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五百四十八章 长天学院院长
    观星学院的人看到这一幕,多少有些面上无光。但是也还是希望钟院长反击的时候,不要太过强硬,希望他们的院长能够平安结束这场比试。

    另外一边长天学院的人,则是欢快多了。虽然没有欢呼雀跃,但是一个个都面露喜色。

    禁卫府的骑士们,也都在看着比试。他们的境界和钟院长相差太大,所以他们更关心风院长。在他们看来,风院长能有如此神勇,已经让他们感到钦佩无比了。他们觉得自己中的任何一人,都绝不是这个修武少年的对手。

    就在人们都认为比试毫无悬念的时候,悬念却突然出现了。因为人们发现钟院长的力量好像不如之前那么大了,他的身体好像被什么牵绊住了。虽然还能把风院长轰飞,但是明显有些吃力了。

    这是为什么!

    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两家学院中的副院长,以及那些隐在人群中和隐在高楼内的超级强者,却发现了其中的端倪。

    钟院长被困在一个阵法中了,没有人知道这个阵法是何时出现的。但是他们都相信,这阵法必然是风霆所布设。

    这位风院长在这样悬殊的比试中,竟然悄然布设了一座无形无影阵法,这太不可思议了。

    许多人都知道风院长在炼药和炼器上的造诣很高,但是却从未听他在阵法上的造诣有多高。

    更让人诧异的是,以钟院长的境界和见识,难道就没有发现风霆在进攻同时,也在布设阵法吗?若是钟院长早些发现,这个阵法不可能布设成功。

    此刻,这个阵法已经发挥了作用,明阵法已经布设成功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阵法?

    这些焚城境界以上的强者发现了阵法,其他的修灵者根本没发现阵法,他们只是感到万分诧异。

    即使到了此刻,也没有人认为风院长能赢得这场比试。人们都认为,只要给钟院长时间,他就能破开这座阵法。

    比试虽然出现了偏差,但是似乎结果依然不会有什么改变。因为即使钟院长被阵法困住了,风霆也拿钟院长没办法。他伤不了钟院长,那就只能等着钟院长打败他了。

    突然,一直疯狂进攻的风霆停止了进攻。他立在五十米外,静静的看着钟滕。

    “风院长,你让老头子真心佩服。”钟滕身形微震,白袍猎猎作响,疯狂的灵力正在冲撞着那无形的阵法。

    “钟院长,你若是认输,那比试就到此为止。”风霆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凛然气势,就仿佛在劝解一位老人。

    “风院长,请继续出招。”钟滕着迈步向前,朝着风霆走来。

    风霆立在那里不动,他的眼睛里透着凝重,也隐含着别的情绪。

    一步、两步、三步……。

    钟滕向风霆走来,他的脚步还是很轻松的,只是有些慢。

    那些超级强者都知道,钟滕拖着一个阵法在行走,他需要耗费许多的力量。

    风霆依然一动不动,他好像在犹豫,也好像早已经拿定了主意。

    终于,钟滕距离风霆十米。这对两人来,这已经不算距离了。钟滕只要一个爆发,也许就能要了风霆的命。但是他却没有这样做,却依然向前走着。

    不过他脚步明显更慢了,每走一步,似乎都在思量着什么。

    “钟院长,你还不认输吗?”风霆再次问道。

    “风院长,你多虑了。”钟滕的目光平和而坚定。

    “刷。”

    风霆出手了,身如电光,直扑了过去。

    十米距离,对于风霆来,也同样可以忽略不算。他手中的雾蛊刃已经刺了出去,直奔钟滕的心脏刺去。

    之前,钟滕总是袍袖一甩,就能把风霆轰飞。但是此刻,他的动作明显有些呆滞,他的袍袖不等展开,那雾蛊刃已经刺进了他的心脏。

    “嘭。”

    与此同时,那雾蛊刃上光芒展现,仿佛在钟滕的胸口炸开了一般。

    钟滕那本来想要展开的袍袖停在了身前,他静静的看着风霆,目光中依是那般的平和。仿佛他没有被刺伤,眼前这人也不是他的敌人。

    “刷。”

    雾蛊刃拔了出来,风霆身形后退五米。

    鲜血从钟滕的胸膛中流淌出来,立刻就染红他的白袍。那鲜红的印记不断扩大,不断蔓延,在白袍上显得特别的刺眼。

    广场内外,一片宁静。

    这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结果,钟院长被刺中了心脏,而且还在不停的流血。若是修灵者无法控制流血,那么明他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若是这个伤口直达心脏,那么他很可能会死。

