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栖梧桐〕〔我真的不想无敌了〕〔穿越斗破之咸鱼人〕〔隐婚100分之重生学〕〔帝国第一宠:霍少〕〔极品人升〕〔韩四当官〕〔宇宙第一供货商〕〔抗战之我为纨绔〕〔我在末日三国杀〕〔东瀛之祸〕〔乡间轻曲〕〔仙途剑君〕〔绝品阔少〕〔相思随你入心间〕〔巨星闪耀时〕〔驭房有术〕〔超神替补〕〔二次元月老系统〕〔重生之都市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二百三十九章 离婉死了
    想到这种可能,宁真想把手中的女子扔下。可是他把这个女子放下,就等于是把交还给了齐苍宗。因为这三百里范围之内,有三十多个齐苍宗弟子。这么大的动静,他们定会过来的,也就必然会发现这个女子。

    没办法,宁只能按照风霆的,把这个女子送回锥子峰上那个山洞中再了。

    原本三百里的距离对于宁来,根本就是很近的路程。但是此刻,他却觉得这三百里好像三万里。他拼尽全力,疯了般的向锥子峰飞去。

    因为要躲避附近的齐苍宗弟子,他不能大摇大摆的在高空飞行,只能潜藏在树林中飞行,这其实影响了他的些速度。他现在都恨死了齐苍宗,也恨死了自己。若是自己早就寻到赤府那三个人的藏身之处,也许就不会像现在这般紧迫了。

    让他感到还算庆幸的是,两次几乎和齐苍宗的人碰头,都被他巧妙的避开了。

    终于,他到了锥子峰下,他贴着山峰,借着树林和岩石的隐藏,提着这个气息全无的女人向上飞去。

    到了那个洞口前,他悄然把女子扔在洞口那交织的藤蔓上,便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贴着山峰向下,去找风霆了。

    洞中的人都盯着洞口,突然看见人挂在了洞口的藤蔓上,都吓了跳。

    “是婉!”

    赵韵突然惊喜了句,随即身形向前,伸手就把挂在藤蔓上的人抓了进来。

    因为担心被人发现,这山洞中直都没有用夜明珠照明。不过除了辛含之外,其他人都能看清楚这洞中的切,自然都看出这是个病弱的女子。二十岁左右,眉目很是清秀,样子很好看,只是面色惨白,双颊凹陷,而且气息全无,明显已经死了。

    “婉”赵韵的眼泪落了下来,紧紧的抱着离婉,便再也不出半个字了。

    “姐姐”离月咬着嘴唇,泪珠儿不受控制的落下,轻轻摇晃着姐姐干瘦的手臂。

    离震察那双大眼已经红了,他咬紧牙关,手放在了离婉的腕脉上。面色早已经凝固,额头的青筋随时都能炸开般。

    赵韵死死的抱着女儿,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

    “呜呜”离月也无法再咬住她的嘴唇了。

    虽然知道这附近有三十多个齐苍宗的强者,虽然知道这洞中老弱病残,根本无力对抗敌人。可是谁也没有上前阻止赵韵和离婉的呜咽。

    辛含轻轻的摸了摸眼睛,低下了头。

    楚中秋此刻发现,她好像根本没有那么反感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姑娘。

    丁春冬暗暗的叹了口气,这就是师弟千辛万苦寻找的那位姑娘。

    胡高轩知道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他干脆闭上了眼睛,只是涌进他耳朵里的哭声,却是他无法阻止的。

    段平眉头紧锁,脸上片黯然,专心的释放灵力,支撑着阵法的运行。

    “外面还有敌人。”

    离震察终于了句话。

    “呜呜”赵韵却哭得更大声了。

    “姐姐”离月紧紧地抓着姐姐的手臂,眼眸已经被泪水彻底模糊了。

    离震察牙关紧咬,不忍心再阻止妻子和女儿。

    漆黑的山洞中,两个女人努力的压抑着撕心裂肺的哭声,但是这发自血浓于水的痛又怎么能压抑得住呢?

    还有两个女人也随着默默的落泪了。

    宁以最快的速度向西北飞去,在他记忆中,他从未如此心急如焚过。

    当他距离那片山洼中的树林还有几十里的时候,突然感知到前面有人飞速而来,为了能够早些到那个树林,他不得不让开,饶了个弯,继续向前。

    飞了十几里,又感知到前方有人。他觉得这些应该都是齐苍宗弟子,这些人显得很慌张。他真想抓两个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不耽误时间,他再次绕开,继续向前。

    终于,他看见了那片树林,不过这片树林已经和离开时完全不同了。这是片被践踏了之后的树林,是片树林的残骸,狼藉片,惨不忍睹。

    “刷。”

    他来不及多想,加快速度,冲进树林残骸。

    距离那阵法所在的地方还有千米的时候,个挺拔的身形挡在了他的面前。

    风霆!

