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极北寒地
    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身影从远处飞来,落在了四人面前。

    来人是曲何,他苍老的目光看着四人。

    看见眼前这个老人,炎兮的目光中透出一丝愤怒。她一直都不相信曲何,风霆刚醒来,曲何便出现了,就更加怀疑曲何的用心。

    “你的气色不错。”曲何先跟风霆说话。

    “多谢镇东魔君挂念。”风霆谦虚笑道。

    曲何笑道:“说实话,我确实很挂念你。”

    “哈哈……我们也算是朋友,你挂念我是对的。”风霆笑道。

    “哈哈……有道理。”曲何看着风霆大笑,说道:“你已经破境神帝,看来你准备好前往魔宫做客了?”

    “是。”风霆承认。

    “去之前,你应该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准备,需要我帮忙做些什么?”曲何问道。

    风霆想了想,摇头道:“多谢镇东魔君,暂时还不需要。等需要镇东魔君相助,我会开口的。”

    “我倒是有些期待你开口请我帮忙。”曲何眼含期待笑道。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风霆淡然道。

    旁边的炎兮听了两人对话,就更加觉得会中曲何的圈套。

    “你打算何时启程?”曲何问道。

    “一个月后。”风霆说道。

    “那这一个月之内,我就不来打扰你们了。你们若是需要我帮忙,让离婉去东北方找我。”曲何说道。

    “好。”风霆点头。

    “我先走了。”曲何拱手抱拳。

    “镇东魔君,慢走。”风霆也客气的拱手抱拳。

    曲何跟其他三人点头,然后便悄然飞去。

    炎兮等曲何消失了,默默说道:“我怎么感觉他等着我们跳进他的陷阱?”

    “你多虑了。”风霆笑道。

    “我不相信他!”炎兮再次表明态度。

    风霆微微笑道:“我也不相信。”

    “不相信还谈笑风生……虚伪。”炎兮终于又说了这两个字。

    “你说虚伪就虚伪吧。”风霆也不否认。

    炎兮横了风霆一眼,说道:“如果现在杀他,还容易一些。到了魔宫,想杀他就难了。”

    “我们去魔宫,总不能飞着去。我们还需要他带路。”风霆说道。

    炎兮闻言,无言以对。

    在大荒呆久了,她已经知道这里距离极北寒地还有很远很远。若是不乘坐传送阵,怕是要走上几年,甚至几十年。

    “我去炼药。”风霆说着转身向岩洞走去。

    “需要我帮忙吗?”炎兮看着风霆的背影说道。

    “不需要。”风霆摇头。

    “你们去修炼吧。”离婉对炎兮和厉红绣说道。

    “好好。”

    两人答应,看着离婉随风霆走进了岩洞,她们也各自回岩洞去修炼了。

    风霆进入岩洞之后,便取出了妖皇鼎和海皇鼎,开始炼药。

    离婉站在旁边,见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便就独自修炼。

    一个月后,风霆、炎兮、离婉、厉红绣、怀玉竹四人随着曲何,离开了宁域。

    本来木钟豪也想跟着,但是被风霆拒绝了。

    木钟豪便嘱托离婉,替他照顾好父亲木坛。

    石钧虽然没有跟风霆等人一同前往魔宫的打算,但是他也很挂念父亲石鸣天,嘱托风霆照顾好父亲石鸣天。

    风霆把看护宁域的责任交给了匡召。

    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凶险的责任,但是匡召却很坦然的承担了这个责任,他告诉风霆,他活着,就一定保宁域安全。

    至于剩下的二十几个魔灵,也自然一同留下,他们背叛了魔宫,自然不敢回去。

    虽然一切都好像安置妥当了,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不管是去魔宫,还是留在宁域,都是万分凶险。因为他们面对的牛蛊魂是魔灵。

