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三百三十四章 独自承受煎熬
    但是没有引来府主赤光年,也没有引来赤翎,却引来了几个更强大的护卫。这几人都是紫府境界,他们把风霆团团围住了。

    就在风霆想要逃离的时候,他看见个老者从后堂飞来,他猛然想到自己怎么把他给忘了。看来涉及到霹雳火,他的脑袋也不那么灵光了。

    来人是大管家皮詹,他看见闯赤府的是风霆,感到十分的意外。

    “大管家,我想见见赤翎。”风霆大声道。

    “住手!”皮詹大声命令道。

    几个冥洞境界和几个紫府境界立刻住手了,他们是护卫,大管家是他们的直属上司。

    皮詹到了风霆面前,低声道:“少爷很忙,恐怕不能见你。”

    “他体内的炽烈气息还没有镇压住?”风霆感觉不太好。

    皮詹闻言,眉头皱:“不要胡。”

    风霆看此情景,立刻明白了,看来赤府是故意瞒着赤翎的病痛。

    他道:“带我去,也许我能帮他。”

    “你能跟我来吧。”皮詹虽然不太相信,不过因为风霆在这里实在不好,便也就答应了。

    于是,风霆跟着皮詹向后堂走去。

    赤府非常大,方圆足有二十里,两人又不能飞行,也不能狂奔,所以速度有些慢。

    “能快些吗?”风霆有些着急,他真的很担心赤翎出事。

    “这是赤府,不可坏了规矩。”皮詹其实还在想,该如何把风霆到来的事情禀报给府主,或者是根本不去打扰府主。

    走了有里之后,两人到了个院子里,皮詹看着风霆道:“风少爷,你在这等着,我去禀报府主。”

    “大管家,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带我快些去见赤翎。”风霆现在越发的担心赤翎被赤光年的极寒灵气镇压过度。

    “风少爷,这是赤府,不能太过随便。”皮詹低声对付风霆道。

    “好吧。”风霆无奈,只能答应在这等着。

    “风少爷耐心等待,我去去就来。”

    “嗯。”

    风霆看着皮詹走出院,他无奈的皱了皱眉头。虽然这个皮詹做事有些太过心了,不过今天的事情,还真多亏了皮詹,不然难免又要番苦战了。

    “呼。”

    风霆用力的吐出口浊气,他现在意识到,他虽然历经九世。但是当涉及到些问题的时候,他依然不够冷静。比如涉及到那位姑娘,比如眼前突然出现了个身怀霹雳火种的少年。

    有些事情,就算经过再多的岁月,也依然无法平静面对,这也许就是人性中无法剔除的弱点吧?

    时间静静流淌,风霆的心却不能像时间这般的安静。他甚至在想,若是他第世的时候就来过这格子城,他是否会遇到赤翎,是否会和这个同病相怜的少年成为朋友。

    这应该就是见如故的感觉吧!

    而这感觉的迸发,应该不是因为那个身份显赫的少年,而是少年身体里的那朵霹雳火种。

    那个少年已经是紫府中阶了,已经不能放弃修灵了。如果奇迹不能发生,即使他熬过了这最初的焚身之痛,最终也会被霹雳火反噬而死。

    那少年也会像自己样灵魂重生吗?

    风霆的思绪有些乱,他甚至觉得自己在胡思乱想,这是不应该发生在他身上的情绪。

    在不知道个人的性格,不知道个人的秉性的情况下,他就这样想着个人,他其实觉得自己很无聊,甚至就像离婉的,太过幼稚。

    突然,院门开了,皮詹快步走了进来,对风霆道:“风少爷,走吧。”

    “嗯。”

    于是,两人走出了院子,又走了里,才到了后堂。

    走进个奢华到极致的院子,墨玉假山、玉雕的珊瑚,还有夜明珠的长明树。院子虽然不大,但是却极致奢华。

    正房门口,两个丫鬟和个青年安静立着。

    风霆眼就认出这三人都曾经在冰泉楼出现过,那个青年应该是赤翎的贴身侍卫,还拍了他巴掌。

    皮詹到了门口,低声对里面道:“主人,风霆来了。”

    “让他进来。”

    “是。”

    皮詹轻轻推开门,风霆很随意的走了进去。

    房间里还弥散着焦糊的味道,风霆的眼睛望向了躺在床上的赤翎。这个少年的面色还有些红,明显是刚刚平静了没多久。

    风霆又把目光投向了赤光年,这个中年人就是这东临海域的第强者,也是东临海域权利最大人。他看上去是个比较普通的人,身材不算高大,外形不够粗犷,也不算俊朗。

    只是那面上的情绪,会让人觉得有些深沉,又似乎毫无情绪。

    “你是风霆?”赤光年回头,看着风霆,目光中也是毫无情绪。

    虽然不算威严,也没有释放强大威压,也没有傲气。但是对上这样的个人,就会觉得他高高在上。

    “我是风霆。”风霆虽然也觉得赤光年不凡,但是他依然平静。

    “你会看病?”

