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基因狂徒〕〔日月同辉〕〔巨星从影视学院开〕〔顶级高手赵权〕〔神医混都市〕〔顶级高手〕〔龙王殿萧阳〕〔龙王殿全文免费阅〕〔萧阳叶云舒免费阅〕〔生而为王〕〔地狱使者〕〔废婿萧阳〕〔龙王殿〕〔超级王者.〕〔大将军传〕〔机甲龙兵〕〔我真要逆天啦〕〔武道剑主〕〔我有一座进化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四百三十二章 薛布已死
    平简眉头微皱:“师弟,我从未对你使过任何手段……。”

    “师兄,事已至此,你还要欺骗于我吗?”薛布打断了平简的话,目光比这山风更冷。

    “师弟,我从未想过要欺骗你,我只是希望你能有所改变。”

    “师兄!我如何改变,让我把宗主的宝座让于你吗?”薛布的语气好像刀一样锋利,身体也在前倾。

    平简看着薛布,道:“师弟,你错了,我从未想过要夺了你的宗主之位,我只是……。”

    “师兄。”薛布再次强横的打断了平简的话:“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事情,你还你不想夺宗主之位?”

    平简还要解释,成岩抢先道:“宗主,一切跟别人无关,都是我撺掇大家反你。”

    “成长老!”薛布把冷酷的目光转向了成岩,目光中的杀意更浓:“你可知道犯上作乱该如何处置?”

    “杀无赦!”成岩洒脱的答道。

    “好,你是自己动手,还是我来动手?”薛布最忌惮的就是成岩,因为成岩和他境界一样。若是成岩此刻死战,他未必能杀得了成岩。

    成岩淡然一笑:“我可以死,不过我希望你放过平堂主他们。他们真是被我拉下水的,我死了,他们也就没有了牵挂,齐苍宗还是齐苍宗,宗主还是宗主。”

    薛布看着成岩,霸气凶狠的道:“成长老,你罪孽深重,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

    成岩笑道:“我确实没有资格讲条件,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答应。否则我就算死,也要拼死一战。若是你的人有所疏忽,我未必就不能活着离开。”

    薛布最担心的就是这个,他的面色微微一凝。他当然不会放过成岩和平简等人,但是他不想血拼,更不想出现任何意外。这里有数万弟子,他不能随便承诺。

    “在临死之前,我想知道一件事。”

    就在薛布沉思的时候,风霆突然打破了沉默。

    “你想知道什么?”薛布最恨的就是风霆。

    “是谁出卖了我们?”风霆随口问道。

    “哈哈……。”薛布突然大笑起来,那笑声中透着无尽的快意。

    平简、成岩等人也都想知道到底是谁出卖了他们,虽然都极度的厌恶此刻的薛布,但还都是看着他。

    薛布止住了笑声,袍袖一摆:“带上来。”

    黑压压的人群再次分开一条通道,贺锦蓬和另外一名弟子押着一个女子飞进了这个包围圈。

    离婉!

    众人看见离婉,都大吃了一惊,原来是离婉。这是让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按理离婉不该知道他们今夜的行动。不过想想离婉和风霆的关系,定是风霆告诉了离婉。

    可是看离婉的样子,明显是经脉被封住了,她显然是被逼的。离婉为何会离开传功堂,为何会被薛布抓住了?

    风霆看见离婉,眉头紧拧,喝道:“我不是告诉你,不让你跟着来吗?”

    “我只是想出来看看。”离婉低声答道。

    众人一听这话,都隐约明白了。离婉是偷偷的跟着众人出来,然后不心被薛布发现了。大家心中当然会责怪离婉,但是也知道现在一切都无可悔改。

    薛布哈哈笑道:“初始,我还以为离婉是你们布下的圈套,却没想到她的一切都是真的。看来离婉注定要做我的弟子,她的出现,只是为帮助我这个做师父的清理门户。”

    “离婉,你拜他为师了?”风霆大怒。

    “我没有。”离婉立刻否定。

    “既然没有,他为何他是你师父?”风霆喝道。

    “那只是他一厢情愿,我绝对不会拜他为师。”离婉立刻道。

    “离婉,你若是不拜我为师,你的下场会和他们一样。”薛布回头看着离婉。

    “大不了一死,我绝对不会拜你为师。”离婉那满是英气的双目中透着刚毅和决绝。

    薛布看着离婉,平和道:“离婉,你若是不拜我为师,不仅仅是他们会死,你父母和妹妹也会死。”

    离婉闻言,面色立刻变了。

    薛布继续道:“离婉,你拜我为师,你将来就可能成为齐苍宗宗主。自齐苍宗建立至今,从未有过女子宗主,你将成为一个传奇,一个万人敬仰的传。”

    离婉面色凝重,银牙紧咬,她在乎的不是未来成为宗主,她在乎的是父母和妹妹的命,还有风霆。她的目光望向了风霆,她不希望风霆死。

    薛布看出了离婉的心思,笑道:“为了你,我还可以留下风霆的命。”

    平简看见离婉的目光,心中一阵苦痛。他当然不希望离婉成为薛布的弟子,但是也希望离婉能活着,也希望风霆能活着。这两个孩子都还,他们不该为这场风波陪葬。

    “离婉,答应他吧。”平简终于无奈道。

    “多谢师兄。”薛布笑道。

    “我要你放了所有人。”离婉突然道。

    “离婉,你要明白,任何人犯了错,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将来你做了宗主,也要赏罚分明。”薛布平和的对离婉道。

    离婉那本来刚毅的目光软了下来,她道:“你也不能杀我的那些朋友。”

    “你的是风霆的那些随从吗?”

