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家丁修仙〕〔我,最强弃少〕〔江医生的心头宝〕〔五神天尊〕〔顾卿卿傅天行〕〔深情入眸似星辰〕〔蚀骨宠婚:早安,〕〔王者之路〕〔错嫁替婚总裁〕〔入骨宠婚:误惹天〕〔上门狂婿韩三千免〕〔医女有言:古神大〕〔陈瑾宁李良晟〕〔最佳上门女婿〕〔蓝溪〕〔若爱有归途〕〔陆彦廷蓝溪〕〔都市极品医圣〕〔奉旨二嫁:嫡女医〕〔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三百四十章 所有人的命运轨迹
    “你吃了我那么多的灵丹,还没有幸福感?”风霆质问道。

    宁冷冷答道:“我的是报仇,胡高轩有仇家,我也有仇家。你拼命为胡高轩报仇,可好像从未想过为我报仇。”

    “我不知道你的仇家是谁。”风霆答道。

    “不知道,可以查。”

    “无从查起。”

    “没查过,怎么知道无从查起。”宁不屑的反击道。

    风霆看着宁那黝黑清瘦的脸,问道:“你该不会一直在查找你的仇家吧?”

    “如果你被人打了半死,你会不会查?”宁反问道。

    “会。”风霆稍微一定,随即又道:“不过如果仇家太强大,那只能先放放。”

    “都还没见到仇家,你怎么就知道他一定强大?”宁反问道。

    “蓝伯那样强大,都不敢离开东海,可想而知你的仇家有多么强大。”风霆道。

    提到蓝伯,宁的表情有些黯然。

    风霆感觉到自己的这句话不心触动了这个病秧子最柔软的地方,他便又道:“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是不要知道仇人是谁为好。”

    “我一定要知道。”宁的语气中透着执着和愤怒。

    风霆稍微一顿,问道:“这么来,你已经查到一些眉目了?”

    宁横着眉头,直视着风霆:“我的仇人只可能在三个地方,天都、魔域、君天宗。”

    风霆也是微微点头,道:“有道理。”

    “所以,我的仇人很好找。”宁道。

    风霆看着宁,平和道:“但是我们现在的实力,就算面对齐苍宗,都还只能逃走,如何去面对那三个地方?”

    宁眉头紧拧,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也有仇人,我也要报仇。”

    “行,我知道。”风霆此刻感觉宁那冷漠的外表下,确实就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他也很郑重的道:“我会留意天都、魔域、君天宗。”

    “除了这些呢?”宁又问道。

    “除了这些,我还必须留意一些特殊的功法,这特殊的功法可以释放出无尽极寒的灵力,而且可以留存十几年不散。”风霆答道。

    宁的嘴角露出一抹稍微轻松一些的笑意:“行了,我先走了。”

    “我送你。”风霆起身。

    宁看着风霆,他没有立刻离开,稍微顿了顿,道:“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倒有些像我的朋友了。”

    风霆身形一挺,凛然道:“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而且我一直都是你的朋友,而且永生不变。就算你的仇人真是君天宗的那几个老不死的怪物,我也要杀了他们。”

    宁这次真的笑了,虽然那黝黑的脸上依然透着冷漠,身上也依然带着寒气,但是她是真的笑了,那笑容虽然有些不清晰,但是却透出了淡淡的柔和。他似乎不想让风霆看见他的笑容,便飞快转身,走出了房间。

    风霆随着走到了门口,看见宁一闪就消失不见了,他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缓缓抬头,仰望星空。这格子城的星空虽然感觉很远,但是却显得很清晰。

    这让他想起了时空,想起了他这个有违时空规律的灵魂。一个灵魂,竟然可以连续的九世重生。最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这第九世重生,竟然让时空倒转,回到了第一世的时候。

    他现在是第一世和第九世重合,他自认为这是他的第九世,可是对于其他所有人来,这只是他的第一世。

    他改变了自己的第一世,也改变了许多人的第一世。不知道在那真正的第一世,宁、离婉、胡高轩本来应该是什么样子。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让所有人的第一世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这是他想看到,也是他希望看到的。

    可是,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赤翎。他能改变赤翎的生命轨迹吗?如果不能改变,赤翎必然无法熬过这最初的阶段。

    他为赤翎感到痛惜,他也越发的想了解赤翎,想知道赤翎体内的霹雳火种从何而来。

    “你在发呆!”

    随着一个有些意外的声音,一个火辣的身影从隔壁飞了过来,落在了门口。她那双满是英气的脸上透着一丝惊异,因为她觉得风霆这样的人,是不会独自发呆的。

    可是此刻,她清晰的看到风霆从发呆的情景中走出来。

    风霆看着离婉,淡然的笑道:“我就不该发呆吗?”

    离婉眉头微蹙,目光中突然透出一丝柔软,问道:“是不是发现张礼是巡查府的人,你感到麻烦大了?”

