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你老婆马甲〕〔齐昆仑吕嫣然〕〔五星战神齐昆仑〕〔傲视战神〕〔齐昆仑的复仇之路〕〔威震九州〕〔齐昆仑破军〕〔修罗战神重回都市〕〔池娇傅正骁〕〔萌妻出逃傅总跪下〕〔宠上娇软小甜妻〕〔最强神医女婿林羽〕〔一梦浮生〕〔大宋最狠暴君〕〔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入骨暖婚〕〔火爆战兵杨辰宁蓉〕〔卓逸女婿〕〔转世神医在都市林〕〔天降女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6章鬼公回忆惨痛遭遇
    !

    [https://.xs321./]

    </p>

    鬼公望着压在头顶上方的烟云,心中百感交集,他长叹了一声,讲述起一千年前的往事――

    那一日,百花坳表面看来风平浪静,实则暗藏汹涌――

    受邀而来的狂妪智叟刚到此处,便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死亡的气息,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令他们惶恐不安……

    二人互望了一眼,鬼婆费解地道:“今天的百花坳怎么如此怪异?可谓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静得异样。”

    鬼公也是疑惑不解,他深吸了一口气,机警地观察着周围,低声道:“岂止是静,确切地说是死寂,虽然鲜花怒放,却感觉不到任何生机。”

    “不错,以我们的修为,怎会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鬼婆接言道。

    鬼公点头:“难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没看到玫瑰?”

    鬼公话音未落,自不远处的花丛间突然传来一阵阴沉而沧桑的笑声,这笑声对狂妪智叟而言再熟悉不过了。伴着笑声,一个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老翁自花间走来。

    鬼公笑了笑才道:“不知道野老请我们夫妇来有何贵干?”

    鬼公话未说完,鬼婆的拐杖已经劈空而来,重重地砸在了鬼公的头上:“谁跟你是夫妇,人家还没答应嫁给你呢。”

    “那还不是早晚的事,人前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鬼公摸着头,看着野老,忍着痛笑道:“不好意思,就这点家丑还让你看到了,嘿嘿……”

    就在鬼婆挥起拐杖想要再次敲打鬼公的脑壳时,突然,自他们右后方极速闪来一道烟影――

    烟影伴着刺耳的哨音在空气中划出一道火焰,好似闪电一般,蜿蜒而来,刹那间,只听“砰”的一声,一把飞速旋转的狼牙阔斧被鬼婆手中的拐杖横空挡住,鬼婆手腕一抖,拐杖顺势将利斧弹了出去。

    被弹飞的利斧极速旋转着,猛烈地砍在一旁的树干上,速度之猛,力道之剧,只看那棵被瞬间击成粉尘的大树就足以令人心惊胆战。与此同时,一个身高体阔的彪形大汉飞身而出,此人正是虎王。

    虎王抬手一挥,狼牙阔斧似有意识一般,灵光一闪又飞回到他的手里。

    鬼婆瞪向野老,怒声问道:“野老,这是什么意思?”

    野老半低着头,硕大的斗笠虽然遮住了他半张脸,但仍难隐藏他斜起嘴角露出的诡异笑容――

    野老向后空翻一跃,整个人立在了一株玫瑰花上,阴笑道:“请你们来,就是要让你们陪这里的众生去阴间做伴――”

    狂妪智叟骇然一惊,二人互望了一眼,鬼公立时开口:“你不是野老,你是何人?”

    鬼婆接言:“我们上当了――”

    鬼公点头:“不错,他只是假扮成野老的一个诡秘老头。”

    这时,手握利斧的虎王陡然开口:“去阴间问野老吧――”

    虎王说着,飞身一跃,挥起狼牙阔斧朝狂妪智叟猛然劈来,狂妪智叟幻身一闪,各自躲到一边,摆出应战的姿势。

    与此同时,诡秘老头陡然使出分身幻术,将身体一分为二,随即瞬间转移,分别来到狂妪智叟的面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爆出千年魔咒的拈花指力袭而来,狂妪智叟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诡秘老头的指尖已灵光一闪,深深地插入了他们的眉心骨内――

    这一切快如一闪,几乎在一瞬间完成,狂妪智叟还来不及感到疼痛,诡秘老头便已向后空翻,跳回到原来的玫瑰花上。

    这时,诡秘老头抬手一挥,自花丛间飞窜出数十名带着鬼脸面具的烟衣人,他们手持弦月弯刀,形如忍者,身轻如燕,在花丛间跳跃闪动,片刻之后,所有烟衣人都悬立在花朵之上,只待诡秘老头一声令下,他们就会万箭齐发。

