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六百三十三章 迷踪宿命阵
    “刷。”

    但是,一把虚幻的短刃赫然出现了,斩开了他的灵力屏障,刺进了他的喉咙。

    刀锋顺势一震,这个瀚海初阶的头颅也便就被刀锋斩断,飞了起来。

    “扑。”

    当鲜血飞溅的时候,杀人者已经消失了。

    另外领命瀚海中阶回头,并且疯狂的对着虚幻的天空发动了进攻。可是伴随而来的只有大树的枝叶和无尽的失望。

    瀚海初阶倒下了,他的头也落在了地上,向前滚动了几米,才算停了下来。

    这两名瀚海中阶只是看了一眼,便立刻飞离而去。这就是一处坟冢,他们可不想留在这里。

    树冠中的风霆和离婉对视了一眼,风霆平静淡然的笑了,离婉也勉强的点了点头。两人算是互相鼓了一下对方的果敢和强大。

    离月脸煞白,也对两人笑笑,并且竖起大拇指。

    被两名瀚海中阶击落的枝叶纷纷扬扬的落下,很快就把那具尸体埋葬了。

    离月指了指他们眼前的位置,那里有两个枝丫被斩断了,露出了一个空隙。

    风霆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离婉和离月现在的心里稍微轻松一些了,适才的狙击已经证明,现在这林子里的强者都已经不再巅峰状态了。

    瀚海初阶已经没有了瀚海初阶的反应和防御力,那么无疆初阶也必然没有了无疆初阶的防御力和攻击力。

    等待继续,围剿继续,狙击也在继续。一切都仿佛是设计好了的剧本,一切都按照剧本上演,基本查不了太多。

    接下来的一个月,狙击继续。又杀了六个人,这六个人都是瀚海境界。其中杀一个瀚海高阶,足足偷袭了七次,才算杀了他。

    风霆三人藏身的大树,树冠已经被对方的一次次反击中彻底毁掉了。

    就在离婉和离月认为他们无处可藏了,怕是要解释狙击了。风霆带着两人藏进了这五棵大树的树洞中。

    这个时候,离婉和离月才知道,原来不仅仅是树冠可以藏身,树洞也可以藏身。不过树洞毕竟位置不如树冠那么高,离地也就十几米高。这个位置,距离敌人太近了。

    不过见风霆很自信,她们也便就不能提出质疑了。

    在树洞中呆了两个时辰,有一个瀚海 中阶出现了。

    这人是第一组的领头人,第一组就剩下他一个了。而且他也已经被偷袭一次了,身上的长衫染着不少的血迹。脸上更是挂着恐惧和疲惫,看上去很狼狈。

    在瀚海中阶的眼睛里,虽然四周围全都是树木,就连天空都布满树木。但是地面上厚厚的落叶,让他警惕了起来。他觉得此地有些眼熟,似乎是来过。

    其实这种感觉随时随地都有,这三个多月,无论他身在何地,他都觉得是眼熟的,也都能闻到血腥味。但是在此处,他觉得有些不同。

    他便想立刻离开,不过就在他这个念头刚一出来。两道人影出现了,一男一女,动作快得让他炫目。他想立刻倒退,想要逃离此处。

    “刷。”

    但是那灵力锋芒已经到了,若是他巅峰状态,他也许可以硬挨了这一下。可是此刻不行,他必须要挡住。他双掌一震,一道灵力屏障挡在了身前。

    “砰砰。”

    锋芒击中了屏障,但是却发出两声闷响。这明是两道攻击,他的屏障出现了强烈的震动。

    “刷。”

    一道虚幻的光芒割开了他那已经不稳的屏障,一把虚幻的玄兵到了他的胸前。

    他身体后退,同时右手回收,食指和中指横着夹住了这把玄兵。

    左手也随手拍了出去,这是他距离对手最近的一次,他觉得对方已经无法避开他这一掌了。

    “砰。”

    风霆确实没有避开这一掌,他生生挨了一掌。因为他的右手的雾蛊刃被对方夹住,所以他也就没有被击飞。

    这是完全超出了这名瀚海中阶预料的,因为风霆没有松开雾蛊刃,也就还在他眼前。

    这三个多月,他太过恐惧这两个人了。所以心头难免更慌了。

    离婉的锋刃已经到了,刺进了这名瀚海中阶的后背。

    “啊!”

