不见。

    楚酩盯着她的脸,似要看穿。

    “告诉我,怎么才能救你好不好?”

    他语气哀求,绫清玄眨了眨眼,“听话,等我。”

    唇边溢出鲜血,将精致的妆容染上血色。

    楚酩给她擦着,却怎么都擦不干净。

    “清儿,清儿!不要离开我!我求求你,不要,不要!”

    “等我……”

    “我……”

    楚酩嘴还张着,他呼吸不上来,整个人面目通红。

    双手死死抓着她的身体,楚酩胸口起伏。

    疼。

    好疼。

    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他。

    “啊——!”他哀嚎着,面目抽动,滚烫的泪水滴在绫清玄脸上,融化不了寒霜。

    她。

    不要他了。

    穿着大红喜服的人失魂落魄,盯着她,一动不动。

    ……

    【位面7:反派楚酩】

    “学会了吗,酩儿。”

    双手沾满着红色的液体,我仰头看着母后,不太明白,但我记住了。

    她让宫人抬走尸体,又带来了一个小孩,把匕首放到我手里。

    “你将这刀狠狠刺过去,要是杀不了他,你就得死。”

    我握着刀,还没做出动作,那孩子已经扑向我,拳打脚踢,反抗中,我用匕首杀了他。

    “对,就是这样,酩儿开心吗?”

    母后问我,但我不太懂什么是开心,所以我努力记住这个感觉,点头。

    “开心。”

    不知何时起,宫里的宫人都绕开我走,其他皇子看见我,就骂我是孽种。

    在我独自一人时,他们围攻,欺负羞辱我,说我是坏人,是不该活着的人。

    我不开心。

    母后教过我,怎么让自己开心。

    所以我拿出匕首,伤了他们。

    回去后,我被母后惩罚,她说我做的不好,没有杀掉他们。

    我知道自己错了,暗自叮嘱自己,下次一定不能留下他们。

    十几年过去,我没怎么遇到过不开心的事。

    如果不开心,就用杀人的方式解决。

    母后进了冷宫,依旧指导我,教育我。

    我是太子殿下,以后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帝,为国为民。

    在那之前,我要铲除一切障碍,塑造不可冒犯的形象。

    在世人嘴中,我杀人如麻,冷血残暴。

    但在黑夜里,我依靠的只有自己。

    不喜,杀了便是。

    那天,我遇见一个鲁莽的宫女,她亲了我,等我抽剑刺伤她时,才后知后觉她的触碰,让我愉悦。

    我好像找到另外一种,不用杀人,也能开心的方法。

    我开始渴望她的触碰,希望她能跟我多亲近一点。

    可是她并不配合。

    不听话的人,杀掉就好了。

    可是我舍不得。

    我怕遇不上第二个她。

    我决定慢慢调教她,让她听话。

    可惜她是掌控不住的人,是自由的,无人能够束缚。

    母后告诉我,我的存在本来就是为了杀人。

    当我再一次杀人的时候,她出现阻止了我。

    她说我想做的事,她都帮我完成。

    为什么要替我沾染上血腥?

    我是不祥之人,是应该被唾弃的人。

    而不是被你呵护的人。

    可那被护着宠着的感觉,让我无法自拔。

    等我意识清醒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喜欢上了她。

    我离不开她了。

    一刻没见到她,我心里就烦躁不堪。

    就跟上了瘾一样,无药可治。

    我的私人领域,一直都是不准别人碰的。

    可她碰了之后,我并不生气,还想她留在这。

    后来我知道她瞒了我很多事情,我开始暴躁。

    她不喜欢我。

    她什么都不愿意跟我说。

    我肚子沉浸在痛苦中,谁都解救不了。

    母后发病了,我无暇顾及她,去了冷宫之后,我惊醒,原来杀人并不快乐,那会让我更加厌恶。

    母后打我骂我,我没有反抗,却觉悲凉。

    回顾这一生,我都是令人排斥的存在。

    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也许我不应该活着。

    在这样的自我厌弃中,她出现在我面前,问我的伤,那冷眸微闪中,我好像看懂了她的情绪。

    她在心疼我。

    真心实意地心疼我。

    既然她还在,那我就暂时活着吧,活到不能在一起的时候。

    洞房花烛,我看着略施粉黛的她,心里被填满。

    以后,我们就能相伴余生了。

    天不遂人愿,我这样的人,杀孽太重,不配拥有圆满的结局。

    我拖累了她。

    当她在我怀里逐渐没了声息的时候,我的心也死了。

    天下之大,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她。

    这皇位,我传给了曲乐。

    他这一生得到的太少,算是我还给他的。

    我亲自烧掉了她的身体,将她的骨灰带在身上。

    小绿哭喊不停,我知她不喜喧闹,带着她离开了皇宫。

    我要多做好事,洗刷前生的罪孽。

    等差不多的时候,就要去陪她了。

    下辈子,想要她遇见,远离罪孽,干干净净的我。

    清儿……我等你。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明荒唐皇帝有属〕〔猎魔奇异志〕〔抱定大佬不放松〕〔安素东沐灵烟〕〔寻梧记〕〔重生八零:媳妇有〕〔养只宠物是大佬〕〔楼主大人求放过〕〔上门龙婿〕〔宋辞霍慕沉小说免〕〔快穿:反派女配,〕〔穿越农妇的古代日〕〔江水碧如南〕〔他是病娇灰姑娘〕〔穿越农家之妃惹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