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九世魔尊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晁恒宙
    绝美女子和娇小女子又告诉风霆,少爷若是出手了,便可能会破坏了少爷的大计。

    她们本以为风霆会感恩,然后拒绝,让她们回去劝劝少爷。

    可是风霆告诉她们,仇人就在眼前,却要等几百年,一定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两人对付风霆的这个回答有些不满,她们觉得风霆不但冷血,而且骄傲,甚至有些拉人下水的意思。

    但是她们此刻不能发火,便只能把心里的不满压下去了。

    风霆当然能够感觉到两人的不满和愤怒,他说道,若是能够提前几百年解决了仇人,那一定是一件非常非常快活的事情。

    这是两个女子和少爷等所有人的期望,她们虽然觉得风霆骄傲,但是心中的怒火却莫名的消了许多。

    两人问风霆,何时动手。

    风霆告诉她们,如果没有意外,那就在大婚当日。

    两人都感到震惊,问风霆的具体行动方式方法。

    风霆告诉两人,他还在想。如果想不到,便就直接动手抢人。

    两人都觉得风霆有所隐瞒,但是风霆明显不想透露,她们便只能作罢。

    虽然只是短暂的意念交谈,但是她们都感到些许的疲惫,两人收了神识,转身进入楼内。

    如之前下楼一眼,轻松随意的上楼,回到了那间书房内。

    少爷、顶伯、高冷女子都在等着两人。

    绝美女子和娇小女子坐下,两人对视一眼。

    娇小女子不满说道:“这个风霆很傲气,他说他没有计划,他还说会在大婚当日抢亲,他还说姐夫不该继续等下去了。”

    高冷女子、顶伯、少爷三人都没立刻评价风霆的话。

    “姐夫,你也觉得不该继续等下去了?”娇小女子看着少爷说道。

    “我可以等,不过我觉得此刻是个机会。”少爷说道。

    “什么机会?能杀得了晁恒宙吗?”娇小女子不满说道。

    “杀不了,但是搞乱神宫,至少可以出口气。”少爷说道。

    “然后呢?”娇小女子问道。

    不等少爷回答,绝美女子说道:“然后便开始逃亡。”

    “能逃到哪里去?就算回到西凉山了,难道晁恒宙就不能去西凉山抓我们?”娇小女子说道。

    少爷看着两人,依旧平静。

    娇小女主和绝美女子意识到了什么,难道少爷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少爷终于缓缓说道:“我早就等着这一天了。”

    “姐夫,你有把握?”娇小女子问道。

    少爷稍微一顿,缓缓说道:“晁恒宙现在虽然看上去如日中天,可是我总觉得他好像并不是无所畏惧。”

    “姐夫,你把话说明白!”娇小女子急切说道。

    少爷平静说道:“这么多年了,晁恒宙好像从未离开过中君神宫,这很不正常。”

    “也许他用不着离开。”娇小女子说道。

    “风霆的故事应该是真的,他已经失去了对风霆的控制,他应该也知道风霆初来时落脚南海山,他为什么不自己去找?”少爷看着娇小女子说道。

    “也许他觉得把风霆引来更好玩。”娇小女子说道。

    少爷微微摇头,说道:“晁恒宙虽然是上神域最强,可是中君神宫这么大,他根本不可能控制住神宫内一草一木。这就说明若是闹起来,他没有能力瞬间平息,这就会让人觉得中君神宫也不是坚不可摧的。会大大的降低人们对中君神宫恐惧,也就等于触犯了他这个中君神尊的威严。他是一个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人,他竟然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就说明他是迫不得已。”

    听了少爷这长长的论述,没有人反对了。

    娇小女子说道:“于是,可以得出结论,他这么多年从不出宫,也不是不得已的。所以,我们逃了之后,他不会亲自追我们,我们也就不会有性命之忧。”

    少爷继续说道:“他若是让我们逃了,也就等于告诉所有人,他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东昊神宫和北风神宫也就不会那么畏惧他了,还会不会为他卖命,就不好说了。”

    “对……有道理!”娇小女子欣喜赞叹。

    绝美女子也说道:“所以,我们这次就帮风霆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对晁恒宙的威信打击也就更大。没有了其他三大神宫的相助,我们对付他就容易多了。”

    “所有前提是,大闹之后,我们能逃出中君神宫。”高冷女子不忘给大家的热情降降温。

    “风霆一定已经设计好了逃走的路线。”少爷说道。

    “可是他说他没有任何计划,只想这拼命去抢亲。”娇小女子说道。

    “风霆比我们弱得多,他既然进来了,他最考虑的就应该是如何逃走。”少爷说道。

    “有道理。”娇小女子说道:“顶伯说过,风霆最擅长的就是逃。”

