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最强毒医圣手〕〔夏心妍霍翌庭〕〔灰烬之燃〕〔诸天万界神龙系统〕〔我真是非洲酋长〕〔超脑太监〕〔万维〕〔超能双胞胎:爹地〕〔回到原始社会做酋〕〔公主殿下的开挂生〕〔天才恶魔〕〔史上最强的大帝〕〔画家为什么还混娱〕〔我家的厕所通异界〕〔大魔法师旅途〕〔想当个复仇女神好〕〔首辅家的小悍妻〕〔寒门凤华〕〔大佬的心肝穿回来〕〔古代女子生存指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系统:反派大佬不好惹 第707章 灵兽,狂炸天2
    反派卿暖,玄力大陆五大世家卿家家主的二儿子。

    因家主为了弥补对他母亲的愧疚,在他十岁时就定了他少主的身份。

    然而卿暖天资愚钝,觉醒玄力时低阶。

    就连每个人十五岁能孵化出的灵兽丹,他如今十七都还没孵化出来,因此备受欺辱。

    他生来与世无争,个性温柔善良。

    十八岁体内魔兽之血觉醒,被众人所不容,赶到了魔兽山脉。

    后家族被攻,一夜之间满门皆亡,黑化之后报复众世家,最终被灭。

    ……

    伴随着隐藏任务的开启,好感度提示也出来了。

    这小废材……小家伙对她的初始好感还挺高的,而且他目前没有黑化迹象,白得彻底。

    zz让绫清玄能看见外面之后,绫清玄的视角便是跟随着灵兽丹的水平线,看到了卿暖的肌肤和容貌。

    少年身材匀称却略显单薄,肌肤白皙却有着淤青,这应该是欺负他的那些家伙干的。

    他面容俊逸却稚气未脱,那双桃花眼倒是极为漂亮,里面眸色温柔如春水般。

    绫清玄见多了黑化后的反派,突然又遇上这么白的他,有些不习惯。

    “这块怎么洗不掉?”少年薄唇嘀咕了一下,将灵兽丹按进水里,打算泡一泡。

    这一按,绫清玄的视线就被迫往下。

    卿暖现在正在洗澡,还是裸着的!

    平静的水流中,小姑娘面无表情。

    是小家伙主动给她看的,不是她耍流氓。

    “好了。”卿暖将她包裹严实,放在旁边的小桌子上,自己继续泡澡,还打了个喷嚏。

    视线又变黑了,小家伙包这么严实做什么!

    绫清玄往周围撞了撞,这破壳也太硬了,完全撞不动。

    也就是说,她也跟着变成了弱鸡?

    绫清玄沉在蛋壳里,她能不能自己过期坏掉啊,然后早点完蛋去下个位面呀。

    zz居然还接梗了。

    绫清玄问道。

    为何他体内会有魔兽之血?

    zz又说道:

    哦。

    绫清玄不感兴趣。

    ……

    等着等着,绫清玄听着水流的声音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她被卿暖抱着去了饭厅。

    “父亲,大哥。”

    少年乖巧的打招呼,随后落座。

    卿暖的父亲,也就是卿家的家主,正值壮年,面目严肃,却一身正气。

    而卿暖的大哥卿阳长相略输这两人,看上去身强体壮,玄力觉醒时是高阶,现十九岁,灵兽为白虎种族。

    “暖儿,最近在学院功课如何?”卿父问起了家长都会问的话。

    卿暖应答之后,卿阳突然冷哼,“吃饭也带着你那灵兽蛋,嫌在外面不够丢人,继续在家里丢?”

    卿暖坐姿笔直,语气柔和,“大哥,这是我的本命灵兽,我并不觉得带着它有多丢人。”

    “我说的是你丢人!”卿阳起身道:“快三年了,你连带着卿家被嘲笑了三年你知道吗!”

    “坐下!”卿父沉稳的看着他。

    卿阳摆手,“我饱了,父亲慢用。”

    绫清玄往蛋壳上撞了撞,这次却可以动了,只是刚好,她从椅子上滚下去,一路滚到了卿阳脚边。

    卿阳眉头一皱,以为是椅子不稳它才下来的,见到这颗蛋他就来气,抬脚准备踩上去。

    “大哥!”

    卿暖快速将绫清玄捞在怀里。

    “呵,你就护着这颗蛋护到老吧!”

    卿阳摔门而去,卿暖垂着眸子给绫清玄擦拭刚刚弄脏的地方。

    “暖儿,阳儿的话你不必放在心上,好好学就行,为父不指望你是天才,只要你不做纨绔,不败品性,即可。”

    绫清玄感觉自己被卿父盯着,所以她盯了回去。

    “你这灵兽蛋,刚刚动了一下。”

    绫清玄:???本座没动!

    “真的?”卿暖却在听到这句话后,打起了精神。

    “父亲怎会骗你,刚刚我还从她身上感受到了灵气,相信再过不久它便可以破壳了。”

    绫清玄算是亲身体会到了什么叫睁眼说瞎话。

    她在卿暖怀里一没动,二没丝毫灵气,卿父这么说是为了……

    “借父亲吉言,我一定会加倍努力!早日让它破壳。”

    绫清玄默默待着。

    嗯,卿父这孩子还不错。

    少年端正优雅的用完饭,行礼之后就离开了。

    卿父放下筷子,叹了口气。

    “闻叔,暖儿近日如何。”

    闻叔从旁边隐匿的角落出现。

    “家主,少主他……好像又在学院受欺负了。”

    少年不说,那身上的伤痕也能看出来。

    “他没还手?”

    “没有。”

    卿父道:“性子这么软,老被欺负也不是事,你说,我要不让他就在家里学?”

    “家主,少主很喜欢学院的课程。”

    “这样啊,那我把那学院的老师抓回来给他上课?”

    闻叔:……

    “家主。”他示意现在下人还在呢,不要说出这么不符合身份的人话来。

    闻叔自小便是卿父的属下,护卫,甚至亲人,所以卿父在他面前都不怎么顾及自己的形象。

    轻咳两声,卿父道:“你多教他些防身的,下次若再被打不还手,就是你的失职。”

    “是,家主。”

    “对了,你把这个给暖儿送去。”卿父递给闻叔一个药瓶。

    “这是……”闻叔看了一眼,便应下,“好。”

    ……

    古代的天,总是黑得很快。

    绫清玄被卿暖放在床上,而少年却拿着书在烛火下翻看。

    他的脸部轮廓本就柔和,在这光线下显得朦胧禅静。

    绫清玄在这床上却很是躁动。

    这床褥对于男生来说正好,但绫清玄觉得很硬。

    她晃了晃,少年突然将视线移过来,她立刻不动了。

    作为连姓名都没有的一颗蛋,绫清玄要保持自己的高冷。

    少年收回目光,绫清玄又开始往外挪,她要去找软一点的东西躺着。

    ‘叩叩’

    门被敲响,绫清玄立刻滚回原来的位置上。

    “少主,你睡了吗?”

    “闻叔?”

    卿暖放下书,上前去开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弃女轻狂:毒妃狠〕〔宠婚如戏:陆少,〕〔登基吧,少年〕〔怪物猎人世界传说〕〔我是农名工〕〔我的幻想生物〕〔这是你的江湖〕〔镖道〕〔特种兵之兽血沸腾〕〔爆萌小兽妃:邪王〕〔我在万界送外卖〕〔最强医妃:邪王,〕〔大美时代〕〔重生女神:帝少的〕〔妃常难驯:魔帝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