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团宠龙女萌萌哒〕〔暴君的团宠闺女又〕〔韩三千苏迎夏〕〔长夜行〕〔练习生从徒手劈砖〕〔这个和尚会化缘〕〔萧天策高薇薇最新〕〔豪婿〕〔高人竟在我身边〕〔我的阁楼通异界〕〔大魔王娇养指南〕〔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极限警戒〕〔我家魅妃超皮哒〕〔苍灵至上唐婉菁姜〕〔开局获得完美音乐〕〔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寻唐〕〔王妃大人要休夫〕〔刑警使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4章坠入深渊
    !

    [https://.xs321./]

    </p>

    旋转而来的狼牙阔斧在空气中划出一道螺旋状的火光,好似愤怒的火鸟振翅而来――

    见此情形,宇岢的三魂已然丢了两魄,呆立在那手足无措,玫瑰疾声喊道:“快躲开……”

    虎王冷笑了一声:“来不及了!”

    宇岢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狼牙阔斧已在须臾之间击中了他的胸口。

    “啊……”

    只听宇岢一声剧烈地惨叫,刹那间被击飞出去……其实,在他被击中的一刹那,还闪过一个清脆的碰撞声――那一刻,自他胸前突然迸出一颗瑰丽的顽石,溅落到了草丛里……

    由于狼牙阔斧速度之猛,撞击力道之剧,致使宇岢被击出了四五丈远。然而,让玫瑰与虎王都没想到的是,宇岢被击出去的方向正是百花坳的禁地――断魂谷。

    随着撞击的惯性,被击飞的宇岢滚落到悬崖边一下子跌落下去……

    这个时候,玫瑰与虎王一并向悬崖边奔来,两人望着深不见底的断魂谷各自的心中都有不同的感受――

    虎王大笑道:“在那么猛烈地撞击下,又跌落深谷,后果可想而知……”虎王说着,又望向玫瑰,挑衅道:“我的任务完成了,倘若你想打抱不平,我也可以勉为其难,让你尝尝狼牙阔斧的威力……”

    玫瑰怒瞪着虎王,愤然开口:“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虎王自负地道:“是吗?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出招吧。看看是你的阴阳花瓣雨厉害,还是我的狼牙阔斧锋利。”

    玫瑰的左手五指张开,慢慢的旋转着,五个如火焰般的红甲一并闪现出耀眼的红光。虎王看着正在运功的玫瑰,阴笑了笑,正要做出应战的姿势,这时,他突然感应到了一个讯息,这个讯息像是在给他下达某种命令――

    虎王恭敬地应了一声,像是在自言自语地回应道:“是,我马上回去――”

    玫瑰诧异地注视着虎王,虎王冷笑道:“今天算你走运,就让这里的鲜花陪着你再苟延残喘几日……”

    虎王话音未落,便将身子一转,化为无形,消失不见了。

    玫瑰根本没有在意虎王的话,而是走到草丛边寻找那颗掉落的顽石。她心里明白,正是那颗石头挡住了狼牙阔斧的攻击,否则,那个年轻人定会被劈成两半……

    可是,那个年轻人到底是谁?怎会有如此奇特的石头?

    就在玫瑰费解之际,草丛里突然闪过一道烟影,由于那烟影速度极快,致使她一时间不知所措,后来,她寻遍整片草丛也没能找到那块石头――“那烟影……会是谁呢?”

    ……

    这个时候,坠落深渊的宇岢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命运竟会被困在这里已有千年的“狂妪智叟”完全改变――

    这是深处在百花坳下面的另一个世界,这里的环境与上面的世界截然不同――

    百花坳四季如春,风景旖旎。然而,百丈之下的断魂谷却极寒无比,荒凉至极,这里常年被一团厚重的烟云覆盖,因此,从百花坳的悬崖上向下望去只能看到一片恐怖的烟色云雾。这团巨大的烟云缓慢地旋转着,就像能够吞噬一切的漩涡,让人不寒而栗。

    宇岢在烟云中坠落,身体似有万斤之重,随着坠落的速度不断加剧,他的眼前变得一片昏暗,身边电闪雷鸣,疾风呼啸,仿佛所有的往事都即将消逝在无限的恐惧中……就这样,他在极度的痛苦与恐惧中失去了所有的意识,追入了万丈深渊……

    不知过了多久,宇岢的身体已浸泡在一汪红泉之中,红泉被石台围绕,周围有几棵寒松斜立在嶙峋的怪石间,泉水的表面蒸腾着热气,宇岢身在其中,好似浮在云端。然而,他却全然不知泉边正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的老妇人,此人便是性格狂暴,人称“狂妪”的鬼婆。

    鬼婆的身材不是一般的矮小,而是如侏儒一般,不足三尺。盘在她头顶的一大团白发就像一座小山,把她那尖嘴猴腮的老脸衬托得就像一个倒着的圆锥。

    她虽然已经鸡皮鹤发,却还要浓妆艳抹,但是让她最引以为傲的还是那些不胜枚举的烟斑。她一手拄着一根手腕粗细形状怪异的拐杖,另一只手里捏着一株永不凋谢的海棠,愕然地瞪着泡在红泉中的宇岢,激动不已,疯狂地喊道:“老头子,你快出来,快……”

    闻听鬼婆的喊声,自崖壁中走出来一个老翁。这老翁自然就是那位性格乖张,七窍玲珑的“智叟”,名唤鬼公。不可思议的是,鬼公不是从洞口走出来的,而是从一整块坚硬的岩石内幻身而出。

    鬼公鹤发童颜,看似慈眉善目,却时常给人一种老不正经的感觉,可谓是魅中带着三分善,善里藏着两分邪,若论此人之样貌,面似白猿身如墩――

    然而,最值得一提的还是他的身高,他与鬼婆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身高不足三尺,体态好似罗锅,但是那两条垂到地面的白眉却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他上前一步,望着红泉中的宇岢,心中虽然诧异,脸上却无表情,他摇头叹道:“唉,天意难违啊……”

    鬼婆听到鬼公这么说,顿时失望至极,狂声吼叫起来:“啊……我们足足等了一千年,难道就被这个来历不明的臭小子给毁了吗?”