    瀚海中阶叫了一声,风霆顺势一掌拍在了瀚海中阶的腹。

    “砰砰。”

    瀚海中阶的手掌也再次拍在了风霆的胸口,他连续两张都击中了风霆的胸口,他就是想杀了风霆。

    可是风霆又岂是那么容易杀死的,他的体内有疗焰,只要他不立刻被打死,他就能自愈。

    瀚海中阶以为他可以杀了风霆,然后再去对付离婉。他至少还有机会,可是风霆没死,还反手夺回了雾蛊刃,随即就刺了进去。

    “刷。”

    雾蛊刃刺进了瀚海中阶的胸口,瀚海中阶更加惊恐,他不明白为什么风霆能够如此强横不死。

    离婉的灵力长刀也到了,一刀横切,斩断了瀚海中阶的脖子。

    风霆随后一巴掌,把瀚海中阶的尸体拍飞出去。

    第一组彻底全军覆没了,这是第一次攻击过后,不用立刻返回藏身之处,这让离婉感到非常的轻松。

    树洞中的离月看见下面只有姐姐和风霆,也第一次把头探出来。

    “没有人来,让离月下来走走吧。”离婉心疼妹妹,用无声口语更风霆请示。

    “嗯。”风霆没有用无声口语,而是话了。

    树下离婉和树洞内的离月都吃了一惊,这三个多月来,他们一直都没发生过话。此刻听见风霆话,都感到十分的亲切。

    “可以话了!”离婉惊喜的问道。

    “他们现在已经被阵法彻底的迷魂了,就算听见我们话,应该也不会醒过来了。”风霆平静道。

    “那太好了!”离婉清了清嗓子,对树洞内的离月招手:“下来吧。”

    “我来了!”离月早就等着这一天呢,她像一只蝴蝶一般从十几米高的树洞中飞出来,落在了离婉的面前。

    这时候,风霆从这名瀚海中阶的腰间摸出一个布袋。他弄了瀚海中阶的几滴血,滴在布袋上,然后注入灵气。

    “咔吧吧……。”

    布袋发出咔吧吧的声音,就像有人推动一扇很就没有开启过的木门。

    离婉和离月都认出这布袋是一个空间灵器,风霆正在努力打开这个空间灵器。一般空间灵器都只有主人能够打开,除非主人授权他人,否则他人根本打不开。

    不过看风霆的样子,应该能打开这个空间灵器。

    “咔吧吧……。”

    风霆在疯狂的注入灵气,他明显很吃力,脸色都有些白了。

    “需要我帮忙吗?”离婉问道。

    “不用。”

    风霆继续坚持着。

    “咔吧。”

    终于,风霆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轻轻一抖布袋。布袋的口开了,他把手深了进去。摸了一会儿,取出一块玉简。

    然后,他又往玉简上滴了几滴瀚海中阶的血,然后开始向玉简上注入纹路和文字。

    离婉和离月看不懂纹路是什么,但是他们隐约看见了文字。

    余暗通魔域,勾结魔徒,愧对宗门。

    离婉和离月立刻明白风霆这是在栽赃,只不过她们都觉得诧异。每个人的修为不同,气息不同,功法也不同,最重要的是这些纹路。那是每个宗门都有许许多多特有的纹路标识,每个人掌握的纹路标识有都不同。

    所以,风霆不可能知道这名瀚海中阶的纹路标识,所以他制作的这个栽赃玉简,也就很容易被识破是假的。

    离婉问道:“这能行吗?”

    “应该可以。”

    离婉不解的道:“你又不知道他本身特有的纹路标识,你弄得这些文论,君天宗的人一看就能知道是假。”

    “我们不是有一些真的吗?把真的给君天宗看,把假的给别人看。”风霆笑道。

    离婉和离月立刻明白了,都赞叹风霆这招够黑的。真的给君天宗看,君天宗认定了真的,再把假的给别人看,别人也便可能认为这些假的也是真的。

    “风哥哥,这人的储物袋中,还有别的宝贝吗?”离月笑着问道。

    “有,不过现在不能看,等事情了结了,我就把里面的东西和袋子都送你。”风霆笑道。

    “谢谢风哥哥。”离月立刻高兴道谢。

    “给你了,能用吗?”离婉不忘泼了离月冷水。

    “等我到了长河境界,我就能用了。”离月笑道。

    “好了,带回去吧。”风霆道。

    “好。”

    离婉拉着离月,回到了树洞中。

    风霆把尸体踢到一边,用落叶和树枝掩盖一下,也回到树洞中。

    离婉看着地面上厚厚的落叶和树枝,道:“这里的血腥味太重了,他们走到这里,就有可能会感觉到这里是屠场。”

    “其实现在这片树林中,任何地方都有血腥味。无论他们身在何处,都会闻到血腥味。他们是否会发现此处是屠场,那就要看他们的运气了。”风霆道。

    “原来如此。”离婉点头,又随即问道:“这到底是什么阵法,为什么如此恐怖?”

    “迷踪宿命阵。”风霆答道。

    “迷踪宿命阵!”

    离婉和离月都震惊的看着风霆,她们会想起这三个月来的所看所知,发现这阵法对于君天宗的这些强者来,确实就像是他们的宿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