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五十年代之养〕〔我被系统带偏了〕〔最强兵王〕〔神说世界之风起云〕〔重生之灰姑娘奋斗〕〔掌家小农女〕〔六零彪悍人生〕〔我家王妃超A的〕〔主播小傲娇〕〔楼主大人求放过〕〔刀不语〕〔世子在线求生〕〔仙道长青〕〔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锦绣田园:骗个夫〕〔侯府娇宠〕〔全能影后超酷哒〕〔罗马尼亚雄鹰〕〔启晗〕〔婚字当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八百七十八章 小宁被抓走了
    三人的攻击非常默契,也非常狠辣,每出一招,都想要了刑工藤的命。

    刑工藤的感觉越发的不妙,脖子上的长鞭就像生长在他脖子上了,他拼劲全力,也依然无法挣脱。

    风霆的拳头震撼着他的神经,让他的精神也开始动起来。

    宁的长剑就是一把割肉刀,不停的割着他的身体。

    离婉的灵力锋刃,在不停冲击他的经脉和丹田。

    而直到此刻,君天宗依然没有人发现这里的大战。

    别是两千里,就算是一万里,也该有人发现了。没有人发现,就越发的证明有人用阵法屏蔽这座山坳。

    这人是谁?

    是风霆的帮手吗?

    混沌惊恐之中,刑工藤猛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他之所以会来到这座山坳,是因为他发现百里峰一名弟子到这座山坳来,似乎跟什么人见面接头。他怀疑百里峰这名弟子是奉了段芳言的命令,跟贼人见面通信,他才悄然的到这座山坳来查看。

    难道这都是计!

    刑工藤的身体被剑切割着,脖子被长鞭死死缠着,心脏和头不停的承受着风霆的拳头,经脉和丹田还要对抗离婉的灵力锋刃。

    此刻,他的精神又遭受重击。

    当年,段芳言拒绝了他的追求,让他恨上了段芳言,他一直想给段芳言好看。

    可万万没想到,他今天中了段芳言的计。

    难道跟段芳言合作的人是风霆?

    可是以风霆的实力,又怎么能悄无声息进入一飞峰、严托峰、云迁峰杀人。那杀人的手法,只有像他和段芳言这样的天际境界才能做到。

    难道真是段芳言、段百里做的!

    他们要对宗主下手,所以要先铲除宗主的羽翼?

    而他也是宗主的羽翼!

    “啊!”

    刑工藤想到这里,厉声大喊,这是挣扎、痛苦、拼了命的喊声,他想逃走,想活命。他不能输给一个女人。

    可是脖子上的长鞭就像一道魔咒,死死的缠着他,任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

    看见刑工藤拼命,风霆那惨白如纸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刑工藤已经无法保持平静了,他完了。

    “杀!”

    “砰。”

    风霆体内灵气动荡得厉害,他不敢再用第九重了,只能用第六重攻击刑工藤。攻击力虽然弱了,可刑工藤的防御力也弱了,所以杀伤力依然还在。

    即使如此,风霆感觉体内的灵气也动荡得厉害,时不时的冲击着灵海。灵气进入灵海,他就会成为修灵者。体内灵气会变成灵力,灵力可以温润霹雳火种,让霹雳火再燃。

    这是风霆不愿看到的,所以他必须控制。杀刑工藤,远不如控制霹雳火更重要。况且刑工藤已经跑不了了,他必死无疑,只是时间稍微长一点而已。

    宁、离婉也是越来越疯狂,他们从未遇到过这样强大的对手。这是一次杀戮,更是一次历练。只要在这场战斗中活下去,他们的修为都能得到巨大的提升。

    刑工藤此刻已经浑身是血,脖子上的长鞭也已经勒进了他的肉里。

    离婉的灵力锋刃,也已经就要冲破刑工藤的灵力防御了。

    风霆的拳头更是让刑工藤像风中落叶,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战斗虽然还在继续,但若没有外力干扰,刑工藤的宿命已经无法改变。

    终于,刑工藤的身体落在了废墟中,身边那些已经被鲜血染红的残花落叶,还有翻滚的砂石土地,都和刑工藤这个人一样,惨不忍睹。

    “扑。”

    宁的长剑刺进了刑工藤的心脏。

    “刷。”

    离婉的灵力锋刃穿透了刑工藤的丹田。

    “砰砰……。”

    风霆的拳头把刑工藤的头砸变形了。

    刑工藤的手虽然死死的抓住脖子上的长鞭,但是长鞭却已经死死的勒进了他的脖子里。

    “砰砰……。”

    风霆的拳头再起,把刑工藤的头砸进了地下,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方圆百米的大坑。

    “刷。”