    当狂妪智叟反应过来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战魂灵力已被千年魔咒封印,能够爆出的灵力已经所剩无几。

    “老头子,我们的战魂灵力?”鬼婆惊呼了一声。

    鬼公惶恐之至,暗自惊叹:这老头……好惊人的速度!单是刚才的那一招,若非有五十万级以上的战魂灵力实难做到,看来野老和玫瑰的确遇难了……

    诡秘老头冷笑着,一声令下:“杀……”

    顷刻间,所有的烟衣人一跃而起,蜂拥而上,弦月弯刀在阳光下闪现出无数刀影,将狂妪智叟团团围住,鬼公急呼了一声:“夫人,小心……”

    鬼婆起身向后空翻,双脚踏在一块凸石上,顺势向后一蹬,整个人飞身而起,意图躲避袭来的刀影。然而,烟衣人如狂潮奔涌,将鬼婆的去路围得水泄不通,就在鬼婆飞身旋转之际,刀影已如狂风中的雪片纷纷向她砍来……

    “危险……”

    鬼公惊叫了一声,立时向鬼婆奔去,就在这时,虎王飞身拦截,狼牙阔斧横空一劈,陡然挡在了他的面前。

    “臭老头,还是顾好你自己,去死吧!”

    虎王说着挥斧一劈,鬼公回身一转,幻身躲开,他的战魂灵力虽然被大大削弱,但是反应能力却丝毫未减。

    鬼公虽躲过了这晴天霹雳的一斧,但鬼婆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的周围尽是飞舞的利刃,刹那间,数把弯刀纷纷砍在她的身上,鲜红的血浆顿时飞溅而出……

    鬼婆的一声惨叫让鬼公五内俱焚,他仰天狂叫,呼喊着鬼婆,一声高吼之后,飞身回旋一脚,重重地踢在虎王的前胸上,致使虎王踉跄后退,此时,不计其数的烟衣人已向鬼公纷纷扑来。

    鬼公见势不妙,立时爆出了仅有的七十级战魂灵力,他周身灵光一闪,陡然施展出移形换影之术,只见他携带者一连串的幻影,辗转腾挪,躲过了众多烟衣人攻击,向鬼婆飞窜而去。

    然而,烟衣人前仆后继,鬼公似有应接不暇之感。就在这时,虎王再次飞身而起,朝鬼公的后背猛然踢来,趴在地上的鬼婆意识到鬼公身后的危险,她使出最后一丝气力,挥出拐杖,奋力地向虎王抛去,意料之外,拐杖却被烟衣人的弯刀截下。此时,虎王的大脚已经踢到鬼公的身后,鬼公立时意识危险逼近,他瞬间转身,双臂交叉,将虎王这雷霆一脚挡在了胸前――

    虎王身形高大,这一脚足有千斤之力,鬼公以侏儒之身,且战魂灵力已所剩无几,在没有任何防备之下硬生生地接住这一脚,实属螳臂当车。然而,众烟衣人岂能放过这个机会,他们挥刀而起,一拥而上,此时,鬼公已无还手之力,眼看着冰冷的刀刃无情地刺入自己的身体。

    这时,虎王单脚挑开鬼公交叉的双臂,在空中回身一转,紧接着,另一只脚重重踢在了他的胸口。

    鬼公当场口喷鲜血,滚落到鬼婆的身边。

    “这一脚,算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哈哈哈哈……”虎王狂妄地笑道。

    此刻,身负重伤的狂妪智叟生命只在旦夕之间,两人竭力地凑到一起,鬼公握住鬼婆的手,即使口中的鲜血不断涌出,他也不会放弃向鬼婆表白的机会――

    “老,老婆子,即使我死了,但是,我追求你的这颗心,永远,永远不会……死,求你了,一定要嫁给我……”

    鬼婆心中更是感慨万千,但是她的回答却让鬼公无语地将脸一下子贴在了地上――“老头子,你让我再考虑考虑,行吗?”

