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一百二十四章 对抗赤府的计划
    风霆也知道,等胡高轩彻底平静下来了,他也许也能想到,只是现在的胡高轩慌了,而且他也许很长段时间,都无法平静下来。

    胡高轩的目光透着不安道:“曲老大就在下面,我让他回黑州城告诉父亲。”

    “快去吧。”风霆道。

    “嗯。”

    胡高轩飞开的离开了雅间,风霆的眼睛则继续看着那不远处的丹坊。

    他看见辆马车停下,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进了丹坊。

    这人他认识,正是邱闲的老子邱中寻,也就是那个想逼他离开广陵学院之人。

    他竟然也来凑热闹了。

    看来每个人,都想靠近赤府。

    不多时,胡高轩回来了。

    而此时,项文达,邱中寻也陪着那个中年人走出了丹坊,三人依然没有离开,而是走向了更远处的家炼器坊。

    是人都能看出来,他们定是在找什么东西,而这个东西,应该和修炼有关。

    胡高轩的表情依然有些慌乱,这许多年来,他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慌乱过。

    但是此刻,他却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慌乱。

    风霆想安慰下胡高轩,可是想想,再如何安慰,也是枉然,他也就不话了。

    胡高轩默默道:“那托父亲寻找东西之人,只是紫府初阶。黑州城城主府,除了父亲之外,九叔也是紫府初阶。”

    风霆闻言,微微点头:“这还好些。”

    胡高轩继续道:“我告诉曲老大,若是父亲不想走,就告诉他,千万不要跟九叔分开。”

    风霆闻言,本想什么,但是想想,还是点了点头:“这样安排也还不错。”

    胡高轩继续道:“若是赤府发现那人偷了东西,他们定会严惩那人,甚至是杀了他。但是父亲知道不多,而且也确实是被人利用,赤府应该不会太过责难父亲。”

    风霆眉头微皱,只能点头。此刻也只有这样,才能安慰胡高轩吧。

    胡高轩继续道:“如果我现在去把实情告诉赤府之人,他会作何反应?”

    “千万不可。”风霆郑重道:“现在什么都不做,至少可以证明你无所知。若是做了,就等于你知道很多。知道越多,越是不利。”

    胡高轩微微点头:“对,对。”

    风霆站起来,道:“我们还是回去吧。”

    “好。”

    胡高轩起身,跟着风霆走出了雅间。

    两人下楼,到了街边安静的地方,上了马车。

    赶车的曲老大已经走了,赶车的责任就只能交给白朔了。

    他虽然知道定是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但是却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无怨无悔的做起来车夫。

    车内,风霆和胡高轩静静坐着。

    风霆是真的静,胡高轩只是表面的静,他的心直都处于慌乱之中。

    风霆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真的能救下胡高轩。更不知道,接下来自己和胡高轩是不是会真的能够被忽略。

    马车飞驰,直奔广陵园。

    个时辰,风霆和胡高轩都没怎么话。

    胡高轩的情绪虽然平稳了些,但是和他平日里的风采相比,还是相差太多了。

    马车进入广陵园,风霆在八号院门口下车,走进了院子。

    丁春冬和楚中秋都还没睡,两人安静的坐在椅子上,面前的茶早就已经凉透了。

    风霆跟两人打过招呼,便走进了房间。

    楚中秋和丁春冬这才去睡了,李元和花芬菲走了,他们很是不习惯。

    深夜十分,风霆正在修习字崩拳,房门突然开了,个瘦弱的身影走进房间。

    风霆看了宁眼,抹了抹脸上的汗水,走到椅子旁边坐下了。

    宁边向椅子走去,边道:“真不知道你这是何苦。”

    风霆知道宁的是自己选择修武,他不想谈这个问题,故作无事的问道:“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赤府来人了。”宁坐下了。

    “我知道了。”风霆答道。

    “胡高轩派人回黑州城了?”宁继续道。

    “是。”风霆答道。

    “赤府来人和黑州城有关?”宁问道。

    “你难道不觉得赤府来人在做什么吗?”风霆觉得以宁的聪明,应该能感觉到。

    “我又没跟着他们,怎么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宁反驳道。

    “他们也在找那件东西。”风霆道。

    宁不解的问道:“他们现在能光明正大的找,为何之前神神秘秘的?他们来这里寻找?难道那件东西到了天书城?”