    那条长鞭终于勒断了刑工藤的脖子,刑工藤的头也便就和他的身体分开。

    就算刑工藤是天际中阶,当他的头离开他的身体,他的丹田已经被灵力刺穿,他心脏上已经多了几个冰冷的洞,他也活不成了。

    三人落在废墟上,看着身首分家的刑工藤。

    “风霆,你会比我死得更惨。”刑工藤虽然身首分家了,但是依然能凭借高深的境界凝聚精神话。

    “不管我怎么死,你是看不到了。”风霆笑道。

    “还有段芳言。”刑工藤又道。

    “你恨的人还真多,不过到目前为止,我活着,段芳言也没死。”风霆淡然笑道。

    刑工藤的双目中突然流出血来,看着十分吓人。

    “死了还吓唬人。”风霆手中的雾蛊刃随手一扫,在那流血眼睛上又来一下。血流得也就更多了。

    刑工藤再也没有了力量,终于死透了。

    “那个神秘人是段芳言?”宁突然问道。

    “也许是她,不过我没见过,不能确定。”风霆答道。

    “刑工藤显然是被段芳言引到这里来的。”宁坚定道。

    “也许是吧。”

    “还有这周围的屏蔽阵法,应该也是段芳言所为。”宁道。

    “走吧。”风霆不想在这里讨论。

    “走吧,宁。”离婉也道。

    “好。”宁虽然对风霆隐瞒有所不满,不过也知道这里不是讨伐风霆的地方,还是回去为好。

    于是,三人向着来路方向飞去。

    离开山坳的时候,宁和离婉还仔细的感知了一下,他们在感知段芳言,也在感知阵法。不过他们很失望,没感知到阵法,也没有发现段芳言。

    很快,三人就离开这座山坳。

    几百里的路程,对于三人来,就是一个加速的距离。

    他们到了河边,风霆当先进入水中。

    离婉和宁也随即进入了水中,三人在水中潜行,向山岭下沉了下去。

    沉入山岭下,进入地下河道,进入山岭中,这是唯一的路径。

    血影突然出现了,这并不奇怪,之前他们离开时候,血影就好在水下等着他们。

    “宁呢?”血影的双目中透着惊讶。

    “宁!”

    风霆和离婉都大吃一惊,他们同时回头,哪里还有那干瘦的身影啊!

    “宁就在我身后,怎么会不见了!”离婉有些惊慌,这里毕竟是君天宗。

    “找。”

    风霆立刻回身,飞速寻找。

    离婉和血影也立刻跟上,三人向河面上冲去。

    “不要分开。”风霆再次提醒道。

    “知道了……。”

    离婉和血影同时答应。

    瞬间,三人就到了河面上,遥望大河上下和河岸两侧,空空荡荡,根本没有宁的影子。

    “我记得很清楚,宁跟着我沉入了河中,我一直以为他跟在我身后。”离婉的眼睛里全是不可思议。

    “怎么会莫名消失了!”风霆都感到震惊了。

    “会不会是向千古?”血影觉得,就算是她,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宁掳走都很难。所以她想到了向千古。

    “不会吧?”风霆感到疑惑,他觉得若真是向千古来了,不用这么偷偷摸摸吧。

    更何况,即使要抓人,也该抓自己,而不是宁。

    “怎么办!”离婉心中愧疚,她觉得宁的失踪跟自己有莫大的关系。

    “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掳走宁,这人太过强大了,就算是我们三人,也奈何不了对方。”风霆虽然心中骇然,不过脸上还保持着震惊。

    “那我们是不是要先离开这里?”血影问道。

    “血影,你回去把两位前辈叫上。”风霆觉得不能继续停留了。

    “好。”血影立刻消失了,下去找冰女王和火凤炎兮了。

    风霆和离婉静静的伏在大河上,遥望奔腾的河水和两岸的花草树木,他们在寻找宁,也在感知周围的一切。

    宁的消失实在太过诡异了,风霆想不通,离婉更想不通。

    “到底发生了什么?”离婉还处在震惊之中。

    “我也不知道。”风霆茫然摇头。

    “这人到底是谁?为何偏偏带走了宁?”离婉的脸上透着担心和憎恨,担心的是宁的安危,憎恨的是抓走宁的人。

    风霆默默道:“若论反应和感知,你我都未必比得上宁。这人能够让宁毫无反抗之力,怕是已经到了女王和火凤炎兮那样的境界。”

    “君天宗内,除了向千古,还有人有这样的实力吗?”离婉问道。

    “还有那几位老祖。”风霆道。

    “那几位老祖会做这样的事情吗?”离婉道。

    “应该不会把。”风霆道。

    “那就只有向千古了,他为何只抓走了宁?难道就因为宁走在后面?”离婉不解道。

    “也许吧。”风霆道。

    “那接下来,他是不是就该对我们下手了?”离婉问道。

    “按道理来,是这样的。”

    “他是如何发现我们的?”

    “也许是战斗惊动了他。”风霆对这些也不确定。

    “你不是那个阵法屏蔽了一起声音和灵力波动吗?为何还能惊动几千里外的向千古?”离婉问道。

    “按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惊动了几千里外的人。”风霆默默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毒后:腹黑王〕〔给我一张复活卡〕〔超强吸妖器〕〔极品赘婿苏允〕〔吻安,顾先生!〕〔三千铭契目录〕〔云安安霍司擎〕〔圣源武祖〕〔明朝败家子〕〔烈火雄师〕〔奕王〕〔富贵锦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