    “是。”

    “好,你们都不是齐苍宗弟子,虽然做了冒犯我的事情,我依然可以原谅他们。”薛布笑道。

    “好吧,我答应你。”离婉无奈的垂下了眼帘。

    薛布闻言大喜,立刻道:“我要你此刻就拜师,并且发下重誓,从此后以师为尊,绝不逾越。”

    离婉眉头紧锁,那张美丽的脸上英气尽失,点头道:“好。”

    薛布袍袖一扫,解开了离婉双腿的经脉,道:“拜师吧。”

    离婉的目光望向了风霆,她见风霆没有反对,目光中终于有了一点点的轻松,双膝微曲,跪了下去。

    平简和成岩等人看到这一幕,面色都是一片黯淡。薛布的目的实现了,当年平简阻止离婉拜师,就是不想离婉误入歧途,却终究还是这个结果。

    离婉跪下,薛布上前,准备听完了离婉的重誓之后,就扶起离婉,完成这个他期盼了许久的拜师礼。

    “刷。”

    就在薛布喜气洋洋的时候,离婉突然身形向前,蹿到了薛布面前。手中银光一闪,一把玄兵刺进了薛布的心脏。

    这一切都太快了,任何人都没想到离婉只有双腿的经脉解开了,在根本不能驱动灵力的情况下,却能够如此之快。

    焚城中阶的薛布也想不到,所以他被刺中了,他随手一巴掌,排在了离婉的肩头。把离婉打飞了出去,但是那银光闪闪的玄兵却依然刺在他的胸膛。

    薛布想拔出玄兵,但是伸手的时候,却发现那玄兵好像瞬间就融进了他的心脏。

    “啊!”

    接着刺痛传来,薛布身形一颤,巨大的痛苦让灵力勃发,把身上的金袍都震得片片飞落。

    就在此刻,原本以为被薛布一巴掌拍飞之后,必受重伤的离婉却突然再扑了过来。她的速度似乎比刚才更快了,手中又是一把银色的玄兵。

    这一次,众人看见了这玄兵的样子,它像剑,也想锥,不到一尺长,好像是软的,也好像是硬的,带着锋芒,又好像黯淡无光。

    没有人见过这种玄兵,薛布也没见过。但是他此刻却已经感觉到这玄兵的威力,他的心在颤抖,在收缩,身体也好像僵硬了。以至于他面对这再次刺来的银光,已经有些无力应付了。

    距离薛布最近的就是贺锦蓬,不过他也只是悬湖高阶,和离婉的境界相同。而此时的离婉,速度远比他要快得多,他无力阻挡离婉。

    “刷。”

    银色玄兵再次刺进了薛布的身体,这一次是丹田,那是修灵者灵力最旺盛之处。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离婉刺了这一下之后,手腕一翻,一道锋芒斩了出去。

    “刷。”

    锋芒将要斩在薛布的喉咙时,贺锦蓬终于出手把他拉开了,让薛布避开这致命的一击。

    “刷。”

    离婉再次出手,锋芒再起,想要杀薛布。

    “刷。”

    贺锦蓬拉着薛布,退到了人群之中,这锋芒杀了一名悬湖初阶弟子。

    “薛布已死!”

    突然,风霆大喝一声,飞身到了离婉身边。

    成岩、平简、徐应竹、狄探谷、孔曹、姜舍、李长老、司徒长老、向长老也都飞快的到了离婉身边,先把离婉保护了起来。

    现在所有人都明白了,不是薛布设套围困了传功堂众人。而是薛布中了圈套,这圈套应该是风霆和离婉共同布设的。

    这样的反转,没有人预料到,大家都只是下意识的把目光投向了神奇无比的离婉。

    此刻的离婉,已经失去了之前的冷厉杀气,面色惨白,虚弱不堪,明显伤势惨重。

    “薛布已死!难道你们要为一个死人陪葬吗?”

    风霆的声音冷厉萧杀,让周围数万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薛布已死……放下屠刀。”成岩也厉声喝道。

    “薛布已死……尔等放下屠刀。”徐应竹的声音无比的霸气。

    “薛布已死……。”

    传功堂其他人也都厉声喝道。

    “薛布已死……。”

    这四个字在山谷内不停的回荡,不停的捶打着每一个人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