    幸好曲何悄然告诉风霆,既然魔主请风霆去,自然会告诫牛蛊魂不要再祸害宁域。

    这算是一个承诺,不过风霆对敌人给他的承诺向来不抱太大希望。

    但是眼下,他管不了那么多了,他需要炼狱之火,怀玉竹需要魔主,他们只能硬着头皮前往魔宫冒险。

    而且魔宫还有小宁,他也很想看看小宁在干什么。

    关于小宁的事情,风霆曾经不止一次问过曲何,曲何只是告诉风霆,大魔君在魔海山,其他便不再说了。

    飞行了三天,一行人到了一座学峰上。

    站在传送阵中,大家的心情都有些压抑。

    再出现就到了极北寒地了,那里有魔灵,有魔宫,还有能够让风霆疯狂的石头。

    传送阵启动,大家感觉周围一片虚无。

    不久之后,周围变得清晰起来,周围已经是一个坚冰世界。

    高耸的冰峰,一望无际的冰原,所有一切都是坚冰构成。

    走下传送阵,便感觉到一片寒意入侵肺腑,让人不寒而栗。

    传送者周围有几个黑衣魔灵,远处也有几个黑衣魔灵,更远处也依然能看见魔灵的身影。

    森寒的坚冰世界,几点黑色身影,那压抑的感觉更浓了。

    除了风霆之外,其他人都是神帝上境,却依然感觉十分的不舒服。

    炎兮、离婉、厉红绣三人都不约而同盯着风霆。

    风霆淡然笑了笑,望向北方。

    “你没事吧?”炎兮忍不住问道。

    “没事。”风霆淡然回道。

    “那走吧。”炎兮说着拉住了风霆的手,她担心风霆发疯。

    “嗯。”风霆点头,望向了曲何。

    “走。”曲何飞身而起,向北飞去。

    也就在这一刻,炎兮感觉到风霆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她抬头看风霆,见风霆的目光中透着一丝狂野的气息。

    坏了,风霆感知到了那些能够让他疯狂的石头。

    炎兮忙望向离婉,见离婉也转正看着风霆,飞快的抓住了风霆的另外一只手。

    厉红绣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想帮忙,可却不知道该如何帮忙。

    怀玉竹依旧平淡,只是扫了风霆一眼,便望向远方。

    旁边有几个魔灵看出了风霆的异样,已经飞走的曲何也已经飞速的出现在风霆面前,远处的几个黑衣魔灵也正望过来。

    “你怎么了?”曲何问道。

    “没事,走。”风霆虽然说没事,可是谁都看得出来他有事,而且很严重。

    “刷。”

    曲何的身上突然释放出一团淡淡黑色魔力裹住了风霆。

    离婉和炎兮也没有松手,她们死死抓住风霆的手臂。

    “走。”曲何向前飞去。

    离婉和炎兮拖着风霆跟上,厉红绣和怀玉竹跟在最后面。

    地面上坚冰如镜,旷野中寒气刺骨。

    这就是极北寒地,一个让修神者不敢靠近的地方。

    风霆的身体在颤抖,他的双目已经血红一片。

    离婉和炎兮紧紧抓住风霆的手,两人都面色凝重。

    跟在后面的厉红绣和怀玉竹也感觉到了风霆身上释放出来的狂野气息。

    前方的曲何已经放出神识,时刻观察着风霆的一举一动。

    一行人穿行高低不同的冰峰之间,就像几个疯狂逃窜的旅人。

    风霆的嘴角已经流出血来,点点鲜红的血液飘散在风中,看上去十分的凄凉。

    炎兮和离婉的心都提着,她们知道,若不是两人控制着风霆,此刻的风霆不知道会如何疯狂。

    还有多远才能到地狱?地狱里也和这里一样吗?或者地狱里比这里更不妙?

    太多的疑问在几个人心头萦绕,前路漫漫,凶险难测。

    平时遇到凶险,大家都习惯等风霆解决,现在风霆就发生在风霆身上,而风霆明显已经无法控制他自己,这又该由谁来解决?

    又过了一个时辰,风霆的双目已经开始流出血泪,那双眼睛比任何一头魔兽都更加狂野狰狞。

    炎兮看离婉,见离婉也看着她。

    “走。”风霆咬紧牙关说了一个字。

    “你真能坚持?”炎兮问道。

    “能。”又是一个字。

    “好吧。”炎兮也知道,去地狱是迟早的事情,这里已经是地狱门口,若是回去了,那就白来了。

    曲何的本体在前方带路,曲何的神识悬浮在风霆旁边,时刻观察着风霆的疯狂变化。

    “还有多远?”离婉终于问道。

    “还有小半个时辰路程。”曲何答道。

    离婉还想问,地狱也是如此吗?可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便只能不问了。

    这里全都是坚冰,那些能让风霆疯狂的石头必然在坚冰之下。而地狱也在这坚冰之下,到了地狱,是否意味着距离那些石头更近了。

    离婉眉头紧锁,告诉自己,千万不要乱。

    “吼。”

    终于,风霆的体内发出一声兽吼,就像身体里藏了一头魔兽。

    离婉和炎兮都感觉手臂震动了一下,那狂野的杀意顺着手臂直达他们的内心深处。

    炎兮突然说道:“要不要封住他的经脉?”

    “他此刻气血狂涌,封住他的经脉,可能会让他受伤。”离婉说道。

    “哦。”炎兮点了点头。

    两人只能紧紧抓住风霆的手臂,辛亏她们的境界比风霆高出太多,才能轻易控制住风霆。

    风霆的耳朵也开始流血了,七窍就剩下两只鼻孔还没有流血了,这是无比恐怖的事情。

    幸好半个时辰很快过去了,一行人到了一条巨大的冰缝旁边。

    曲何看看风霆,说道:“你还好吧?”

    “嗯。”风霆微微点头,可谁都看得出来,他很不好。

    “下去吧。”曲何低声说道。

    “嗯。”风霆又答应了。

    离婉和炎兮迟疑了一下,也跟着向冰缝下沉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