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三百四十五章 小宁怀疑风霆
    房间里彻底的安静了下来,这个院子也无比的安静,整个大宅都安静了下来。

    都知道风霆必然疲惫,所以没有谁再来打扰他。

    等他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他猛然感觉不对,抬头一看,见桌子旁边坐着一个削瘦的黑影。也不知道他坐了多久了,似乎已经和房间里的黑暗融为了一体。

    能够和黑暗如此契合,这世上只有一个人能做到,就是宁。

    “你总算醒了。”宁看着床上的风霆道。

    “你来了多久了?”风霆问道。

    “很久了。”宁答道。

    风霆并未想要起床,依然静静的躺着,道:“你为什么不叫醒我?”

    “我知道你很累。”

    “你不会都看见了吧?”风霆问道。

    “远远的看见了。”宁答道。

    风霆笑道:“你就不怕被赤光年发现吗?”

    “现在看来,他应该是没发现我。”

    “你越来越强了,特别是这隐匿的本事。”风霆倒是觉得赤光年未必没发现宁,也许赤光年只是没理会宁。

    “不要我了,你吧。”宁不想讨论隐匿的问题了。

    “你想跟我我的病吗?”风霆知道宁必然要问这个问题。

    “赤翎体内的那一缕炽烈气息,为什么偏偏袭击了你?”

    “赤翎恨我,他体内的炽烈气息袭击我,这不是很正常吗?”风霆反问道。

    “赤翎那个时候恐怕连他老子都不认得,他恨你又能怎样?难不成他那时候还能认识你?”

    风霆笑道:“那也许是我离赤翎太近了,所以那炽烈的气息找上了我。”

    “就算你离赤翎太近,为什么袭击了你之后,没有袭击别人?”

    “它已经进入了我的身体,并且开始在我身体里肆虐起来,它已经不能再去袭击第二个人了。”风霆答道。

    宁看着床上的风霆,问道:“既然是被同一个炽烈气息焚身,你活了下来,赤翎却死了,这是为什么?”

    “我早就过,赤光年用强大的极寒灵力压制,根本就是错的,只有凭借毅力承受住炽烈气息的焚身之痛,才能够征服它。”风霆道。

    “你你征服了那到炽烈的气息,也就是它没有消失,它依然在你体内,只是无法伤害到你了?”

    风霆一听宁的这个理论,不由得心头一震。一个不心,就被这个病秧子找到了漏洞。他忙解释道:“征服就是粉碎,就是化解了,它已经不见了。”

    “那道炽烈的气息何其强大,以你的能力,真的能化解了它?”宁不解的问道。

    “事实就是我化解了它,让它消失无踪。”风霆很是自信的道。

    “你只是个修武之人,你就算意志力强大无比,也不该如此轻松的就化解了如此强横的炽烈气息。”

    风霆郑重道:“我还是那句话,事实上就是我化解了它,让它消失无踪了。”

    宁那狭长的眸子审视着风霆,似乎要把风霆看透。

    风霆知道宁开始怀疑了,他道:“我如果只是个普通人,我早就死了许多遍了。”

    “你虽然不普通,可是你也诡异得有些让人心烦。”宁道。

    “那我没办法解释了。”风霆着闭上了眼睛,作势要睡了。

    宁起身,走到了床边,低头看着风霆。他和风霆认识两年多了,他虽然知道风霆很强大,也无比的神秘。可是这一次,他还是觉得风霆的神秘和强大让人匪夷所思。

    “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宁突然问道。

    “我当然不能什么都告诉你,比如我五岁的时候曾经偷过父亲的灵丹,七岁的时候曾经把李元师兄的衣服扔进了灶房,还有……”

    “我不是这些。”宁立刻制止了风霆。

    “那是什么?”

    宁冷冷质问道:“你的背景,你的能力。”

    “我没有背景,我的能力你也都知道,你现在每天都在享受着我的能力所带来的好处。”

    宁眉头微蹙,那黝黑的脸上透着凝重。他非常确定,风霆一定有事情瞒着他。可是这世上谁没有秘密,自己也一样有秘密瞒着风霆。也正如风霆所,他每天都在吃风霆炼制的火融丹,每天都在享受着风霆带给他的好处。

    而且将来,无论他是否找到仇人,应该都需要风霆这样一个人。他也许真的不该管风霆的那些秘密。

    “我走了。”

    宁转身就走。

    “我不送你了。”

    “你睡吧。”

