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一千五百五十五章 白界风霆
    那这是为什么?

    其实以晁恒宙的实力,他此刻再扔出两团金色神力,只要绕开水晶球,一样能把山谷连同山谷中的众人毁掉。

    但是水晶球突然停止在山谷内,让晁恒宙震惊不已,他便也就莫名的盯着水晶球看,他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一切仿佛都静止了一般。

    就连晁恒宙脚下乌云释放出来的金色光芒都凝固了。

    但是那百里之外的阵法屏障却似乎开始颤抖起来,而且有被震碎的趋势。

    那是因为水晶球太重了,所以生成的压力让阵法屏障无法承受。

    只要有个人用力一推,便能把阵法屏障戳破,这强大的阵法屏障也便就不复存在了。

    突然,山谷中抬起了一只手。

    这只手有些瘦,但是很有力量,他竟然抓向了水晶球。

    是风霆!

    只见风霆竟然迎着水晶球飞来,似乎要把水晶球抓在手中。

    这怎么可能!

    水晶球的巨大压力让唐策都只能等死,更何况是最弱的风霆!

    可让人无法想象的是,风霆就那样伸手托住了水晶球,他就在水晶球下,不但没有死,而且脸色似乎还比之前好了许多。

    山谷中众人的压力小了许多,大家都微微的喘了口气,感觉从死亡边缘挣脱了出来。

    此刻,晁恒宙才意识到不妙,他猛然随手一翻,两团神力便砸了出去。一团奔风霆,一团绕过风霆,直奔山谷中众人。

    “轰。”

    突然,水晶球释放出一片无色光芒,就像水波一般向四周围荡漾开去。就像一片无边无际的轻纱,直接挡住了晁恒宙攻击山谷中众人的神力。

    另外一团直接奔风霆来的神力更是被水晶球直接吞噬。

    “扑。”

    风霆又喷出一口鲜血,不过他还活着,而且还托住了水晶球,让水晶球变小了一些。

    他此刻的样子,就像之前晁恒宙托着水晶球的样子,十分淡然随意。

    “晁恒宙,我一直找不到武器杀了你,幸亏你把它送来了。”风霆抬头望着高空中的晁恒宙,还露出了感激的笑意。

    晁恒宙身上的金色长袍在颤抖,他的心也在颤抖,这是无形的恐惧。

    只有他知道那水晶球的重量,也只有他知道如何控制水晶球。

    如果非要说还有谁知道如何控制水晶球,那就只有……白界神尊了。

    他真是白界!

    晁恒宙目光惊恐,他感觉他的力量在飞速流逝,而那个年轻人却似乎充满了力量。

    他没有再犹豫,一甩袖子,转身而去。

    因为他不想面对这个人,他要回到属于他的中君神宫。

    “晁恒宙,你急什么?”风霆向晁恒宙招手。

    晁恒宙当然不会回应风霆,他已经消失了。

    “刷。”

    就在此刻,空中的风霆突然一头栽了下来。

    但是他双手依然死死的抱着水晶球。

    唐策实力最强,恢复也最快,他飞身而起,伸手去接风霆。

    这个时候,他难免会畏惧水晶球的重量,所以他很小心的去接,打算若是根本无力接住,便只能躲开。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不但接住风霆,而且并未感觉有多么沉重,只是比平时要沉重千倍而已。

    不过十万斤的重量,就算唐策此刻重伤,他也能轻松接住。

    他托着风霆落在地面,大家见唐策接住了风霆,便知道水晶球的压力应该不见了,或者已经很小了,不会对大家的生命构成威胁了,便就都围了过来。

    见风霆双目紧闭,心都提了起来。

    唐策说道:“他只是晕了过去,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大家仔细感知,发觉风霆确实还活着,不过也绝对不像唐策说得那么乐观。

    这不仅仅是晕了过去,似乎还透着一股死亡的气息。

    离婉伸手去接风霆,说道:“我来吧。”

    “有些重,你小心。”唐策说着把风霆交给了离婉。

    离婉接过风霆,确实感觉很重,不过还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

    这个时候,大家不可避免的把目光投向了风霆紧紧抱在怀中的水晶球上。

    这个水晶球的沉重让大家此刻还感到恐惧万分,但是却被昏迷的风霆抱在怀中,这是无法理解的事情。

    之前风霆接住水晶球,便更加无法理解。

    这个时候,一个白发白眉的年轻人飞身而至,到了离婉面前。

    来人自然是白发神尊,他低头看着离婉怀中的风霆,缓缓说道:“他又救了我们一次。”

    这句话满怀感激,也满怀敬仰。

    其他人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没有风霆,他们都会被这个水晶球砸死,会被晁恒宙杀死。