    风霆没想到离婉竟然误会认为自己担心惹了巡查府。他虽然知道巡查府无比强大,但是在他心中,最大的麻烦永远都是跟了他几世的霹雳火。

    他没有回答离婉的问题,而是转身返回了房间。

    离婉也跟着走进了房间,并且随手关门,然后又划了一道隔音屏障。

    风霆看着离婉,道:“坐吧。”

    离婉没有客气,随意的坐下了,默默道:“虽然张礼可能是巡查府的人,但是巡查府想找到我们,也不是太容易。”

    “嗯。”风霆点点头。

    “我来找你,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离婉看着风霆道。

    “什么事?”

    “我们抓张礼的过程太简单了,也太容易了。”离婉道。

    “应该是赤光年故意借刀杀人。”风霆道,他之前并未把赤光年早就知道盗宝之人的消息告诉离婉,他便道:“赤光年应该早就知道张礼是盗宝之人,但是他忌惮张礼的背景,便一直让张礼活着。”

    离婉闻言,不禁笑了:“赤光年不愧是赤府的府主。”

    “强大、忍忍、运筹帷幄。”风霆用三个词来形容了赤光年这个人。

    “那岂不等于赤光年知道我们杀了张礼,他会不会把我们供出去?”离婉问道。

    “他把我们供出去,就等于把他自己也供出去了,他不会这么傻。”风霆道。

    离婉一听这话,稍微沉思了一下,立刻明白了:“是啊!若是他告诉巡查府张礼是我们杀的,巡查府必然就会怀疑他故意借刀杀人。”

    她看着风霆,那满是英气的目光中透出了浓浓的赞叹,眼前的少年真的只有十八岁吗?他赤光年强大、忍忍、运筹帷幄,他又何尝不是神秘、忍忍、运筹帷幄!

    风霆也看着离婉,笑道:“你认为我也太狡猾了?”

    “不是狡猾,是无比狡猾。”离婉重重的道。

    “我只对那些我看不顺眼的人狡猾,对我身边的人一直都很天真。”风霆笑道。

    离婉闻言,眉头微蹙,道:“希望如此。”

    “慢慢你就知道了。”

    “也许等我知道的时候,我已经被你给卖了。”离婉的语气中透着一点点玩味和揶揄。

    “你是个绝世天才,我一定会一直留着你。”风霆笑道。

    “来去,我还是觉得你狡猾。”离婉道。

    “如果我不狡猾一些,我们早就死在了莽荒妖域。”

    离婉一听这话,也是微微点头,道:“有道理。”

    风霆也微微笑了,虽然他觉得两人对话有些像开玩笑,但是离婉明显比一般人聪明,也比一般人敏感,所以还是不要继续这个话题了。

    离婉似乎也不想继续聊这个话题了,便道:“你早些休息吧。”

    “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吧?”风霆随口问了一句。

    “还好。”

    离婉完,便向门口走去。

    风霆坐在椅子上没动,他看着离婉的背影,看着离婉走出了房间,看着房门关上。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他又静静坐了一会儿,便上床去睡了。虽然很无聊,虽然心里有事儿,不过他也还是很快就睡了。

    宁静的夜渐渐退去,天空有了一点点光亮。

    大宅内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宁静,但是格子城却已经慢慢的动了起来。需要早起的生意人开始忙了起来,特别是提供早餐的饭店,已经有人来吃早餐了。

    在风霆所在的这座大宅西侧门不远,就有这样一个不算太大的饭店。这是一家夫妻店,老两口已经开始招待客人了。

    第一个来吃早餐的是个身形健壮的汉子,看上去三十多岁的样子,那粗犷的脸上透着平静。

    汉子吃着馒头,喝着稀粥,随意的吃着菜,看着就像一个护卫,亦或是镖师之类的人。

    他吃东西的动作虽然很慢,但是却明显并不太在意吃,似乎在等人,也似乎在等着阳光出来。

    终于,一缕阳光落在了店门外。

    汉子站了起来,走出了店,沿着街道向南而去,那是赤府的方向。

    因为太早,街上没有什么人,汉子显得有些孤单。

    走了大约一里远,一辆金鳞马车停在了汉子身边。

    汉子也不话,轻巧的上了车。

    车夫对汉子道:“张爷的车找到了,车夫还在,张爷不见了。”

    汉子一听这话,眉头微微一皱,道:“回去。”

    “是。”

    车夫快马加鞭,向着赤府的方向飞驰而去。

    不多时,马车到了赤府的侧门,汉子下车,走到门口,抬手敲门。

    “咚咚。”

    很快,侧门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巨星从创造营开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悲喜鉴定师〕〔我真不想当海贼啊〕〔真君大道〕〔六宫凤华〕〔只想吸引你〕〔诸天一页〕〔诸天最强大BOSS〕〔头牌经纪人:你老〕〔星际王妃是个种植〕〔开局富可敌国〕〔我,活了万年〕〔豪门的修真继承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