    “懂些。”

    “你知道赤翎是什么病?”赤光年审视着风霆的眼睛。

    风霆闻言,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这是什么病,但是我觉得用极寒灵力强行压制,并不妥当。”

    “用极寒灵力压制不妥当,你有好办法吗?”躺在床上的赤翎怒了,他虽然痛苦还未彻底消失,但是听到风霆的话,心火却已经升腾了起来。

    风霆眉头微皱,看了赤翎眼。若是平时,他必然会觉得这人不识好人心。可是此刻,他却很理解赤翎的心情。任何人经历过了那焚身之痛后,都不想再经历。

    赤光年看着风霆,问道:“你不用极寒灵力压制,那该如何治疗?”

    “依靠意志力坚守克制。”风霆答道。

    “你是什么都不做,只是煎熬着!”赤翎的怒火更盛了,支撑着坐起来,怒视风霆。

    赤光年就比赤翎平静多了,他看着风霆,问道:“你既然都不知道赤翎的病症,凭什么不能用极寒灵力压制?”

    风霆当然不能告诉赤光年他本身也是同病相怜,他只能道:“我感觉到赤翎的体内是炽烈的气息在作祟,炽烈和极寒相克,他的经脉和身体会受不了的。”

    “如果不用极寒灵力克制,又怎么能压制这狂暴的炽烈气息!”赤翎又忍不住怒道。

    “我过,凭借意志力,是可以抗住炽烈气息的煎熬。”风霆道。

    “你派胡言!”赤翎大怒。

    赤光年虽然没有怒色,不过目光中也有些失望,他道:“相生相克,这是疗伤的重要手段。极寒克制炽烈,这也得过去。”

    “可是府主可曾想过赤翎的身体能否受得了?”风霆问道。

    “至少到目前为止,赤翎身体没有大恙。”赤光年道。

    “没有大恙?他得病以来,修为可有进步?”风霆问道。

    不等赤光年回答,赤翎便大怒道:“病痛之中,修为没有进步,这不是很正常吗?”

    “那我再问你,你的病痛可有好转?”风霆再次反问道。

    “没有好转,却也没有恶化。”赤翎道。

    风霆看着赤翎,目光有些无奈,他郑重道:“你不想舍弃极寒灵力,就是因为你不想独自承受炽烈气息带给你的痛苦,这是错的。”

    赤翎怒视风霆:“你不能拿出灵丹,也没有更好的治疗方法,却只让我死扛着,你还我是错的?”若不是他疲惫不堪,他都要出手了。

    赤光年也道:“你的太简单了,我没法相信。”

    风霆看看这父子二人,无奈道:“我知道也许没有办法让你们相信我的判断,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再斟酌下。”

    “不用了。”赤翎摆手,那意思让风霆快走。

    赤光年也道:“你先回去吧。”

    风霆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好,我先走了。”

    “我不希望别人知道。”赤光年道。

    “我明白。”风霆道:“府主,告辞了。”

    “嗯。”赤光年点头,看着风霆出去了。

    赤翎再次对着大门口喊道:“大管家,不要让我再看见这个人。”

    “是。”皮詹在外面答应着。

    赤光年的脸上虽然还是毫无情绪的样子,但是心里却有些疑惑。他虽然不了解风霆,但是却感觉到风霆似乎对赤翎很关心。而且受了赤翎如此的对待,却似乎也并未表现出不悦。

    “父亲,这个风霆就是个无知的家伙。”赤翎怒道。

    “你好点了吗?”赤光年没有回应赤翎的这句话,因为他知道风霆不该是个无知的少年。

    “父亲,我好多了。”赤翎答道。

    赤光年看着儿子,问道:“你这两天接二连三的发病,这是因为什么?”

    赤翎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赤光年沉默了下,道:“你先休息。”

    “好。赤翎觉得父亲有事要做。

    赤光年起身,走出了房间。

    赤翎看着父亲的背影,那清秀的脸上透出了不安。他还真担心父亲听了风霆的话,若是让他独自熬过那烈火焚身的痛苦,他不如死了算了。

    “让皮詹去书房。”

    门外,赤光年吩咐个丫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