    风霆接住了水晶球,吓走了晁恒宙。

    白发神尊继续说道:“这个水晶球应该是白界神尊的宝贝。”

    大家都看着白发神尊,想听他继续说下去。

    但是白发神尊无奈说道:“我也只是猜的。”

    虽然只是一个猜测,可是却也是大家心中确定的答案。

    这个水晶球是白界神尊的宝贝,而风霆很可能就是白界神尊,所以他才能接住水晶球,才能吓走晁恒宙,才能救下大家。

    “我们能帮帮他吗?”唐浩突然平静说道。

    “应该不用。”离婉其实也很希望能帮帮风霆,但是风霆之前很多次晕倒,都是风霆自愈。

    白发神尊看看已经成为废墟的山谷,缓缓说道:“这里不能住了。”

    “前辈还有落脚点吗?”离婉问道。

    “前方不远还有一个。”白发神尊说道。

    “那请前辈带路。”离婉希望风霆可以安静的养伤,安静的自愈。

    “走吧。”

    白发神尊说完,便向大山深处飞去。

    其他人立刻跟上,瞬间便就都消失了。

    这片废墟之上,便再无一人,只剩下破碎的花草和碎石。

    两个时辰后,一行人到了遥远的一片密林中。

    这片密林中夹着石林,所以从空中望下去时更加黑暗沉重。

    进入密林之后,发现其中竟然有一片木屋。

    这些木屋与石林、树林紧密融合,不看见木屋,根本无法发现木屋的存在。

    白发神族引着离婉进入了中间的一间木屋,这也是最宽敞的一间木屋。

    木屋内没有床,只有长椅。

    离婉让风霆躺在长椅上,她坐在一头,让风霆的头枕着她的腿,她轻轻抚摸风霆的面颊。

    白发神尊告诉离婉,有什么需要,立刻叫他。

    白发神尊走了,炎兮、小宁、血影、怀玉竹、厉红绣都走了进来,大家都拉过椅子,围坐在离婉和风霆周围。

    已经见过风霆太多次的昏迷不醒了,大家本来都该习惯了才是。

    可是这次明显无法习惯,因为风霆接住了那个水晶球。

    而那个水晶球的沉重是无法想象的,那么只有一种解释,风霆和水晶球有着密切的关系,他能够控制水晶球。

    白发神遵说了,水晶球是白界神尊的宝贝。

    难道风霆真的是白界?

    如果风霆是白界,那风霆还是风霆吗?

    虽然白界曾经是上神域第一神尊,但是他们还是希望风霆是风霆,而不是白界。

    若是风霆是白界,他们该如何面对他?

    这就是一个解不开的疙瘩,更像一个梦魇一般萦绕在大家的心头。

    过了一会儿,外面彻底安静了。

    这说明大家都安顿好了,都在各自的木屋内疗伤。

    炎兮忍不住低声说道:“如果风霆是白界,那风霆还是风霆吗?”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也没有人想触碰这个问题。

    炎兮见状,只好和大家一样保持沉默。

    又过了好一会儿,炎兮又低声说道:“如果风霆是白界,那他是如何去到灵武星域的?”

    这是一个可以否定风霆不是白界的问题,所以大家不那么反感了。

    根据上神域的规则,似乎没有人能离开上神域。

    虽然这个问题好一些,不过依旧没有人想谈论这个话题。

    炎兮有些不高兴,便把目光投向了小宁、怀玉竹、厉红绣三人,她是她们三个的宫主,她有权利命令三人说话。

    小宁面色黝黑,目光冷酷低沉,她扭头看怀玉竹和厉红绣。

    厉红绣地位最低,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便只能看身边的怀玉竹。

    怀玉竹想了想,说道:“虽然我不愿意承认,可……现在看来,风霆和白界之间的关系似乎越来越密切了。”

    怀玉竹平时温暖美丽,自从灵魂修复之后,说话做事又都恢复了从前的温和之风。

    没想到此刻竟然说出如此直白的话,大家便都看着她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怀玉竹继续说道:“不过最多也就是关系密切,说风霆是白界,我觉得不像。”

    “我也觉得不像。”炎兮立刻表示同意。

    “我也觉得不像。”厉红绣也马上表态。

    “嗯。”小宁也低声表示了赞同。

    离婉平静说道:“就算风霆是白界,那又如何?他还是我们的风霆,他也还是会为了我们不顾生死。”

    “对!”炎兮又立刻表示赞同。

    “而且……风霆自己从未承认说他是白界。”离婉又把话拉了回来。

    “对……风霆若是知道他自己是白界,他应该会告诉我们。”炎兮又表示赞同。

    越是如此,越是说明炎兮没有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