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五百三十二章 支撑下去的理由和决心
    “这里很热。”

    宁突然感觉到不对劲了,那扑面而来的热浪,让他很不舒服。

    “是会热一些。”风霆道。

    “不是热一些,是很热很热,岛周围的湖水温度都比别处高。”宁怒道。

    “这样的温度对治病有好处。”风霆解释道。

    宁稳住了身形,怒视着风霆:“你知道我不喜欢热的地方,你还带我来这里,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我怕我早了,又要耗费很多口舌来服你。”风霆笑道。

    “难道现在就不费口舌了吗?”宁有被骗的感觉。

    风霆笑道:“治病最好去处已经在眼前了,你难道会因为不舒服而离开吗?”

    宁眉头紧锁,使劲的看着风霆。

    “我知道你不舒服,但是若是能治好你的病,这点不舒服又算得了什么呢?”风霆道。

    “好吧。”宁无奈,继续向岛飞去。

    风霆也是眉头紧锁,他从未如此心疼宁。

    越是靠近岛,温度越高,等到了岛上空,已经有了被炙烤的感觉。

    宁见风霆还在继续向前飞,他大声道:“你还要去哪里?”

    “火山口才是我们的终点。”风霆向前飞着。

    “火山口!那不是更热?”宁愤怒道。

    “火山口是治病的最好去处。”风霆道。

    宁恨恨的看着风霆的背影,他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了,只能向着那最不喜欢的地方去了。他不仅仅是不喜欢,更是会让身体感到痛苦。

    等到了火山口上方,宁感觉身体都在承受着炙烤,让他从内到外的痛苦不堪。

    风霆悬在空中,回头看着宁,道:“忍一忍,等你的病好了,这天上地下,就没有任何人、任何地方可以挡住你了。”

    “我知道了。”宁知道此刻已经不是耍孩子脾气的时候了,无论接下来要经历什么,他都只能咬牙忍着。

    “跟我来。”

    风霆开始下落,落在了火山口内的一处岩壁上。

    宁也只能跟着,立在了风霆身边,他那黝黑的脸上透着难忍的痛苦。

    风霆看着宁,道:“这座火山下面是一块火玉,火玉释放出来的温度不但可以轻微压制你体内的寒气,更重要的是可以节省燃料。不然那把长刀没法在香炉内烧半年。”

    “你是我们要在这里呆半年?”宁吃惊问道。

    “你身上的寒气太过久远了,已经深入你身体的任何一个角落。若是祛除得太快了,你的身体承受不了,你也必死无疑。所有只能一点点的祛除,即使如此,你也会非常痛苦。”

    宁闻言,眉头微皱,沉默了一下,问道:“你现在该告诉我如何祛除我身上的寒气了吧?”

    “好。”风霆一直没告诉宁,就是不想给宁压力。但是到了此刻,他必须告诉宁了。

    “那个香炉燃烧起来的时候,能够让你感到舒服。是因为他释放出来的温热气息刚好能够吸收你体内的寒气,但是吸收的寒气并不算太多。而且香炉吸收了你体内的一些寒气,你体内还会生长出几乎相同数量的寒气。所以我现在要封住你的经脉,让你变成一个普通人,让你的经脉和灵海处于休眠状态。这样一来,你的体内就不会再生出寒气了。”

    宁听到这里,他微微点头,道:“我体内不能生出新的寒气,香炉融合吸收了我的寒气,我体内的寒气就会减少。”

    “是的。”风霆点头,道:“但是香炉的能力有限,不可能融合吸收你太多的寒气。你的身体也无法承受疯狂吸收的过程,所以只能一点点的吸收融合你体内的寒气。”

    “你认为需要半年时间?”宁问道。

    风霆看着宁,微微点头:“最少半年,那把长刀是香炉的燃料,若果换成别的地方,他最多也就能够燃烧三个月。但是在这里,它应该可以燃烧半年。”

    “你确定那个香炉释放出来的热力能够融合吸收我的寒气?”宁再次问道。

    “我确定。”风霆自信答道。

    “那就开始吧。”宁知道若是自己经脉被封住了,就不能用灵力抵抗火山炽烈的高温了,他接下来要一个平凡之身来对抗这里的炽烈高温了。

    风霆平静的看着宁,道:“在治疗的过程中,若是你承受不住这里的高温,我们也可以稍微暂停,去别处休息一下。”

