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透视医尊〕〔将武生:武家庶女〕〔随身空间之五十年〕〔我乃三界追债使〕〔小财主〕〔随身医典:医妃权〕〔农家小丑妇,王爷〕〔天降宠妃爱作妖〕〔贝乐顾柏衍〕〔地球人实在太凶猛〕〔洪荒:我偷哭了全〕〔霸道王爷俏医妃〕〔戚瑜桐燕翊辰〕〔我不好哄的〕〔团宠龙女萌萌哒〕〔重生女首富:娇养〕〔极品透视民工〕〔墨桑〕〔总裁爹地宠翻天〕〔魔邪之主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魂之泰斗 第7章一念之间
    !

    [https://.xs321./]

    </p>

    在狂妪智叟地带引下,宇岢来到了一个昏暗的溶洞内,洞内光线虽弱,却能感觉到有一股暖流自溶洞深处缓缓涌来。

    继续往前走,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温度越来越高,这情形让宇岢首先想到的是火山……

    难道,断魂谷是一个巨大的火山口?宇岢这样想着。

    这时,鬼公突然开口:“再往前走,会越来越烟,你一定要跟住了,当心脚下。”

    鬼公的话本来不足为奇,宇岢却注意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鬼公说话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回声?在这样的深洞里没有回声不是太奇怪了吗?

    想到这,宇岢正要发问,鬼公的话音再次传来:“前面就是洞的尽头,不过……我感觉那并不是真正的尽头,至少,我和鬼婆只能走到这里了。”

    鬼公的话表面听来让人糊里糊涂,其实他的意思是,他和鬼婆只能走到这里,一千年来,他们虽然发现这里有与众不同之处,但是对其中的奥秘却始终望而兴叹。

    宇岢莫名地问:“这里一片昏暗,就算有什么新奇的东西恐怕也很难找到。”

    鬼公没有开口,而是伸出一只手,全神贯注地抚摸着面前的石壁,情形神秘而诡异。

    宇岢注视着石壁,咽了一口口水,以缓解紧张的感觉。这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他看到石壁慢慢地明亮了起来,本来凹凸不平的石壁在鬼公地抚摸下完全改变了之前的形态――

    看到这一幕,宇岢惊骇的程度已经达到了极点:“老天!这究竟是什么地方?竟然会有如此怪异的山洞!”

    然而,当宇岢看到接下来的一幕时,他差点震惊地瘫坐在地上――

    随着鬼公的手在石壁上慢慢移动,石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呈现在宇岢面前的是一面巨大且光亮平滑的“镜子”。之所以称之为镜子,是因为它的反光效果极好,不但清晰地映射出每个人的身影,而且把洞内的各个角落都呈现出来……

    然而,让宇岢震惊的是,镜子内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画面,触目之际,他不禁张大了口,一时间,嘴里只有进气没有了出气。当他因为惊骇而感到难以呼吸,干涩的喉咙内发出咯咯的声音时,他终于瘫软地跪坐在地上,嘴里发出了一个不太清晰的声音……

    鬼婆看到宇岢的举动愕然不已,她莫名问道:“你在说什么?你看到了什么?”鬼婆又问鬼公:“老头子,你听清没有?他在说什么?他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不错,镜子里呈现出的画面正是那片森林大火――画面中宇岢和宇升在烈火中拼命挣扎。突然,烈焰中走出来一个烟色人影,那人影抛出了一团巨大的火球将宇升击出了火海,与此同时,他又将宇岢牢牢地按在烈火之中,直到宇岢被活活烧死……

    但是,狂妪智叟却无法看到这个画面,鬼公搀起已经完全惊呆的宇岢,问道:“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宇岢目光呆滞,迟疑了片刻,才吐出几个字来:“我死了,原来…我真的死了……”

    鬼婆看着宇岢失魂落魄的样子,心急如焚地道:“废话,不死你能到这来吗?快说,你看到了什么?”

    宇岢正要开口,镜子里的画面突然一转,又呈现出一片昏暗的空间。在那个空间内传来一个沧桑的声音,这个声音对宇岢而言并不陌生,这正是他在梦里听到的那个声音――

    焦急难耐的鬼婆正要再次开口,鬼公陡然阻止道:“不要打扰他,他一定看到了什么,既然他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东西,这就证明他具有这个能力,也许有些‘东西’只能让他一个人看到或者听到……”

    那个沧桑的声音再次传来:“宇岢,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宇岢诧异:“等我?”

    “不错,我等了你已经一千多年了。”

    “等我……一千多年?”

    “刚才的画面一定让你触目惊心――”

    “我已经葬身火海,我的哥哥呢?他怎么样了?”

    “放心,他很好。你可以进来了,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我……进去?去哪?我并没有看到哪里有门啊?”

    “慢慢地朝石壁走来,只要你全神贯注,意志坚定,门自然无处不在……”

    宇岢诧异之至地瞪着光亮的石壁,心中忐忑不安,他想向狂妪智叟求助,但他知道,他们根本听不到自己和那个神秘声音的对话,所以他只是看了狂妪智叟一眼,眼神里随然透着无助,但更多的是好奇,他咽了一口口水,硬着头皮,慢慢地向前挪着。

    “他要干什么?”

