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你老婆马甲〕〔齐昆仑吕嫣然〕〔五星战神齐昆仑〕〔傲视战神〕〔齐昆仑的复仇之路〕〔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修罗战神重回都市〕〔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宠上娇软小甜妻〕〔最强神医女婿林羽〕〔一梦浮生〕〔大宋最狠暴君〕〔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入骨暖婚〕〔火爆战兵杨辰宁蓉〕〔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5章鬼公和鬼婆
    !

    [https://.xs321./]

    </p>

    “什么?你说我也是鬼?我真的死了吗?”宇岢惊骇地瞪着鬼婆,又望向鬼公,激动地喊着。

    鬼公点头道:“现在的你……的确是一个鬼。但是,我所好奇的是,在你这凡胎肉体之内为何存在着一种神秘莫测的力量?”

    鬼公的话让宇岢和鬼婆莫名其妙,他们异口同声地问:“什么意思?”

    鬼公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宇岢,又道:“若是换作他人,在死亡之后是没有办法直接变成鬼的,只能是魂。而你之所以成功地变为了一个鬼,同时还能保有血肉之躯存在于战魂圣地,这都得益于你体内的那团灵气。”

    宇岢慌恐而费解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他想确定现在的自己到底是人是鬼,因为,他一时间实在难以接受鬼公的话,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宇岢自然不知道鬼是什么样子的,印象中应该是青面獠牙,凶神恶煞,让人触目惊心的怪物模样……

    想到这,他想趴到水池边,看看现在的自己变成了什么样子,然而他又害怕自己变成印象中那种青面獠牙的可怕模样,所以又裹足不前,犹豫起来。

    这时,宇岢突然想到鬼公刚才说的话――他说自己还保有血肉之躯,这是不是说明现在的自己跟以前一样?

    宇岢想了很多,心里忐忑之至,直到鬼婆的话音传来,他才回过神儿来――鬼婆道:“是不是和幽冥红泉有关?”

    鬼公摇了摇头,道:“之前,我从他的脉象中看出,他体内的灵气是先天存在的,并非后来所得,但怪异的是,灵气被包裹成一团,无法涌遍全身,倘若能扩散到全身,他将会是一个拥有超强战魂灵力的人――”

    听到鬼公这么说,宇岢虽然莫名,但还是鼓足了勇气将头探到水边,当他看到水中的自己和原来一样时,他忘乎所以地抱起了鬼婆,此刻的他一点不像在原来世界里那个性格内向的高中生了,他紧紧地抱着鬼婆将他举过头顶,欢欣雀跃地道:“我没有变,我还是原来的样子!太好了,我还是原来的我!”

    ……

    “非礼啦!!!”

    鬼婆在宇岢的手里挣扎着,扯着嗓子大叫起来:“快放开我,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杂毛……”

    鬼公踮起脚尖,拉住宇岢,醋意大发地喊道:“臭小子,你快放下她,这一千多年,我连她的手都没摸过,你居然对她搂搂抱抱,你,你成何体统?”

    兴奋中的宇岢听到鬼公的喊声才意识到自己高兴得过了头,于是一把将鬼婆扔到鬼公的怀里。鬼公毫无防备地接住了鬼婆,并和她对视起来。早已气急败坏的鬼婆抡起拐杖在鬼公的脑壳上一顿狂敲,她边敲边骂:“你这个老东西,你这个老死鬼,还不快放下我……”

    鬼公被鬼婆敲得头昏脑胀,两手一松,只顾捂住自己的脑壳,不住地喊疼,然而在他松手的一刻,鬼婆又一次毫无防备地摔在了地上,她哭叫着:“我这把老骨头啊……被你们两个王八蛋给摔散了……”这次她是真的暴怒了,拄着拐杖站起身来,放声狂喊:“你们,你们两个在搞什么鬼……”

    鬼公嘴里呢喃着:“我们本来就是鬼,不搞鬼,搞什么?”

    鬼婆一把扯住鬼公的眉毛,冲着他,气急败坏地吼道:“你说什么?再给老娘说一遍。”

    鬼公疼得直求饶,宇岢也不知如何是好,想去劝解却插不上嘴。

    这时,狂暴的鬼婆再次大叫起来,她的叫声在深谷中不停地回荡着,虽然震耳欲聋,让人难以忍受,但是,这声音里更多的是忧怨与无奈……

    宇岢想安慰鬼婆,刚要开口,却被鬼婆的举动吓了一跳――鬼婆将拐杖用力摔在一边,气愤地坐在石台上哭叫道:“我的幽冥泉水啊……”

    鬼婆刚哭叫了一声,又突然站了起来,将身子一扭,一把揪住宇岢的衣领,冲着他一顿狂喷:“你这个臭小子,早不掉下来,晚不掉下来,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刻掉下来,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苦等了一千年,终于有机会逃出生天,却被你这个丧门星给毁了,啊……”