    “我想快些摆脱这该死的寒气,只要我不被烤成红烧肉,就不要停止。”宁道。

    风霆继续道:“若是完全用丝甲把你和高温隔绝,就会连同香炉的热力也一并隔绝了,也就无法融合吸收你体内的寒气了。若是把你和香炉同火山隔绝,香炉就无法吸收火山下那块火玉的热力,那把长刀就无法燃烧半年。”

    “我明白,我不用任何甲胄来抵抗高温。”宁道。

    风霆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件长袍,送到了宁手中,道:“这件长袍也许能让你舒服一些。”

    “好。”宁接过长袍,裹在了身上,对风霆道:“开始吧。”

    风霆取出一片丝甲,放在了一块岩石上,然后道:“你坐下吧。”

    “好。”宁坐在了这片丝甲上,这片丝甲可以隔绝岩石的滚烫,让他的肌肤不至于被烫熟。

    风霆取出香炉摆好,放在了宁前方一米的位置,把长刀插入香炉顶盖的刃口中。

    长刀立刻被点燃了,那三寸刀锋放出炽烈的光芒,从香炉四周的缝隙中辐射出来,照亮了宁的身体。

    虽然此处温度很高,但是宁感受到香炉释放出来的热力,依然露出了享受的神色。

    风霆不忍心打断宁的享受,他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出手开始封宁的经脉。

    “刷刷……。”

    顷刻间,风霆封住了宁周身一百零八处经脉,让宁彻底变成了一个不能动的普通人。

    宁身上的温度瞬间升高了,他的肌肤感想放在烈火中炙烤一般。他的眉头紧拧着,双眼透着痛苦的火光。

    “忍不住就出来。”风霆道。

    “若是让我,我现在就忍不住了。”宁咬紧牙关道。

    风霆不忍的笑了,他又取出一颗灵丹,放进了宁的口中。这颗灵丹是给宁补充体力的,让宁的身体不至于脱水,让他还有活下去的体力。

    宁感觉眼睛里都是火焰,他不得不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到有人握住了他的手,轻轻的给他鼓励。但是也仅此而已,这双手不能降低他的体温,也不能给他输送灵气,只象征性的鼓励和安慰。

    时间静静流淌着,不管对宁,还是对风霆,都是无尽的煎熬。

    一个要承受着焚身之痛,一个要看着自己的朋友焚身之痛。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煎熬,但是却同样的让人难以忍受。唯一能够支撑他们的理由,就是就是驱散那该死的寒气。

    风霆虽然早就知道宁是个坚强到让人发指的人,但是他也没想到宁竟然一口气煎熬了三天。

    若不是他主动停止,宁还会继续坚持下去。

    虽然只过去了三天,但是这三天却仿佛一把刀,在宁那本就病弱是身体又刮下一层肉来。

    宁更瘦了,加之不能运用灵力,他疲惫虚弱,奄奄一息。风霆把他抱在怀中,带着他离开了火山口。到了三十里外的湖面上,他抱着他,孤独的立在湖面上。他让他睡一会儿,其实不用他告诉他,宁已经睡了。

    与其是睡了,不如是晕了过去。

    一个时辰后,风霆不得不残忍的叫醒宁,有把他带回了那杀人的火山口中。暂停时间越短越好,若是时间长了,就算宁的经脉被封住了,他的经脉中也可能生出那该死的寒气。

    煎熬继续,痛苦继续,希望也在继续。

    在这个炽烈的火山口中,宁的心是痛苦的,风霆的心是凉的。

    时间继续流淌着,火山口下那块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的火玉在不断的释放着强力的热量。这个硕大的火山口就像一个硕大的烤炉,火山口中的人自然就是烤炉内正在炙烤的食物。

    又是三天过去了,风霆强行把宁带走,抱着他到三十里外的湖面上去,带着他远离那吃人的火山口。

    宁的脸更黑了,也更暗了,他的眼睛一点光彩都没有,他的皮肤干枯得像一个老妪,他的身体轻得像一个孩子。

    一个时辰后,风霆残忍的把这个不成人形的少年带回了火山口,让他再次接受火山的炙烤,也接受香炉释放出来的热力。

    经过九世的风霆,从未觉得时间如此漫长,也从未觉得等待如此煎熬。但是他知道,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天空的云在一路西去,风霆的心也在一路低沉。

    一个月过去了,宁已经完全没有了人的样子,他就像一具干尸。若不是风霆用灵丹支撑着他的身体,若不是他有令人发指的意志,他早就死了。

    庆幸的是,宁体内的寒气确实在减少,这让风霆和宁都有了希望,让他们有了支撑下去的理由和决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