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一百八十九章 谁摘了桃花
    这天傍晚,风霆再次来到了溪边,来到了那棵桃树前。他本想像往常样,看看那朵孤独的桃花。可是他竟然没能眼就看见那朵桃花。

    他凑近仔细看,还是没找到。他扒开枝叶,依然没有找到。

    那朵桃花不见了!

    风霆的面色瞬间黯淡下来,那是他的希望,也是他的记忆。

    “怎么了?”

    个瘦弱的黑影出现在了风霆的旁边,那黝黑的脸上也是透着疑惑。

    风霆眉头紧锁,扭头看着宁:“那朵桃花不见了。”

    “不见了有什么好意外的?”宁不以为然的问道。

    “它怎么会不见了?”风霆面色凝重。

    “这山里有鸟、有猴子、有松鼠,还有别的动物,哪个随便碰下,都能让桃花落了,然后被风吹到溪流中,随水流飘走。”宁很是随意的道。

    风霆发现,他竟然找不到反驳宁的理由,因为宁的这些可能,都完全有可能发生。

    宁的嘴角露出抹玩味:“难道那朵桃花是什么珍贵药材?或是什么宝贝?”

    “它确实是宝贝。”风霆略显无奈道。

    “它是什么宝贝?”宁等着那双冷漠的眼睛,看着风霆。

    “是什么宝贝又能怎样?”

    “我想问你,它到底是什么宝贝?”宁追问道。

    风霆看着宁,眉头皱:“你的动物,不会就是你吧?”

    “我有那么无聊吗?”宁摆出副坦然的样子。

    “你虽然不那么无聊,可是你什么都能干得出来。”风霆盯着宁那张黝黑的脸问道。

    “杀人放火,我能干得出来,对付朵桃花,我不感兴趣。”宁冷漠回道。

    风霆不想继续追究下去了,不管那朵桃花是被宁弄掉了,还是被动物弄掉了,它都经掉了,再也不能重新长在树上。

    更何况,那位姑娘是否到来,和那朵桃花根本无关。只是因为当初那位姑娘借这棵桃树和这朵桃花激励了他,让他熬过了那最艰难的时刻。他才会对这朵桃花如此在意,可是他心里明白,那就是朵桃花,就算没有任何风雨,它终究也是要凋谢的。

    宁那冷漠的目光审视风霆,道:“你不会是因为这么朵桃花才留在这里的吧?”

    风霆没有回应宁的这句话,而是随意道:“你距离冥洞高阶还有多远?”

    “不远了。”宁答道。

    “那就好,等你跨入冥洞高阶,我们就离开。”风霆着向前走去。

    宁看着风霆,那挺拔的背影在夕阳之下,显得有些孤独冷漠,却又好像带着些许淡然神秘。

    不会儿,风霆的背影进入了那座庭院。

    宁的目光再次移到了那颗桃树上,他雪白冰冷的手探入怀中,拿出个丹盒。轻轻掀开,从丹盒内捏出朵桃花。

    他低头仔细的观察了下桃花,然后向前几步,把桃花放在了枝叶之间。那就是他摘下桃花的地方,他也觉得这棵树多了这么朵桃花之后,确实比原来看好些。

    不过可惜,个时辰之前,他在观察这多桃花的时候,不心把桃花碰掉了。离开了树枝的桃花,再也无法复原了。

    “呼。”

    突然,缕清风刮过,桃花从枝叶见掉落。

    宁伸手,轻轻捏住了桃花,放回了丹盒之中。那狭长的眉毛微微蹙,无奈摇头。随即身形闪,便从原地消失了。

    三天后,风霆和宁在这条溪边再次见面。

    宁看着风霆道:“我已经跨入了冥洞高阶。”

    风霆闻言,审视的看着宁,道:“我感觉不到你的灵力波动,更别感觉你的灵力气息了。所以我不能确定你是否跨入了冥洞高阶。”

    “那还不简单,你跟我打场,不就知道我的实力了。”宁不以为然的看着风霆。

    风霆笑了:“你如果跨入了冥洞高阶,就相当于紫府高阶,我又怎么能打得过你。”

    宁看着风霆,问道:“那你能打过哪个境界的修灵者?”

    “冥洞初阶。”风霆答道。

    宁眉头皱,不解的道:“你不过是个斗王高阶,按道理来,你应该都打不过化刃初阶才对,你怎么就能打败明洞初阶?”

    风霆心里明白,宁对自己的修为,早就感到好奇了,他笑道:“难道只能越境杀敌,我就不可以吗?”