    鬼婆话未说完又放声嚎啕起来,嘴里没完没了地嘟囔着,总着,她的脾气一上来,最头疼的就是鬼公。

    鬼公不知如何是好,他拉住鬼婆,小心翼翼地劝解着。鬼婆一把薅住鬼公的眉毛,愤然道:“你说现在该怎么办?说不出来,休想让我嫁给你。”

    鬼公被鬼婆薅得疼痛难当,老泪纵横,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宇岢看着他们乖张的举动甚是滑稽,想笑却又忍了回去,他低声劝道:“喂,你们两个不要吵了……”

    鬼公和鬼婆根本不理会宇岢,仍是喋喋不休地吵着,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在训斥,另一个在忍受。宇岢无奈之下放声大喊:“你们两个老东西,不要再闹啦!!!”

    “老东西?他叫我们老东西?”鬼婆愕然地瞪着鬼公。

    鬼公点头:“他好像是这么叫的。”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才抬高了声音道:“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到底是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听你们的意思,好像是我的出现让你们痛失了一次宝贵的机会,但是,你们再这么闹下去就是再过一千年也出不去啊。”

    宇岢的话让狂妪智叟顿时冷静了下来,鬼婆松开了手,将身子扭到一边,鬼公轻抚了抚让他心疼不已的白眉,笑了笑才道:“我的名字叫鬼公,她是我的老婆,你可以叫她鬼婆。”

    鬼婆抡起拐杖在鬼公的脑壳上敲了一下:“谁是你的老婆?”说完,她白了宇岢一眼,又道:“连狂妪智叟的名号都没听说过,怎么长的大个子?”

    鬼公摸着脑壳,对着宇岢笑道:“打是亲,骂是爱,我们都习惯了,嘿嘿嘿,你别介意,我们就是魂之谷赫赫有名的狂妪智叟。小伙子,别看我们是鬼,但我们可不是你们人间想象的那种鬼,虽然我老婆脾气狂暴,总爱打人,性格古怪,样貌还……”

    不待鬼公说完,鬼婆的拐杖再次飞来,这次敲得更狠:“老东西,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怪不得人家说你是‘老东西’。”

    “你也是个老东西。”

    “你才是老东西。”

    “咱们都是老东西。”

    “你再说一遍?”

    宇岢看着他们打来骂去甚是滑稽,不知不觉竟发现他们也有可爱的一面,他似乎已经不在乎他们是不是鬼了,甚至被他们的嬉笑不拘深深感染,同时忘记了现在的自己也只是一个鬼……

    宇岢站到他们中间,将他们分开才道:“两位,不要再闹了。”

    狂妪智叟不愧是天生的一对儿,在一番吵闹之后还能心有灵犀地异口同声道:“你这个家伙又是谁?”

    宇岢转身站到他们面前,拱手道:“我的名字叫宇岢。来自,来自……”

    说到这,宇岢的思绪里出现了一片空白,他想不起自己来自哪里,但是,他却能记得曾经发生过的一些事――

    其中,最令他无法释怀的就是那个噩梦,他停顿了片刻,失意地道:“我,我想不起来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了……”

    宇岢在这样说的时候,心里很乱,他在记忆中那片空白的地方努力搜索着,最后却徒劳无功,一无所获。他失落地坐在石台上,目光有些凌乱,嘴里念叨着:“我到底从哪里来?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鬼公上前一步,轻拍了拍宇岢的肩,道:“年轻人,你和我们一样,都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听到鬼公这么说,宇岢若有所思――“上面掉下来的?”

    片刻之后,宇岢突然神经质地站了起来,一把抓住鬼公,瞪着他道:“我想起来了,玫瑰和虎王打起来了,我是被虎王打到下面来的。”

    鬼婆一听,骇然一惊,追问道:“你见过虎王?还,还有玫瑰?”

    宇岢还来不及开口,鬼婆又激动地望向鬼公,再道:“老头子,没想到,百花坳居然还有人幸存下来!”

    鬼公费解之至――不可能,魔之窟的人向来心狠手辣,怎会留下活口?难道……

    鬼婆向上面望去,叹然道:“如果,当年我们没有从上面掉下来,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下场……”

    鬼婆的话让鬼公也是感慨万千:“是啊,一千年过去了,百花坳居然还有幸存者!宇岢,在你掉下来之前,百花坳是不是已经残败不堪,成了一片废觑?”

    宇岢摇头道:“恰恰相反,用‘人间仙境’四个字都无法形容那里的美丽。”

    鬼婆听后,心里一阵酸楚,她苦笑道:“美丽!是啊,当年……我们就是被那美丽的景色给骗了……”

    鬼婆说到这,不禁潸然泪下,她深吸了一口气,又道:“一千年了,我们被困在这整整一千年了。”

    宇岢不明白鬼婆的意思,他莫名地望向鬼公,希望能在鬼公那里得到答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