    宁那冷漠的眸子透出了惊喜,风霆活着,而且好像还活得好好的。

    “人怎么样了?”风霆凝重问道。

    “不太好。”宁对风霆见面就问离婉有些不满,他皱着眉头问道:“你怎么样?”

    “我好好的。”

    “那些人呢?”

    “都跑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先去看看离婉。”风霆着向锥子峰飞去。

    宁立刻跟上,追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来了很多妖兽,还有两头九级妖兽,赤府的那三个人都被吓跑了。”风霆边飞行,边答道。

    “两头九级妖兽是白象和麒麟?”宁问道。

    “当然。”

    “另外的妖兽和妖禽是他们召唤来的?”宁问道。

    “算是吧。”

    “不对啊!他们都没成年,而且实力也达不到九级妖兽的实力,应该招不来那么多妖兽和妖禽?”宁疑惑的道。

    “事实证明,他们能做到。”风霆不想那些妖兽都是他用妖皇鼎和些灵丹召来的,便想用麒麟和白象遮掩下。

    宁没有再问,不过他始终觉得奇怪。他记得只有成年妖兽,才能招来比他弱的妖兽。不过很多常理,都不能拿来按在风霆身上,他是个违背常理的人。他养的妖兽,没准也能做出违背常理的事情。

    踏平了方圆几十里的片树林,麒麟和白象确实召来了很多妖兽,不管他们是如何招来的,他们真的做到的。

    风霆是偶然想麒麟和白象可以召唤来妖兽作战,还是早就知道呢?

    宁心中其实很想问个明白,不过想到离婉,他便又忍住没问。若是风霆知道离婉死了,那风霆不知道会怎么样?

    两人速度飞快,虽然也是隐藏着行迹,但是和来的时候相比,速度更快了些。

    因为他们都知道不管是齐苍宗的人,还是赤府的那三个人,他们都受到了大群的妖兽攻击,这对任何人来,都是很可怕的事情。那些人现在应该都跑的远远的了,不太会出现在附近。

    终于,宁跟着风霆到了锥子峰,到了半山峰那个山洞门口,宁才停住了脚步。他本想提醒下风霆,或是安慰下,免得出事。但是他又觉得自己什么也都没用,而且风霆也没给他话的机会,已经飞快的进了山洞。

    他眉头微皱,没有离开,而是贴在山洞口上方的棵树后。虽然有阵法隔着,但是因为距离太近,他还是能够听见山洞中传出的哭声。

    看来真的死了。

    宁那冷漠的目光中也透出了复杂的神色,也不知道离婉是不是风霆找的那位姑娘。

    山洞中,风霆看见了眼睛红肿的离月和赵韵,也看见了双目通红的离震察,更感知到赵韵怀中的离婉气息全无。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缓缓蹲下,手指搭在了离婉的腕脉上。他的眼睛也望向了这张惨白憔悴的脸,眉眼和赵韵有几分相似,谈不上很美,但是很耐看,只是太过憔悴了,看着让人心疼。

    “风哥哥,我姐姐还能救活吗?”离月的眼睛肿了,眼睛也不那么明亮了。

    风霆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离月从未见过风霆如此凝重,她的泪水已经干了,嗓子也已经哑了,但她还是无法控制的哭了起来。

    风霆轻轻的拍了拍离月的肩膀,低声道:“她还没死。”

    “我姐姐还活着?”离月惊喜交加,明显有些慌乱。

    “风少爷,你婉还活着?”赵韵的嘴唇在颤抖,抱着离婉的手臂也在颤抖。

    风霆沉默了下,道:“她活着,或许也不准确,她应该是存在于生死之间。”

    众人听这个解释,虽然不太理解,但是却都感觉到了情况的危机。

    “风少爷,救救婉。”赵韵恳切的看着风霆。

    “那是自然。”风霆缓缓起身,道:“跟我来。”

    “好。”赵韵抱着离婉起身。

    风霆对其他人道:“守住这里,不要进来。”着,他便走进了那个山间的通道之中。

    “风哥哥,我可以跟你去吗?”离婉大声问道。

    “来吧。”

    得到风霆的允许,离月立刻跟在母亲身后,走进了通道之内。

    “风少爷,需要我吗?”离震察对着通道喊道。

    “不用。”

    听到风霆的话,离震察那已经迈开的脚步停下了,看着妻子和两个女儿消失在通道深处。

    辛含见离震察有些发愣,她安慰道:“师弟医术超凡,他能救,就定能救。”

    “嗯。”离震察重重点头,转回身对辛含等几人道:“让大家为女费心了。”

    “离先生,你太客气了。离婉是师弟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朋友。”辛含静静道。

    “多谢多谢。”

    离震察还是躬身施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开局富可敌国〕〔悲喜鉴定师〕〔豪门的修真继承人〕〔凤族有女之凤耀九〕〔总裁爹地请温柔免〕〔混元修真录[重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