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看护着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风霆依然在,他不但了解了许多关于修神的事情,还了解神域许多事情。

    三天,若是换成另外一个人,至少也会感到有些疲惫。但是风霆体内有疗焰,会源源不断的为他输送温热的气息,祛除他身体上的疲惫,让精神充沛。

    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出现在藏阁内,她长得虽然不算太美,但是气质冷厉,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上位者气息。

    她没有靠近风霆,而是远远的着风霆。见风霆如此认真苛求的样子,她冷厉的目光中透出淡淡的意外。

    她观察了风霆很久,才悄然的离开了。

    转眼又过了三天,风霆依然没有离开藏阁。来到神域之后,他便失去了曾经的无所不知。现在有机会了解更多,他自然不会放弃。

    还有个让他感到欣喜的原因,那就是他发现很多他都能懂。即使他认为他应该不懂的,稍微琢磨一下,他就会懂了。

    这让他对这些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他告诉他自己,他当然不可能来过藏阁。他之所以对这些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多半是因为霹雳火。

    这也就更加坚信了霹雳火出自神火宫的推测。

    对神火宫了解越多,这种推测就越浓,这让风霆充满了期待。

    还有一个让他欣慰的现象,那就是他并未听到离婉和炎兮的消息。也就是,到目前为止,离婉和炎兮都没有来神宫找他。

    他现在越发的喜欢神火宫,他有时候都在想,到底是他喜欢神火宫,还是霹雳火喜欢神火宫。若是他喜欢神火宫,明他和神火宫有缘,若是霹雳火喜欢神火宫,则明霹雳火对他的影响越来越大。

    饿了就吃一颗厉红绣给他的丹药,这种丹药只有补充能量的作用,吃了就不饿了。

    在神火宫内,许多人都是不吃东西的,这也是厉红绣为他准备的丹药。

    实话,厉红绣虽然冷厉高傲了一些,不过做事还算稳妥,是个不错的女人。

    就这样,风霆在藏阁一呆就是半个月。

    其间宝儿来过几次,见风霆一副认真的样子,她感到吃惊的同时,也赞叹风霆的毅力和耐力。

    常乾也来过他,只是他是否安然,便就离开了。

    也会有许多守卫来藏阁,不过他们只是把风霆做一个凡人,都跟风霆拉开距离。

    偶尔也会有神君来,不过他们太强大,没有人知道他们来过,风霆也就更加不知道了。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风霆的伤早已经痊愈了,这对他来很正常,可对于别人来,却有些无法理解。

    ……

    神殿左侧的一个高阁内,左严坐在椅子上喝茶,巨化站在下边。

    “他竟然在藏阁呆了一个月?”左严一边喝着茶,一边道。

    “是,他一直在。”巨化答道。

    “他还真是个嗜如命之人。”左严道。

    “属下也没想到。”巨化道。

    左严着巨化,道:“他是你们巨家的人,你那些晚辈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他只是临时招来采石的修神者,确实不太了解。”巨化道。

    “你们巨家真把神火宫当成你们家的后花园了,派人到神宫来采石,竟然连底细都不查一查。”左严冷冷道。

    巨化闻言,忙低头道:“我让人查过了,只查到他是个四处游历的凡人修神者,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背景。”

    “没有特殊背景,竟然能死里逃生,还嗜如命?”左严冷冷道。

    巨化忙道:“属下猜想他也许根本不懂那些典籍,只是在做样子。”

    “他为什么要做样子?”左严问道。

    “那些典籍是神宫的典籍,他也许想先记住,以便日后再用。”巨化答道。

    “即使如此,也明他是个极其聪明的凡人。”左严道。

    “是。”巨化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他如此聪明,未必就不能在神宫立足。”左严道。

    巨化微微点头,道:“神君所言极是。”

    “你的样子,似乎已经有了对策。”左严瞄着巨化道。

    “属下确实有个办法,只是需要神君帮忙。”巨化道。

    “吧。”左严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巨化向前一步,低声道:“这个何舞扬重伤不死,又神奇进境,这都明他的诡异。如此诡异之人,很可能是魔灵。”

    左严一听这话,不禁笑了:“这倒是个办法,不过若是厉红绣不让你靠近何舞扬,你该如何?”