    “风霆在阵法上的造诣很高,他来了十几天了,也走了很多地方了,他不会只是安心的漆墙。”少爷平静说道。

    “姐夫,你是说,风霆已经设计好了逃走路线?”娇小女子惊喜道。

    “风霆不告诉我们,一来是觉得没有必要跟我们说得太清楚,二来他应该也不完全相信我们,或者说他不完全相信我们身边的人。知道的人越少,逃走的路线也就越隐蔽,逃走的可能也就越大。”少爷说道。

    “姐夫,像你这么说,这个风霆和你还真很像,都聪明得不得了,而且还都善于算计。”娇小女子笑道。

    “也许吧。”少爷平静笑了一下。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把火传给我们一些吧,也让我们早些熟悉它。”高冷女子说道。

    “好。”

    少爷答应一声,手腕一翻,一片如烟花般的火焰便浮现在掌心,然后徐徐向高冷找女子飞去。

    ……

    中君神宫方圆千里,亭台楼阁很多,但是若说权利最大的地方,没有哪里能跟神尊大殿相比。

    神尊大殿虽然不是最高的建筑,但是却俯瞰上神域的任何一座高峰。

    大殿宽阔,但不奢华,却透着一股让人不敢靠近的威压。

    就算在神宫内待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护卫,在靠近神尊大殿时,也会感到压力极大。

    此刻,宽阔高耸大殿内只有两个人。

    高高的宝座上坐着一个身穿金袍的中年人,他面色白净,胡须黑亮,眉目之间看似柔和,其实透着一股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

    他就中君神宫的宫主,也是中君神宫第一神尊晁恒宙。

    在宝座之下百米,立着一个身形高瘦,面色清瘦的青年,他就是三天后大婚的准新郎白厚。

    晁恒宙问了白厚一些大婚的事情,白厚一一作答,告诉晁恒宙,基本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该来的各方神尊都来了?”晁恒宙问道。

    “除了南海神宫的几位神尊,其余都已经到了。”白厚答道。

    晁恒宙长眉微展,说道:“南海神宫出事,谁也没想到。”

    “金煌神尊已经带人去查了,这两天也该回来了。”白厚说道。

    “估计就是白发所为。”晁恒宙说道。

    “属下也觉得是他。”白厚说道。

    “不能让他继续这样闹下去了。”晁恒宙说道。

    “等属下大婚之后,便去南海山。”白厚立刻说道。

    晁恒宙微微摇头,说道:“这些年你虽然强大了许多,但是对上白发,你恐怕没有什么胜算。况且你刚大婚,怎么能丢下新娘去那么远的地方,这件事你就别管了。”

    白厚忙行礼道:“白厚受神尊教诲多年,也该为神尊分忧了。”

    晁恒宙闻言,欣慰的笑道:“你能这么想,我很高兴。可是……我答应过白大哥,要照顾好他的后人,我可不能让你有任何闪失。”

    “神尊,我已经不是少年了,也该出去闯闯了。”白厚说道。

    晁恒宙笑道:“你想出去闯闯,有很多机会,现在你的任务是陪好你新娘子。”

    白厚笑道:“血影是个了不起的女子,她早就跟我说过要陪我一起建功立业。”

    “建功立业也不急于一时,以后有很多机会。等过些年你真正长大了,我这个位子也是你的。”晁恒宙说着拍了拍宝座的扶手。

    “神尊,千万不要如此说,属下不敢,也没有资格。”白厚忙躬身行礼。

    晁恒宙笑道:“你是白大哥的后人,单凭这一点,你就有资格成为宫主。”

    “属下修为低浅,确实没有资格。血影也不喜欢约束,她也不会同意的。”白昼忙说道。

    “哈哈……你们俩到底是妇唱夫随?还是夫唱妇随?”晁恒宙哈哈大笑。

    白厚笑着说道:“虽然血影是个女子,可在属下看来,她比我强得多。”

    “哈哈……你可是个男人,可不能丢了神宫男人的面子。”晁恒宙呵呵呵笑道。

    “当初神尊指婚给我,不就是欣赏血影不凡的气度和不凡的修为吗?”白厚笑道。

    “我欣赏血影的气度和修为,我可没说让你什么都听她的。”晁恒宙大笑道。

    白厚低头笑了,说道:“神尊,你给了血影那么高的评价,现在又让我去管她,这不是让我为难吗?”

    “哈哈……若是你自己的女人都管不好,我可真不放心把这个位子交给你。”晁恒宙哈哈大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