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渣年记事〕〔三生梦千年〕〔七零甜妻太撩人〕〔愿无来生〕〔双珠传〕〔重生青梅逆袭记〕〔米奈希尔之力〕〔报告总裁爹地,妈〕〔重生种田:首辅家〕〔长恨缘歌〕〔妖女宋姬传〕〔穿越六十年代农家〕〔福妻高照〕〔狂婿〕〔掌家小农女〕〔直播手术室〕〔至尊狂兵〕〔百花大帝〕〔我有那么一个火〕〔神医狂妻:国师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四百五十八章 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林赐州看着风霆,不知道为什么,他总会觉得这个少年好像知道很多。可是不可能啊!除了自己和那个女人,没有人知道自己和她的关系。

    风霆继续道:“老爷子,不管你是否与金蝉有关系,但是金蝉和林家的强者追杀我都是不争的事实。我想赤光年也一定知道了,难道他没找过你吗?”

    林赐州心头一震,怒道:“风霆,你到底想什么?”

    风霆淡然一笑:“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赤光年比我更聪明,我能查到的事情,他也能查到,我想提醒老爷子,赤光年可不像我这么好话。”

    “啪!”

    离赐州突然一拍桌子,怒道:“少年人,老夫让你进来,是不希望你大吵大闹,可没让你进来胡八道的。”

    “既然如此,老爷子,我先告辞了,等老爷子想明白了,我再来找老爷子聊聊那个女人和莽荒妖域。”风霆着起身。

    “不送。”林赐州怒道。

    “如果老爷子想明白了,随时找我。”

    “老夫同你一个孩子,没有什么可的,快走吧。”

    风霆没有再什么,转身走出了大厅,离婉立刻跟上。

    门外,那中年人正等着,他带着两人,依然从商铺出去。

    到了春天大街上,离婉忍不住问道:“还去哪里?”

    “找杨觉拿东西。”风霆道。

    离婉没什么,两人去找杨觉。拿了东西之后,又交给杨觉一个清单,让杨觉帮忙寻找一些东西,然后两人离开杨觉,去春天大街的入口,上了马车,等着楚中秋和丁春冬。

    坐在车内,离婉划出一道隔音屏障,终于问道:“你去找了林赐州,到底想要做什么?”

    “了解一下他的为人,顺便吓唬吓唬他,免得他总派人盯着我。”风霆随意答道。

    “他派人盯着你?”

    “嗯,他想为林家的那些强者报仇。”

    离婉明白了一些,他问道:“你好像达到目的了,他很怕提起那个女人,也很怕赤光年。”

    “看来他和那个女人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风霆笑道。

    “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离婉随口问道。

    “一个正常男人,遇到金蝉那样的一个女人,你会发生什么?”风霆笑道。

    “发生什么?”

    “当然是男人和女人该发生的事情。”风霆觉得离婉的反应有些太慢了。

    离婉这次明白了,她横了风霆一眼,道:“林赐州应该快三百岁了吧,他对女人应该早就没……。”她有些不出口了。

    “就连赤光年都喜欢金蝉,这足以明金蝉的魅力不可阻挡。老头子怎么了,老头子也有喜欢美貌女子的权利。”风霆笑道。

    “可是金蝉是赤光年的女人,难道林赐州不怕吗?”离婉不解的问道。

    “也许是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情之后,林赐州才知道的。也许是林赐州就希望玩刺激的,你想想,玩赤光年的女人,这多刺激啊!”风霆看着离婉道。

    离婉眉头一横,避开了风霆的目光,唾弃道:“龌蹉。”

    “这也是人之常情,不算龌蹉。”风霆笑道。

    “你也见到金蝉了,还把她抓住了,你不会也有这样的想法吧?”离婉扫了风霆一眼。

    “我不喜欢金蝉这个类型的。”

    “假话。”

    “我真不喜欢金蝉这个类型的。”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离婉不经意的问道。

    “我喜欢……这是我的隐私,我不想告诉别人。”风霆笑道。

    离婉面露怒色,不过她没发火,只是怒道:“孩子,总想着女人,龌蹉。”

    风霆笑道:“那你觉得我多大了才能想女人?”

    “不了。”离婉甩手怒道。

    风霆笑着挑了挑眉,安静了下来。

    离婉横了风霆一眼,觉得车内的气氛有些不好,她便道:“你觉得你这样就你能吓唬住林赐州吗?”

    “能不能完全吓唬住,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觉他明显有些怕了。”

    “他怕了,也许他会更不让你活着了。”

    “有这种可能。”风霆坦白承认,随即道:“但是想杀我很难。”

    离婉赫然明白了风霆的意思,他问道:“有人帮你?”

    “没有。”

    “没有人帮你,你怎么知道林赐州在监视你?”

    “有人监视我,我为何不能知道?”

    “我整天跟着你,我都没发现有人监视我们,你怎么能知道?”

    “你不知道,我就不能知道吗?”

