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我的网络帝〕〔我的日本文艺生活〕〔神帝归来〕〔龙抬头〕〔惹火娇妻:闪婚老〕〔朱颜祸妃〕〔都市狂尊〕〔透视神婿〕〔重生在90年代〕〔超级狂兵〕〔我就是卖猪肉的〕〔霸道老公宠入骨〕〔古探奇玉〕〔反派今天也很乖〕〔牧场小农女〕〔八零弃妇的开挂人〕〔农门医香〕〔人间杀神〕〔雪落关山〕〔我无敌了亿万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想做猎人的猎人
    一个身穿黑衣的老人正在喝茶,他看见汉子,便放下了茶杯。

    汉子上前,躬身施礼:“参见老太爷。”

    “嗯。”

    “老太爷,那个风霆住在观星东园。”

    “他是观星学院的学生。”黑衣老人道。

    “应该是的。”

    老人眉头微凝,道:“他还真找了一个安全的去处。”

    “是啊!观星东园是观星学院的地方,里面守卫很多,还有阵法护卫。”汉子也道。

    “你去扬家玄兵坊查查,看看他什么时候还来?”黑衣老人道。

    “是。”汉子立刻答应。

    “等等。”

    汉子被叫住了,他等着老人的吩咐。

    黑衣老人道:“杨家玄兵坊的少东家曾经是赤府的护卫,算了。”

    “老太爷,我不会惊动任何人。”汉子保证道。

    “算了。”黑衣老人道:“你还是盯着观星东园,记下风霆平时的生活规律。”

    “是。”

    汉子答应一声,刚要走,却突然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一下,抬头看了老人一眼,道:“老太爷,我昨日遇到几个相熟的妖域猎人,他们前些时候遇到了过我们林家的人,还曾经帮我们林家的人寻找过一个少年。但是后来,好像发生了一场灾难,出现了两头九级妖兽,才致使我们林家的强者遇害。”

    “我知道了。”黑衣老人平静的喝了口茶。

    “老太爷,咱们林家的强者,真的都被害了吗?”汉子这个问题在心里压了很久了。

    “嗯。”黑衣老人显然不愿意谈论这个问题。

    “那些妖域猎人,灾难发生的地方不是妖域深处,那里不该连五级妖兽都不该有,更不可能有九级妖兽。”

    “那里是不该有九级妖兽。”黑衣老人默默道。

    “那到底是什么人害了我们林家那许多强者?”汉子的表情十分凝重,也十分焦急,他想知道真相。

    “和风霆有关。”黑衣老人答道。

    “和风霆有关?”汉子道:“风霆不太简单,他身边的那个女子也是悬湖高阶,但是他们两个不足以害了我们林家那许多强者。”汉子道。

    “这就是我让你查风霆的主要原因。”黑衣老人道。

    “老太爷,我知道了。”汉子点头,转身离去。

    老人眉头微皱,面色凝重了起来,把手中的茶杯也放下了。他又何尝不感到震惊和莫名呢?他也不相信风霆能有此能力,可是那几十个强者全军覆没是事实。这件事又一定和风霆有关系,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他不愿意相信这些事实,却也不得不相信,但是他不愿意让他身边的人也相信这些事实。

    他是妖域猎人,在遇到任何强大妖兽的时候,即使怕的要死,也表现无比镇定,一定不要让同伴看出内心的恐惧。只有这样,才能让同伴爆发出无尽的战斗力,大家也才能活下去。

    老人轻叹一声,起身走到了大厅门口,望着高远天空的白云,目光深邃起来。他祖上是妖域猎人,他自己也是妖域猎人,但是他确实已经有一百年没有进过妖域了。

    我还是猎人吗?

    他自己问自己,但是他的回答必须是肯定的。如果他自己都认为自己不是妖域猎人,又如何掌管这个妖域猎人家族。

    即使现在这个家族中的绝大部分强者都不在了,这个家族也还是妖域猎人家族。

    眼前出现了那个红衣女人的娇媚容颜,他那苍老的眉抖动了一下,嘴角露出了年轻人才该有的神采。是那个女人让他的心活了起来,也是那个女人把拉入这场灾难。

    他虽然从灾难中逃了出来,但是他们林家的那些强者却全军覆没了。

    他从未想过,他竟然会被一个女人给害了,或者被一个女人给征服了。

    他无奈摇头,轻轻叹息。幸亏那个女人也已经不在了。他现在只希望悄然的杀了风霆,让这个埋葬了他们林家几十个强者的少年死去。

    他作为一个猎人,在看见敌人的时候,他不能无动于衷。

    杀了风霆,他也就对得起自己这颗猎人的心了,这件事也就彻底结束,他的猎人生涯也将就此结束。他不会再回慕青山,慕青山林家将会成为天都林家,他要做一个金顶商人。

    ……

    在距离春天大街十里远,有一处不算太大,也不算太豪华,但是却难得清静的宅子。这座宅子最特别的地方是有一个花园,花园中花很少,多数都是绿色植物。在这些绿植物之间,有一个不大的池塘,里面有许多无忧无虑的锦鲤。