    “我是修灵者,你是修武者,我们能样吗?”宁反问道。

    “修武者就定比修灵者弱吗?”风霆反问道。

    “整个武灵星域的人都知道修武者弱。”宁毫不客气。

    “至少那些被我打败的人不应该这样认为。”风霆的目光中透出丝杀气。

    宁凝视风霆,这个少年虽然比他大岁,可是他身上有着太多的神奇之处。个修武之人,现在竟然能够匹敌冥洞初阶的修灵者,这完全不符合修行世界的规律。还有他那神奇的炼药之术,还有他的城府和心智,这都不该发生在个十七岁少年身上。

    风霆不想再让宁提问,他道:“你修炼的功法,可以让你隐藏实力,那你应该也懂得如何展现你的境界让我知道。”

    宁很是肯定的道:“蓝伯过,伤害我的人太强大,我不能有丝毫报仇的想法,更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实力,所他只教了我这套功法,我只懂得隐藏实力,不懂得如何展示实力。你若想知道我的实力,那只有个办法,就是跟我打。不过如果你太弱了,你还是无法试探出我的实力。”

    风霆不觉笑了:“我可以认为你这是狂妄自大吗?”

    “我的只是事实。”宁脸冷漠,也脸的坦然。

    “好,那我就试试你的本事。”

    “好,我们去远些。”

    宁着身形闪,便离开了。风霆也立刻跟上,两人前后的向着远处飞去。

    不多时,两人到了个山谷中,这里虽然也是桃花山,但是这山谷中没有桃树,只有些低矮的灌木。

    夕阳虽然还没完全落下,但是这山谷中已经很暗了。

    宁和风霆立在灌木之上,直视着对方。

    “你先出手吧。”宁着伸出那冷漠的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我就不客气了。”风霆知道,自己绝对不是宁的对手。若是让宁先出手,他也许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他身形震,双掌错,体内灵气奔涌而出,蓬勃如海,化作柄巨大无比的重锤,轰了出去。

    宁眉头凝,那瘦弱的身体微微动,股灵力喷涌而出,整个人仿佛就是把刀,携着灵力,向着风霆的山锤劈了下来。

    “刷。”

    道黑影从那山锤中间划过,好像把顶天立地的黑色快刀,刀锋过处,刀两断。

    虽然风霆之前见过宁出手杀邱真和邱闲,但是那时候的宁都是用剑。这是他第次见宁赤手,虽然赤手,依然锋利的让人心颤。

    宁站在风霆面前,冷漠的看着风霆,道:“现在该我了。”

    “不用了。”风霆笑道:“你这招,应该能够匹敌紫府高阶,所以我觉得你已经跨入了冥洞高阶。”

    “你怕了?”宁冷冷的看着风霆,那冷漠的目光中透着玩味的轻蔑之意。

    “我会怕你?”风霆笑道。

    “不怕那就接我招。”

    “接就接,来吧。”风霆嘴上虽然如此,但是身体却已经向后退了二十米,和宁拉开了三十米的距离。

    “来了。”

    宁着抬起了手,他的手很是很瘦很白,就像冰冻了般。手掌向前松,灵力自掌锋喷出,便成了把冰刀。让周围温度瞬间降低,仿佛就要让周围的切凝结。

    “刷。”

    灵力冰刀形成,笔直的切了出去。

    风霆震动幻翼,向后退去的同时,字崩拳第九重施展出来,迎着那冰刀便砸了过去。他刚才已经全力施展了山锤,现在体内灵气还在奔涌,有直冲灵海之势。他不敢再全力施展山锤,便用着字崩拳来抵抗宁的攻击。

    他现在是刑主初阶,施展出来的字崩拳比斗王高阶威力大得多。他希望自己的拳头能够挡住冰刀,就算挡不住,也能让这冰刀放缓,他也好有时间退去。

    “砰。”

    冰刀砍在了拳锋之上,那拳锋上喷出的灵气立刻被切碎。

    拳锋上的力量在喷薄,重重,共九重。

    那冰刀便毫不客气的劈开了九重力量,最后劈在了风霆的拳锋之上。

    “砰咔嚓。”

    风霆的手腕也被长刀震断,身体也被劈得倒飞出去。

    宁如影随形,连同风霆同落在五十米外,两人相距十米,直视对方,谁都没话。

    风霆现在明白了,宁可不仅仅想让自己知道他的实力,他更想知道自己受伤之后的反应。他怀疑自己的实力,也怀疑屡次重伤,却屡次飞速痊愈的过程。

    风霆努力的控制疗焰,不让疗焰释放神奇的温热气息疗伤。

    “你没事吧?”宁终于话了。

    “手腕被震断了,经脉也受伤了,你觉得会没事吗?”风霆反击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