    “因为之前那来自赤府之人是贼。”风霆看着宁道。

    宁闻言,大吃惊,顿时明白了许多:“那人偷了东西,藏在东海。被流寇宗偶然得到,那流寇宗发现了东西是赤府的,他们不敢据为己有,但又舍不得。便把东西送给了钱道申,想利用钱道申来试这东西是福还是祸,然后那件东西却不见了。”

    “是的。”风霆无奈笑道:“现在证明,那个东西就是个灾祸。”

    宁仔细的打量着风霆,问道:“风霆,你真的不知道那件东西在何处?”

    “那是赤府东西,你觉得我会像流寇宗那般的要宝不要命吗?”风霆反问道。

    宁想想,虽然风霆狂妄。可是他也是个稳妥之人,他不会愚蠢到为了宝贝而去开罪天般的赤府。

    风霆眉头皱,道:“若是我早些知道那人是贼,我就该早些提醒胡高轩,让他父亲也早些离开。”

    宁见风霆透着歉意,他道:“要怪就怪这件事太过复杂,你能想到这么多,也已经不容易了。希望黑州城还来得及准备。”

    “也许已经来不及了。”风霆默默道:“赤府的人已经出来寻找,就明赤府已经开始铺天盖地的追查了。那个贼为了抹掉他盗宝的痕迹,定会想方设法灭口。就算黑州城能逃过盗宝之人的灭口,到了最后,赤府为了掩盖家丑,也同样不会放过黑州城。”

    “也就是,无论如何,黑州城都不会有好结果。”宁道。

    “嗯。”

    宁看着风霆,道:“你和胡高轩也是知情者,他们也不会放过你们。”

    “我们都是孩子,而且没有人知道我们知道这些,他们也许不会太在意我们。”风霆道。

    “这也许只是厢情愿。”宁道:“如果他们发现夜海宗不见了,定会来找你。”

    风霆无奈笑:“所以,我必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装作个被父亲抛弃的孩子。”

    “你能瞒得了时,能瞒得了世吗?”宁反问道。

    风霆郑重道:“我还必须要在天书大会夺魁,有了名望,不管谁想对付我,都要思量下。”

    “你想的倒很是美好。你好像忘了,赤府是东临海域的天,天书城保护不住你。”宁继续反驳。

    风霆笑道:“若是我天书大会夺魁,就算他们发现我有问题,也总不能立刻处置我。我也就可以应付阵子,而且我们也会不断强大,若是能强到足以对抗赤府,自然也就什么都不怕了。”

    虽然宁觉得风霆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不过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但是想到要面对的是赤府,这确实让他也感到不安。

    风霆看着宁,故作轻松的道:“我们还有时间。”

    宁伸手去摸桌子上的茶杯,手碰到杯子,才发觉茶杯内根本没有茶。

    “没想到你都慌了。”风霆笑道。

    宁看着风霆,不解的问道:“难道你不怕吗?”

    “怕但是我知道怕解决不了问题。”风霆随意道。

    宁看着风霆,眉头皱:“真不知道你那颗心是什么做的。”

    “如果我装得足够好,他们都不会把夜海宗消失算在我的身上。他们只会认为我是个被抛弃的孩子。”风霆道。

    “祝你好运吧。”宁无奈调侃。

    风霆看着宁,笑道:“你终归是个孩子。”

    “你不是吗?”宁话出口,猛然感觉至少此刻,风霆比自己镇静十倍。

    风霆站了起来,道:“我要修炼了,你随意。”

    “哼。”宁横了风霆眼,罕见的没有立刻离开,他还起身给自己泡了壶压惊的茶。

    房间里,风霆奋力修习字崩拳,拳锋震动,重重力量排山般扩散开来。

    虽然宁坐在钢骨屏风后面,也依然能够感觉到那蓬勃的力量次次的袭来。不过他那瘦弱的身体却巍然不动,端茶杯的手也稳得可怕。只有那杯子里的热气次次被奔涌的灵气消散,好像杯子从未冒出热气。

    不会儿,壶茶见底了。

    “你的心真够大的。”宁突然道。

    风霆闻言,停止了修习。绕过屏风,来到了宁旁边坐下了。

    宁看了眼风霆那汗流浃背的样子,他端起茶壶,想要给风霆倒杯茶,才发现茶壶已经空了。

    他无奈起身,又给茶壶家里加了热水,这才重新坐下了。

    稍微等了下,宁给风霆倒了杯茶。

    风霆随意端起茶杯,喝了口,笑道:“没想到你也会伺候人。”

    “你认为给你倒杯茶,就是伺候你了?”宁冷冷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