    有一个身穿赤色长袍的中年人立在池塘旁边,正看着池塘里的锦鲤嬉戏。这个人的样子很普通,不高大,好像也不健壮,不英俊,也不器宇轩昂。那张普通的脸上更是没有半分情绪,在他眼里,仿佛这世界只剩下了池塘中嬉戏的锦鲤。

    一个青衣人走了进来,看这人样子,也是中年人的样子,但是和赤袍中年人相比,他走路的姿势更卑微低调一些。他留着两撇胡子,眼睛不大,但是却透着精明和强韧。

    青衣人走到了赤袍人的身后,躬身施礼:“参见主人。”

    “嗯。”赤袍人并未回头,继续欣赏池塘中的锦鲤。

    “林赐州发现了风霆,他好像要找风霆报仇。”青衣人道。

    “报仇!未见得。”赤袍人平静道:“林家死了那么多人,他想求一点心理安慰。”

    “主人的有理。”青衣人立刻答道。

    “他想在天都做有钱的商人,想用风霆的死来结束他的猎人生涯。”

    “林赐州确实不想会慕青山了。”青衣人低声答道。

    “一个世世代代的猎人,想要放弃猎人的身份,注定了不会有好结果。”赤袍人道。

    “是,他已经没有了血性。”

    “我倒是要看看,他有没有本事杀风霆。”赤袍人的语气中透出一点嘲讽的味道。

    稍微顿了一下,赤袍人继续道:“盯着林赐州。”

    “是,主人。”

    “另外,也留意风霆的一举一动,特别是跟他接触人。”赤袍人命令道。

    “是,主人。”青衣人稍微一顿,问道:“主人,听杨觉的口气,他对风霆似乎很推崇。”

    “杨家的生意做得如何?”赤袍人问道。

    “杨家父子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生意做得很好。”青衣人答道。

    “不错。”

    听到主人不错,青衣人不太明白,根据他对主人的了解,他觉得主人应该不会喜欢杨觉推崇风霆。

    “好了,去吧。”

    “是。”

    青衣人并未立刻就走,而是问道:“主人,要不要提醒杨觉一下,不要跟风霆走的太近。”

    “我既然已经放他出府,他就不是赤府的人了,我们没有资格管他。”

    “可是……主人,杨觉毕竟跟了少爷很久,我担心他不心把少爷的事情透露给不相干的人。”

    “赤翎又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事情吗?”赤袍人问道。

    “当然没有,我是担心有心人想得太多。”

    “我们管不了别人如何想。”

    “主人,我知道了。”

    青衣人退了出去,赤袍人继续在池塘旁边欣赏锦鲤。

    过了一会儿,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进了花园,这是个粗犷的汉子,他到了赤袍人的身后,躬身施礼:“参见主人。”

    “嗯。”赤袍人并未回头。

    “主人,我已经查清楚了,齐苍宗的巨变,除了我们知道的这些人之外,并没有出现其他人的影子。杀死薛布的人就是离婉,他是用噬灵剑杀了薛布。”

    “风霆竟然能够炼制出噬灵剑?”赤袍人明显很意外。

    “是,据薛布连中两剑。但是他并没有立刻死了,据他吃了盗天丹,还支撑了一阵子。他临死之前,想要把宗主的位子传给平简。但是不知道为何,这个传位仪式还未进行,薛布就被风霆和离婉杀了。最后还把薛布的罪行公布天下。”

    “薛布临死之前还想给齐苍宗挖一个坑,风霆又怎么能让他死得安静。”赤袍人的语气中再次透出了不屑。

    “主人,我不懂。”汉子低声道。

    “薛布的盗天丹一定是来自君天宗的,他想光明正大传位于平简。这就等于告诉世人,他没有任何罪行,他只是把宗主之位传给了平简。但是既然君天宗有人送他盗天丹,就必然不会对他的死不闻不问。等君天宗的人来了,必然会治平简一个谋杀夺位之罪。”

    赤袍人到这里,抬头看着天空,道:“但若是把薛布的罪行公之于众,薛布就是有罪之人,他就是该死的。任何人来了,都无法为薛布报仇。”

    汉子突然明白了,他惊叹道:“后来确实有一个奇怪的人来到了齐苍山,还去了苍灵殿,和平简等人见面了。难道那人就是君天宗的人?”

    “一定是的。”赤袍人抬头看着南方,那是君天宗的方向。

    “幸亏离婉和风霆杀了薛布,定了薛布的罪。不然君天宗必然不会轻易放了平简等人。”汉子恍然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笑傲之问道巅峰〕〔我来自缪星〕〔巨星从创造营开始〕〔撞生缘〕〔头条星闻:总裁宠〕〔明朝败家子〕〔头牌经纪人:你老〕〔诸天最强大BOSS〕〔六宫凤华〕〔洪荒之六道真人〕〔豪门的修真继承人〕〔穿梭时空的侠客〕〔盲妃嫁到:王爷别〕〔日渐崩坏的地球〕〔逆世腹黑灵魂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