    虽然风霆这话也还算合理,毕竟风霆不是普通修武者,可是离婉还是不相信没有人帮风霆,风霆就能知道一切。但是风霆不承认,她也只能算了。

    她道:“就算林赐州怕赤光年,可是赤光年在格子城。而且赤光年和你也不是同一路人,这能够让林赐州畏首畏尾吗?”

    “自己的女人被人玩了,这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都是不能容忍的事情。赤光年就更忍不了了,我觉得的赤光年不会放过林赐州,他应该也在天都城。”

    “真的?”离婉感到很震惊。

    “我是猜的,未必准确。”

    离婉眉头微蹙:“如果赤光年也在天都,你又知道了他的丑事,你又要面对赤光年的威胁了。”

    “赤光年对我的威胁从未消失过,只不过来自他的威胁是以不同的方式存在而已。我去找林赐州,一来是想让林赐州恐惧,二来也想看看赤光年的反应。”

    “你希望赤光年是什么反应?”

    “赤光年的行事太过让人捉摸不透,我猜不到他会是什么反应。”风霆道。

    “既然不知道,你还要去惹赤光年?”离婉觉的风霆把金蝉和离赐州的关系挑明,这就已经招来了杀身之祸。

    风霆笑道:“可是我若是什么都不做,不就干等着被林赐州算计,被赤光年灭口吗?我把这趟水搅浑一些,不定能有所收获。”

    “什么收获?”离婉问道。

    风霆笑道:“在天都的这两个月,钱花的有些多,我得弄些钱防身。”

    离婉立刻明白了风霆的目的,她吃惊的道:“林赐州有钱,你在打林赐州的主意。”

    风霆笑道:“林赐州想远离妖域,想远离猎人身份,想到天都来养老,他一定把所有钱都带在身边了,他一定有很多钱。”

    “人家有钱会给你吗?”

    “我正在想办法呢。”

    “什么办法?”

    “还在想。”

    面对风霆的策略,离婉只能在心中感叹,自己的心机永远也比不上风霆。

    这是,车门开了,楚中秋大包包的上车了。

    看到这一幕,离婉想起风霆缺钱的问题,她心中暗道,这一大家子确实都在花钱,钱少真不够花啊!

    楚中秋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她问道:“怎么了?”

    “没事。”风霆道。

    “没事就好。”楚中秋欣喜的道:“我今天给每个人都买了新衣服。”

    “有劳楚师姐了。”风霆笑道。

    “不用谢,我只是跑跑腿,钱是你的。”楚中秋笑道。

    “楚师姐,你现在好像非常喜欢购物?”风霆随意的问道。

    楚中秋闻言,笑道:“我也没想过我会喜欢买东西,真是奇怪。”

    “这是女人的天性。”

    “是吗?可咱们这些人中,好像只有我喜欢买东西。”

    “那是因为其他人都没时间。”风霆笑道。

    “也是,大家都很忙,只有我比较闲。”楚中秋很满意这个解释。

    旁边的离婉什么都不,只是静静坐着。

    马车已经离开了春天大街,向着高高在上的观星学院飞驰。

    ……

    林家宝器坊后面的宅子里,林赐州静静的坐在大厅的椅子上,他那高大身体里释放出冷厉的杀气。许多年来,他从未如此想杀一个人。

    之前他想杀风霆,只是想给林家还活着的人一个交代,毕竟林家死了那么多人,总要为这些死去的人报仇,否则会寒了活人的心。

    但是就在刚才,他知道风霆知道如此多的信息,这些都是他不能让人知道的信息,所以风霆必须死,而且还要快些死。

    他现在有些后悔,后悔认识那个女人,后悔没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他从未想过,他一个快三百岁的人了,竟然还会犯这样的错误。

    杀风霆,但是林家可用的人不多了,他又不想惹更大的麻烦,所以只能找人来杀风霆了。

    杀人当然要找杀手,在灵武星域,最强的杀手都来自一个组织,这个组织叫做星月宗。虽然这名字好像是个宗门,但是它却跟宗门没有任何关系。所为星月,就是星月之夜杀人的意思。宗其实是终结的终,连起来就是星月之夜,终结生死。

    林赐州不想让更多一个人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他决定亲自去联系星月宗,

    他上了一辆马车,离开了春天大街,直奔星月宗的联络处。

    天朝之内,其实是容不下星月宗的存在,但是星月宗实在太过强大,虽然经受了许多次的围剿,却依然存在着。这都是因为这世上总有些人需要杀手,有人需要,就有人供给,这就是星月宗无法根除的原因。

    林赐州之所以能够联系上星月宗,是因为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找星月宗帮忙杀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奕王〕〔仙王的日常生活〕〔笑傲之问道巅峰〕〔国家命运之第五战〕〔张牧李晴晴〕〔甜心特工:腹黑Bo〕〔最强斗音〕〔狩猎好莱坞〕〔诸天尽头〕〔漫漫仙路奇葩多〕〔无限吞噬之重生老〕〔一品嫡女〕〔锦衣挽唐〕〔唐朝的事〕〔穿越种田,山野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