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寻唐〕〔朔明〕〔天道罚恶令〕〔这个大佬画风不对〕〔独宠小萌妻〕〔一胎二宝,腹黑邪〕〔诸天神帝〕〔黎明之剑〕〔清穿之八爷后院养〕〔今天先败一个亿〕〔一胎二宝:总裁宠〕〔闪婚总裁契约妻〕〔逍遥包租公〕〔女战神的黑包群〕〔八零娘亲是女配〕〔驭夫有道:捡个侯〕〔重生最强锦鲤少女〕〔启禀陛下,娘娘又〕〔画堂归〕〔香火炼神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温暖的手
    晁恒宙笑道:“等这些所谓的神尊都死了,你还能对谁说起我的事情?”

    沈际闻言,笑道:“虽然如此,我也还是不想冒险。”

    “哈哈……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比俊杰聪明十倍。”晁恒宙赞道。

    “我只是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沈际谦恭笑道。

    “不过有些时候,你越是如此谨慎,我倒反而有些担心了。”晁恒宙笑道。

    沈际闻言,忙躬身行礼,说道:“不知道神尊担心什么?”

    “担心你在算计着什么?”晁恒宙说道。

    “神尊可以进入我的灵魂看看我在想什么,便知道我是否算计着什么。”沈际说道。

    “我进入你的灵魂看过。”晁恒宙笑道。

    “那神尊还担心什么?”沈际温和的看着晁恒宙。

    “也许想给自己找个对手吧。”晁恒宙笑着说道。

    “神尊,我可没资格成为你的对手。”沈际再次行礼,一脸的恭顺。

    “其实想想,无论如何,你都无法成为我的对手。”晁恒宙笑道。

    “这才是神尊最准确的判断。”沈际忙附和道。

    “哈哈……你这话明显藏着你的不满和不甘,但却无妨。”晁恒宙笑道。

    “神尊误会了。”沈际忙躬身行礼。

    “你该说,我让神尊误会了。”晁恒宙说完,便大笑而去。

    沈际和沈际躬身行礼,不敢抬头。

    直到牢笼慢慢下坠,他们才缓缓抬头再望一眼上面的光芒。

    当牢笼沉入地面之下,他们便被黑暗彻底吞噬。

    沈际伸出手,摸到了叶雨递过来的手,两人冰冷的手握在一起。

    沈际似乎听到叶雨心底藏着的洒脱和无畏,还似乎听到了叶雨心底里恐惧和迷茫。

    “不用怕。”沈际用拇指轻轻摩挲叶雨冰冷的小手。

    “我不……怕。”叶雨淡淡答道。

    “嗯。”沈际轻轻把叶雨拉近一些,不过并未拉进怀中,依旧是相距一尺。

    叶雨能感觉到沈际呼吸的温度,她低声说道:“你真的习惯了吗?”

    “习惯了。”沈际的回答十分干脆。

    “真的?”叶雨问道。

    “真的。”沈际答道。

    “你在这里多久了?”叶雨又问道。

    “感觉很久了,其实应该没多久。”沈际稍微一顿,说道:“最多也就几万年吧。”

    “你进来时多大?”叶雨问道。

    “好像是十六岁。”沈际答道。

    “哦。”叶雨轻轻应了一声。

    “我看上去是不是太……老了?”沈际的语气有些犹豫。

    “你看上去也就十几岁的样子,怎么会老?”叶雨的语气里露出了些许的笑意。

    沈际感觉到了天真的笑意,他虽然看不见那难得的笑容,可还是扭头望去。

    叶雨感觉到沈际正看着自己,她低声说道:“你看我做什么?”

    “我想看你的笑容。”沈际笑道。

    “笑容有什么好看的?”叶雨低声说道。

    “太久没看到笑容了,想看看。”沈际的语气中透着淡淡感慨。

    “我见你和神尊说话时一直都面带微笑。”叶雨说道。

    “是吗?我都没感觉到。”沈际微微笑了,他此刻也你觉到了自己的笑。

    “我们真的再也出不去了?”叶雨试探问道。

    “嗯。”沈际的回答有些无奈,但是却透着一股淡淡温暖。

    黑暗中,叶雨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你似乎不太相信我。”

    “我为什么不相信你?”沈际反问道。

    “因为……你觉得神尊不相信你,所以你……便以为神尊用我来试探你。”叶雨缓缓解释道。

    黑暗中的沈际淡然笑了:“若如你所说,我岂不是成了神尊的对手?我没有这个资格,也不敢有这个想法。”

    “是吗?”叶雨似乎不太相信。

    “以神尊的强大,他的神识可以轻松窥探到我在想什么。他若是发现我心有异动,我早死了。”沈际说道。

    黑暗中的叶雨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也许神尊寂寞,所以他才留着你。”

    沈际笑道:“你这话还真像是在试探我,不过我相信你只是神尊给我了个伴儿。”