    宁完,身形已经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又彻底的安静了下来,风霆闭着眼睛,心里却在想着宁刚才的那些问题。很明显,这个病秧子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不过他并不十分担心,就算宁知道了一些事情,应该也能接受得了。因为宁本身,就是一个神秘莫测的人。

    不多时,风霆睡了。

    窗外夜色正浓,院里十分的安静,整座大宅也都十分安静,一切就如昨夜一样。

    但事实上,却再也不是昨天的那个样子了。只因为赤光年的儿子死在了这里,这是任何人都不能无视的问题。

    在距离大宅五百米的一条街道上,停着一辆马车。车上有两个人,正在谈论着赤翎的死。

    这两个一个身形高大,中年人的样子,目光中透着凌厉的气势,正是齐苍宗的宝典堂堂主薛横胜。

    在薛横胜的对面,坐着一个中等身材的青年,他的样子很普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气质,整个人看上去很平常的样子。他是薛横胜的弟子孙胄,就因为他样子普通,所以行事才不容易被人注意。

    “赤翎的死查清楚了吗?”薛横胜问道。

    “查清楚了,确实死在了平简师伯为风霆准备的这个大宅子里。”孙胄答道。

    “如何死的?”

    “赤翎身有怪病,刚好去找风霆的时候发病了,就意外的死了。”

    薛横胜闻言,微微笑了,问道:“赤光年什么反应?”

    “他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告诉风霆,等赤翎出殡的时候,让风霆去送赤翎最后一程。”

    薛横胜面色微凝:“赤光年的行事风格还真是特别。”

    “是啊!”

    “你在格子城呆了许多年了,你觉得赤光年会对风霆做什么?”

    孙胄摇头道:“赤光年喜怒不形于色,没有人能知道他下一步做什么。”

    薛横胜微微点头,又问道:“赤翎来这大宅子里找风霆做什么?”

    “据是想赶风霆离开格子城。”

    “为什么?”

    “好像是风霆对赤翎了些他病症的事情,他并不认可,便想把风霆赶走。”

    薛横胜感到意外,道:“风霆应该不是一个喜欢管闲事的人。”

    “风霆好像还不止了一次,都没有得到赤翎的认可。”

    “不会吧。”薛横胜道:“风霆难道不知道赤翎是赤光年的儿子,不知道他这样做会惹来麻烦吗?”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这好像有违常情。”

    “这就怪了。”薛横胜默默道:“风霆到底要做什么?”

    孙胄也道:“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都会觉得风霆自找麻烦。”

    薛横胜沉默了下来,他思考了一会儿,问道:“你觉得风霆会不会和赤府有些关系。”

    孙胄摇头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查到什么。不过我感觉,风霆应该和赤府没有什么关系。”

    “如果风霆和赤府没有关系,他敢去招惹赤府吗?”薛横胜我拿到。

    孙胄闻言,隐约明白了师父的意思,他道:“师父,你认为风霆在和赤府演戏给我们看,让我们认为风霆得罪了赤府。”

    “有这种可能。”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孙胄不解的问道。

    薛横胜默默道:“让平简相信风霆和赤府绝对没有关系,这样平简就更加的会竭尽全力把风霆和离婉带回齐苍宗。”

    孙胄大吃一惊,道:“如果风霆和离婉到了齐苍宗,受到了重点培养,日后强大起来,可以为赤府做很多事情。”

    “若是我们齐苍宗培养的未来宗主是赤府之人,那我们齐苍宗就成了天大的笑话。”薛横胜的脸上透出了冷漠的杀意。

    孙胄早就知道了平简到格子城来的目的,他作为宝典堂的弟子,作为薛横胜的弟子,当然不希望离婉随平简回到齐苍宗。

    薛横胜继续道:“薛肖对离家做了许多事情,离家现在一定认定我们宝典堂就是他的敌人。若是离婉成了宗主的掌上明珠,那么我们宝典堂可就危险了。”

    孙胄默默点头,道:“所以绝对不能让离婉随平简师伯回齐苍宗。”

    薛横胜凝视道:“离婉现在如此坚决的拒绝平简,也许就是欲擒故纵,等没有人再怀疑她杀顾英隆的用心时,她便会进入齐苍宗,成为齐苍宗最天才的弟子。”

    “这个离婉的用心好险恶啊!”孙胄越发的觉得师父的话非常有道理。

    “最险恶的是赤府,和那个叫做风霆子。”薛横胜道。

    “是,一切都是因为赤府,都是以为赤光年。”孙胄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