    即使是长河高阶的钟滕,也是如此。

    “钟院长……。”

    长河学院的几名副院长飞驰而至,但是他们却无法靠近他们的院长。因为在他们的院长身边,有一个阵法挡住了他们。

    “嘭。”

    就在此刻,钟滕对身体猛然一震,身体不受控制的腾空飘起,仰躺在虚空里。这是被阵法所控制,明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对抗的力量。

    “砰砰砰……。”

    长天学院的几名副院长开始攻击这个虚无的阵法。

    “晚了。”

    风霆完这句话,猛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他的脸色惨白如纸,身体也剧烈的颤抖起来。

    风院长没有受伤,他为什么吐血了?

    搬血阵!

    这时候,那些观战的超级强者中,有人明白了风霆吐血的原因。

    这搬血阵只是一个传中的阵法,传有人可以耗费自己纯血来布设无形阵法。阵法被破开之时,布阵之人会吐血身亡。

    难道风霆刚才用了搬血阵!

    这让这些超级强者感到震惊。

    那些不明所以的修灵者,还以为风霆是被那几位副院长的攻击震到了。

    “嘭。”

    终于,一声巨响,阵法破了。

    一位副院长抱住了钟滕,大声呼喊:“院长院长。”

    “莫要大呼叫。”钟滕终于话了,他的嘴唇惨白,面色更如死灰。

    “院长……我们带你回去。”

    “不……我心脉已经碎了,不管用了。。”钟滕阻止了这些副院长的行为,他努力的站起来。然后,指着不远处的风霆:“风霆,你过来。”

    风霆的脸上透着苦涩,他沉默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这十几位副院长看风霆的目光都带着杀机,但是他们知道,此刻不能动手。

    “钟院长,对不住,我下手重了些。”风霆立在钟滕近前。

    钟滕笑了,他伸出颤抖的手,轻轻的拉住了风霆的手,道:“我有件事要托付给你。”

    “钟院长请讲。”风霆面色沉重道。

    “我走了,就由你来做长天学院的院长。”钟滕的目光里充满了期待。

    什么!

    听见这句嘱托的不仅仅是风霆和十几位副院长,还有周围的许多人。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不已,他们都觉得自己听错了。

    “钟院长,你……。”风霆猛然明白了一些事情。

    “你是长天学院的学生,你有责任担起这个重担。”钟滕温和的笑了。

    “院长,他怎么会是长天学院的学生?”其中一位院长道。

    “他很早以前就入了长天学院,只是很少来上课。”钟滕郑重道。

    周围的十几位副院长中,只有一个人目光感叹,其他人都震惊无比。他们怎么不知道风霆入了长天学院?

    “可他伤了院长!”一名副院长的语气中明显透着杀意。

    “就因为他伤了我,才明他比我更强,才更有资格成为院长。”钟滕体力不济,稍微顿了一下,继续道:“我和风霆是公平比试,我输得心服口服。让他继院长之位,我心悦诚服。”

    虽然这话有些道理,可是这十几位副院长还是无法接受。因为他们都感觉到院长心脉已碎,心血已空,已经命不久矣了。他们如何能够让一个杀了院长的人成为院长。

    “风霆,你懂我,所以不要推辞。”钟滕看着风霆,目光里全是欣慰和笑意。

    风霆沉默了,他此刻终于明白钟滕的后面的事情由后来人完成是什么意思了。他当时没问这个后来人是谁,现在他知道了。他无法拒绝一个以死抗争的老人。

    “诸位副院长,你们都听见了,从此后,风霆就是长天学院的院长。”钟滕推开了扶着他的两位副院长,再次明确自己的意愿。

    这十几位副院长面色沉重无比,他们的内心是纠结痛苦的。

    “我还没死,你们就不想听我的话了吗?”钟滕怒道。

    “院长,属下不敢……。”

    这十几位副院长不敢不从,都躬身行礼,表示遵命。

    “还不见过你们的院长。”钟滕命令道。

    “是……院长。”

    这十几位副院长立刻转身,面对风霆行礼:“属下见过院长。”

    风霆没有看这十几位副院长,他只是看着钟滕。他此刻非常钦佩这位老人,他之前认为他是唯一读懂这个老人的人。但是现在看来,他不过也只是读懂一半而已。

    “风霆,你虽然是院长,不过也不能让他们一直行礼吧?”钟滕平和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职游戏分身〕〔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首长大人晚上见:〕〔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