    这时,诡秘老头飞身而起,距狂妪智叟数尺开外,单手一挥,使出隔空抓物,将他二人一把抓起,向身后猛然甩去,同时也随口抛出了一句话――“你们两个老东西,去阴间谈情说爱吧……”

    狂妪智叟在被抛出去的一刻,凭着仅存的一丝意识看到了令人心碎的场面――

    那一刻,他们看到此处已是百花凋零,到处残败不堪,生灵涂炭……他们终于明白,之前百花坳的美景只是一种幻象,这里的一切已经被他们完全摧毁……

    ……

    宇岢听完了狂妪智叟的遭遇,震惊不已。他仰头望向漫卷的烟云,惊叹道:“没想到,这是一个如此凶险的世界!我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

    鬼公直视着宇岢,正容亢色地道:“宇岢,我之所以跟你讲起这段往事,就是要告诉你,现在的战魂圣地,魔族昌盛,危机四伏,但是,自从见到你,我就有一种莫名的预感,我认为这是天意,是上天派你来拯救这个世界的,一定是这样……”

    鬼公的话让宇岢诧异之至,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鬼公,莫名其妙地道:“老爷爷,你不是再跟我开玩笑吧?我?拯救世界?”

    听到鬼公这么说,鬼婆也略有同感,不再抱怨,而是哀叹了一声,才道:“不然,你为什么会在最恰当的时间掉到了最恰当的地方呢?”

    宇岢明白鬼婆的意思,她还在为幽冥泉水的事耿耿于怀,他看了水池一眼,又望向鬼婆,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掉下来的……”

    鬼婆面无表情,声音平板干涩:“我知道,你是被打下来的,咱们也算是同命相连吧。”

    鬼公看了看鬼婆,犹豫了一下才道:“从表面而言,一切看似巧合,但我认为这是冥冥之中自有的安排……其实,幽冥泉水并非一千年才变色一次,而是……每隔五百年。”

    宇岢不明白鬼公的意思,鬼婆却惊骇得张大了口,瞪着鬼公,想说什么却又无法发出声音,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鬼公继续道:“五百年前,当泉水变红,我曾将身体浸泡其中,遗憾的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鬼婆正要说话,鬼公突然阻止道:“老婆子,你听我继续说下去,还记得看到宇岢泡在泉水里,我为什么说天意难违吗?因为,咱们俩就算在阴阳六合年的正午时分浸泡在幽冥泉内也无法超脱。宇岢之所以能让红泉变色,是因为他体内的那团灵气……”

    鬼公话音未落,鬼婆已失望地瘫坐在地上,怅然若失地道:“我们……岂不是一辈子都要困在这里……”

    鬼公看着鬼婆,沉声道:“老婆子,对不起,我对你说幽冥泉水一千年变化一次就是为了让你宽心,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泉水变化多少次都对咱们起不了任何作用。”

    鬼婆苦笑了起来,没有说什么,但是从她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她要打人――

    人称智叟的鬼公岂能看不出来,他立时闭上眼睛,捂住头顶,心中窃笑:这次我提前防备,让你敲不到,嘻嘻嘻……

    鬼婆坐在地上斜睨着鬼公,她慢慢抬起拐杖,朝着鬼公的裤裆猛然一戳,意料之外的鬼公陡然“嗷!”地一声,顿时疼得捂住裆部,原地跳了起来。

    如果没有上面那片烟云,鬼公定然会窜跳到断魂谷的崖顶,然而,原地蹦跳也无济于事,疼痛丝毫未减,他只好双膝跪地,一手捂着裤裆,一手玩命地拍打地面来缓解疼痛。

    宇岢在一旁尴尬地不知如何是好,他想笑,却不好意思,把脸憋得通红最后咬着舌头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他想安慰鬼公,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强忍着笑意,问了一句废话:“是不是很疼?”

    鬼公疼得脸色发白,老泪纵横,冲着宇岢叫道:“你让她戳一下,就知道疼不疼了!”

    鬼婆冷笑了一声,才道:“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捂着头。”说完这句,她一把揪住鬼公的衣领,狂叫道:“快给老娘去想办法……”

    宇岢被鬼婆这一嗓子吓了一跳,他躲到一边才问:“野老是谁?”

    过了好久,鬼公才从疼痛中缓解过来,他长吁了一口气,道:“自从战魂王消失之后,野老受神灵之托暂代魂之谷的守护神一职,没想到这么厉害的人也被……唉……不提这些了。宇岢,你跟我来,我要让你看一样奇妙的东西,我们边走边说。”

    鬼婆一惊,接言道:“你要给他看那面石壁?”

    鬼公点头:“不错,既然你我与那面石壁无缘,何不让他看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秦阳萧君婉〕〔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