    “何舞扬一直在藏阁。”巨化道。

    “若你这样把何舞扬弄死了,厉红绣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左严道。

    巨化道:“神君,若是厉红绣真的无所畏惧,他早该利用何舞扬对付我了。她之所以一直不动,应该是有所畏惧。活着的何舞扬都奈何不了我,死了的何舞扬就更是毫无用处了。”

    左严着巨化,笑道:“来你也很聪明。”

    巨化忙行礼道:“不是属下聪明,是厉红绣畏惧神君,才没有利用何舞扬为难属下。”

    “知道就好。”左严冷冷的了一句。

    巨化低声问道:“神君,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让厉红绣偃旗息鼓,不敢肆意妄为?”

    “这不是你能知道的事情。”左严冷冷道。

    “是。”巨化不敢再问。

    “去吧。”左严一摆手。

    “是,属下这就去办了。”巨化慢慢退了出去。

    左严端起茶杯,静静的喝着茶。厉红绣为何突然偃旗息鼓的原因,他其实也不知道。不过以厉红绣的性格,若不是遇到了巨大阻力,她又怎么会忍气吞声?

    现在的神火宫内,能够让厉红绣畏惧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大神君怀玉竹。

    可是怀玉竹身为大神君,做事向来公正。现在事情很明显是巨家偷盗神宫物品,就算最后不牵连到他,也会处置巨化和那几个被巨化收买的守卫。

    可现在,怀玉竹似乎把事情压制下去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既然有了机会,自然是要斩草除根。只等巨化弄死了何舞扬,就再也无人能指证巨化了,巨化安全了,也就更无法牵连到他这个神君了。

    ……

    在神君大殿的正殿内,厉红绣一袭红衣立在宝座旁边。

    在宝座上,端坐着一个美丽女子,她上去也和厉红绣一样,都是二三十岁的样子。面目不如厉红绣那般冷厉,而且还比厉红绣美得多。

    这个女子身穿淡淡红衣,坐在宝座上,不用话,便会让人觉得她就是神。

    “大神君,何舞扬依然每日在藏阁读不辍。”厉红绣道。

    “他想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怀玉竹道。

    厉红绣微微抬头,着怀玉竹,低声道:“大神君这样善待何舞扬,不应该只是因为他天赋还算不错,应该还有其他原因吧。”

    “红绣,你还是那样好奇,也还是那样直言。”怀玉竹笑道。

    厉红绣也无奈笑道:“大神君,我实在是想知道。”

    怀玉竹眉梢微展,道:“师尊曾经跟我过,若是某一日,来了何舞扬这样一个人,就一定把他留下,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是明乔大神君的命令?”厉红绣问道。

    “是的。”怀玉竹答道。

    厉红绣震惊的着怀玉竹,曾经的大神君冉明乔算是大神君的师父,五百年前把大神君之位传给了大神君。

    至于冉明乔大神君的下落,则是无人知晓,有她已成神尊,化身天上天,也有她终究没能逃脱天劫而陨落了。

    “大神君,明乔大神君还在?”厉红绣终于问道。

    “当然还在。”怀玉竹道。

    厉红绣犹豫了一下,低声道:“若是明乔大神君还在,她又在哪里?”

    怀玉竹笑道:“我觉得师尊定然是陪在宫主身边。”

    “宫主!”厉红绣再次震惊。

    怀玉竹着厉红绣笑道:“你该不会也认为宫主已经陨落了吧?”

    厉红绣立刻道:“我相信宫主定然安好。”

    “师尊最敬重之人就是宫主,宫主隐身,师尊也隐身,这不对吗?”怀玉竹温和反问。

    厉红绣点点头,道:“对,对。宫主和明乔大神君是神域最强大的女子,她们确实都必定还在。”

    怀玉竹笑道:“我都告诉你了,你就不要再多想了。护好何舞扬,不要让师尊失望。”

    厉红绣忙道:“虽然我偃旗息鼓了,可我还是担心巨化和左严对何舞扬下手。”

    怀玉竹笑道:“护好何舞扬就好。”

    “大神君,你的护似乎另有深意。”厉红绣问道。

    “护就是着、护着,而不是寸步不离的保护。”怀玉竹解释道。

    厉红绣闻言,又试探问道:“大神君的意思是,给何舞扬绝对的自由,包括有人算计他,也不要过多阻拦。”

    “是。”怀玉竹点头。

    厉红绣一听这话,眉头微皱,道:“巨化若是出手,就一定会斩草除根,我担心……。”

    “若是何舞扬那么容易死,他也就不会出现在你我面前了。”怀玉竹自信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