    鬼公失望地闭上了眼,沉思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才道:“老婆子,你吼也无济于事,既然天意如此,我们就认命吧!”

    鬼婆瞪了鬼公一眼,吼道:“你这个没心没肺的老秃驴,没有这幽冥泉水,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什么时候才可以白日飞升?我们已经栖身在这冰冷的石缝里等了一千年了,难道还要让我们再等一千年?我告诉你,如果不能离开这,休想让我嫁给你!”

    鬼公表面上没有理会鬼婆,而是在心中窃喜:就算不能出去也无所谓,反正也在一起住了一千年了,你这个千年老太婆不嫁给我嫁给谁去?嘿嘿嘿嘿……

    鬼公正这样想着,鬼婆用拐杖在他的头顶狠狠地敲了一下,厉声道:“别在这傻笑,快给老娘想办法去。”

    鬼公摸着所剩无几的头发,委屈地看了鬼婆一眼,疾声道:“这一千多年,我的头发几乎都被你敲光了,你就不能换个地方敲吗?”

    鬼婆将头一扭:“一千多年的老‘毛病’了,改不了楼。”

    鬼公说完,伸手把住宇岢的脉搏,轻捋起让他引以为傲的眉须,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鬼婆见鬼公没有回应,莫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鬼公皱了皱眉,道:“奇怪……这个年轻人只不过是一个凡人啊,可是……在他的体内怎会有……”

    “有什么?他的体内有什么?”

    “有一种无法形容的东西,像是一团气,就在他的胸前,但是……这团气好像被一股力量包裹着,无法涌遍他的全身。”

    鬼公正这样想着,鬼婆又急躁起来,举起拐杖,大声嚷道:“谁让你说这个啦……”

    鬼公怕再次挨打,立时将身子扭开,瞟了她一眼,道:“你到底想问什么?”

    “我想知道,他泡了红泉之后,体内有没有战魂灵力?”

    鬼公摇了摇头,怕鬼婆生气,所以说话有些结巴:“从……从脉象来看,没,没有。”

    鬼婆神情异样地自言起来:“不可能啊,传说,无论是谁,只要在阴阳六合之年的正午时分泡过幽冥泉水,都会获得战魂灵力。此时此刻,正是阴阳六合之年的正午时分,难道……传说是假的?”

    鬼公皱着眉,没有做声,鬼婆再次开口:“老鬼,你说……这泉水是不是有问题?”

    鬼婆见鬼公似有冥想之意,仍是一语不发,她一怒之下,挥起拐杖重重地敲在鬼公的头上,放声大吼:“你倒是放个屁呀!”

    鬼婆这一下敲得确实太过用力,让躲闪不及的鬼公疼得抱头乱窜:“你这个死老太婆,你想谋杀亲夫啊?”

    就在鬼公的手松开宇岢脉搏的一瞬间,红泉顿时失色,突然变成了无色透明的清水。与此同时,宇岢的身体也沉了下去,鬼婆见此情形,惊愕地喊道:“老头子,老头子,别装蒜了,快看这泉水――”

    鬼公摸着头,向池中望去,骇然道:“老天!传说是真的!红泉中的火灵神力进入了他的体内。现在的红泉已经是普通的清水了……”

    由于清水灌入宇岢的鼻腔,导致呼吸不

    畅,一下子被水呛醒。

    宇岢醒来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溺水了,他拼命地扑腾着,嘴里喊道:“救命,救命,我不会游泳……”

    鬼婆虽然愤怒却也无奈,她摇了摇头,用拐杖挑起宇岢的衣领,喊道:“快站起来,这不是你洗澡的地方。”

    听到鬼婆的话,宇岢才意识到这池子里的水原来只到自己的胯部,就算坐在水中也淹不过头顶。他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两个怪人,尴尬地笑道:“老爷爷,老奶奶!”

    可是,当他定睛细看之后,差点被狂妪智叟夸张的样貌吓得跳出水面,他惊异地喊道:“你,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怪模怪样的?”

    “老爷爷?老奶奶?”

    鬼婆看着鬼公,愕然道:“我们有那么老吗?”

    “你说呢?这一千多年你白活了?”鬼公瞪着鬼婆直言道。

    鬼婆抓狂似的叫嚷起来:“老天爷!我还没出嫁呢,居然有人喊我奶奶!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鬼公听到鬼婆这么说,心里觉得很没面子,立时上前一步,捂住她的嘴,低声道:“你怎么啥都说?不怕被别人笑话吗?”

    虽然鬼公把声音压得很低,但还是被宇岢听到了,他被这对活宝老人的举动逗地笑了起来,同时,更让他莫名的是,在发生了那么多事之后自己居然还能笑的出来……

    这时,宇岢的心情突然低落下来,他看着狂妪智叟,道:“请问,这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人?”

    “什么人?”

    鬼婆和鬼公互望了一眼,鬼婆向前凑了一步,冲着宇岢先是笑眯眯的,接着,脸色一沉,阴阳怪气地道:“小伙子,我们不是人!我们是鬼――”

    宇岢一听,惊骇地跳出水池,愕然道:“鬼?你们是鬼?”

    鬼婆虽然年事已高,声音却妩媚之至,她再次开口:“莫说我们,现在的你…也只能算是一个鬼,不然,你怎么能活着到这个地方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