    “谢谢你。”叶雨低声道谢。

    “其实是我害了你,所以你不用跟我道谢,反而我该给你道谢,或者向你谢罪。”沈际说道。

    叶雨又习惯性的沉默了一下,说道:“我想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是灵体。”

    “活人是无法呆在空间神器内的,你自然是灵体。不过我喜欢。”沈际也不隐瞒。

    “呵呵……。”少女笑了,声音很好听。

    “你的笑声很好听,根本不像灵体。”沈际说道。

    “是吗?”叶雨的声音很轻。

    “当然。”沈际很是坦诚的笑道:“有你在,我感觉很舒服很舒服。”

    “呵呵……。”少女又笑了。

    笑声虽然很轻,但是却好像在无尽黑暗中划开了一条缝隙,让一丝丝的光芒照射了进来。

    ……

    在那个遍布花草树木的山谷中,风霆和白发神尊在散步,他们的脚步很轻松。

    他们身边没有隔音屏障,就真的像一老一少在悠闲的散步。

    但是心却绝不会像脚步这么轻松。

    白发神尊缓缓说道:“我安插在东昊神宫和北风神宫的人传来消息,章和徐寒岭都离宫了,似乎来了中君山。”

    “他们竟然来了!”风霆很意外。

    “是的,这很不正常。”白发神尊说道。

    两人继续静静走着,他们表情都很平静。

    过了一会儿,白发神尊说道:“章沉稳大气,徐寒岭冷静锋芒。在这个时候,他们不该来。但他们却冒险来了,就说明有值得他们冒险的东西。”

    “那会是什么?”风霆随意说道。

    “能吸引他们的东西应该不多。”白发神尊说道。

    “绝对的权利,绝对的安全。”风霆说出了两个答案。

    “嗯。”白发神尊点头。

    风霆一边走,一边疑惑说道:“最大的威胁是晁恒宙,除非晁恒宙死了,他们才能获得绝对的安全。只有取代晁恒宙,成为中君山之主,才能获得绝对的权利。”

    白发神尊笑道:“就算晁恒宙死了,还有西凉神宫可以给他们带来威胁,所以你说的绝对安全并不安全。但是若是能够成为中君山之主,不但获得了绝对的权利,也获得了绝对的安全。”

    “可他们哪有能力杀了晁恒宙?”风霆说道。

    “所以,他们最需要的是绝对的强大。”白发神尊说道。

    “难道中君山有他们需要的绝对的强大?”风霆诧异说道。

    白发神尊点点头,说道:“这也许是唯一能说得过去的解释。”

    “难道是……白界神尊留下了什么东西?”风霆说道。

    “这是最大的可能。”白发神尊说道。

    “可这个时候,得到这样的消息,他们就不怕是个陷阱吗?”风霆说道。

    白发神尊扭头,望向了唐策居住的岩洞。

    刚好这个时候,西凉神宫宫主唐策从岩洞中出来了,他身形微动,好像非常慢,但是却瞬间就到了风霆和白发神尊面前。

    “白发神尊好。”

    “宫主不必客气。”

    “风霆,你也好。”

    “宫主好。”风霆行礼。

    白发神尊看着唐策,说道:“宫主似乎有什么话想跟我们说。”

    唐策微微点头,说道:“白界神尊确实留下过一些东西。”

    白发神尊和风霆都没问,静静等着唐策继续说下去。

    唐策的目光露出深沉之色,继续说道:“据说白界神尊曾经布设过一个非常玄妙的阵法,把他的一些宝贝留在了阵法中。若是有人能够进入阵法,便有可能得到这些宝贝。”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白界神尊说道。

    “白界神尊还在的时候,我就曾经听他有过这样的打算。至于他何时布下了阵法,在哪里布下阵法,这我就不知道了。”唐策解释道。

    “在中君山布下阵法可能自然是最大的。”风霆说道。

    “是的。”白界神尊缓缓说道:“可是这个时候消息传到了北风神宫和东昊神宫,他们也该觉得奇怪才对。”

    唐策说道:“也许他们都怕对方先得到阵法里的宝贝。”

    白发神尊闻言,立刻笑道:“你和我也在中君山,他们更怕你我先找到了阵法。”

    风霆说道:“这就是晁恒宙的高明之处,也可能是他不急着抓我们的主要目的,他想把他想清除的所有人都一网打尽。”

    “徐寒岭和章不会一个人来,再加上我们,该来的便就都来了。”白发神尊说道。

    “是啊!”唐策也笑道:“晁恒宙还是更高一筹。”

    “那这个藏宝阵法是否真的存在呢?”风霆说道。

    唐策抬头看着天空,有些沉重说道:“白界神尊陨落不久,晁恒宙便就宣布继位宫主之位。那时候,应该没有几个人服,事实也是如此。唐浩第一表示了不服,我当时是知道的。我没阻挡,也是想让唐浩试试晁恒宙的胆量和实力。我觉得就算唐浩冲撞了晁恒宙,他也不敢做的太过。但是没想到,他直接扣押了唐浩。我不得不前来解救唐浩,在晁恒宙面前,我竟然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击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