    “只有老天才知道他要做什么。”

    狂妪智叟费解之至,宇岢来到石壁前,伸手摸了摸,只感到石壁冷冰冰硬邦邦的。他不禁苦笑了一声,心中自言:我真笨,石壁当然是冷冰冰硬邦邦的,难道还会像棉花一样?

    此刻,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那声音到底是从哪里传出来的,难道……真的来自这石壁之中?

    宇岢正想到这,那声音又一次传来:“你若再胡思乱想,不能定气凝神,永远也无法进入石壁。”

    听到这,宇岢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闭目凝神,让浮躁的心沉静了下来……没过多久,他突然感觉到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开始将他往前吸,直到他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一个神秘的空间里。

    狂妪智叟惊异地瞪大了眼睛,当他们看到宇岢被吸入石壁之中,两个人不由地张大了口,鬼婆:“老头子,你看到了吗?宇岢,他居然进入石壁了!”

    鬼公不住地点头:“不可思议!我们住在这里一千多年竟不知道有这样的机关!没想到,这山洞里的秘密要被一个从人间来的毛头小伙子给揭开了……”

    鬼婆接言:“他还能出来吗?”

    鬼公看着鬼婆,坚定地道:“我相信他一定能出来,也许……等他出来的时候,就是我们要离开这里的时候了――”

    鬼婆听到鬼公这么说,心中的美好憧憬一下子浮在眼前,她猛然扯过鬼公的头,在他额顶上重重地亲了一口,激动地道:“老头子,你知道吗?一千年来,这是我听到的最提气的一句话。”

    鬼公摸着差点被鬼婆扯断的脖子,美滋滋的,神魂颠倒起来,他浮想联翩自言自语着,眼里闪烁着幸福的泪光,两条短腿不停地倒腾起来,围着鬼婆欢欣雀跃。

    突然,“当”的一声,鬼婆用拐杖朝鬼公的头顶被她亲过的地方狠狠地敲了一下:“美够了吗?老不正经的。”

    鬼公被鬼婆敲得晕倒在地,眼冒金星,嘴角上还挂着一丝笑意:“美!美!美……”

    ……

    这时,宇岢已经身处在一个混沌朦胧的诡秘空间里。惊骇之余,他突然听到了滴水的声音,循声而至,前面突然出现了亮光――

    跟着亮光,宇岢来到了一个金光灿灿的巨大的溶洞内,洞内华光四射,流光溢彩,仿佛置身于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堂。无论是穹顶还是地面,以及周围的石壁全部由黄金镶铸而成……

    宇岢惊叹道:“老天!要布满整个溶洞得需要多少黄金啊……太不可思议了!”

    溶洞的中心,有一个五边形的大水池,水池又被平均分成了五个小水池,其中四个水池的水色泽饱满,光鲜亮丽,且颜色各不相同,分别是绿色,蓝色,土黄还有金色,然而最后一池却是无色透明的。这个五边形水池的边缘是由璀璨夺目的水晶砌成的,看上去光彩斑斓,晶莹剔透。

    宇岢被这片金光璀璨的景象完全震撼了,仿佛整个人都融化在这片华光之中……他不禁感叹起来:“究竟是谁塑造了这里?竟富丽华贵到如此地步!”

    他沉浸在这灿灿的金光里,正遐想之际,那个声音突然出现:“这里很美,对吗?”

    宇岢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但是,他突然又若有所思起来……最后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

    那声音问:“你摇头是不是表示这里不够完美?”

    宇岢开口:“不错,这里的确很美,用‘富丽堂皇’都不足以形容,但是,这里却少了一些‘东西’……”

    “少了什么东西?”

    “这里缺少了生机,没有生命的地方,纵然再美也是枉然。尽管这里金碧辉煌,水晶斑斓,我想没有人会对这冷冰冰硬邦邦的地方留恋太久。”

    “你说的不错,这里的确不够完美,你应该发现了在五个水池中有一个水池的水是无色透明的,原因是这个水池的边缘有一个残缺。你仔细看可以发现那里少了一块水晶,所以这里才没有你说得那么完美……”

    宇岢定睛细看,原来在那个无色透明的水池边缘的确有一个樱桃大小的缺口,这的确让人疑惑不解,他道:“若不仔细看,很难发现那里的残缺,难道……这是人为的?或者……”

    宇岢话未说完,那声音已经传来:“缺少的那块水晶就在你的身上,它曾经不止一次救过你的命,你却把它给弄丢了。”

    宇岢下意识地向胸前摸去,这才注意到与生俱来的那个挂坠不见了,他甚至想不起来是在何时何地不见的。

    那个声音又道:“你必须要找到它,那块水晶与你体内的灵气结合,能够激发出无限的战魂灵力。”

    宇岢费解之至:“战魂灵力?是什么东西?”他苦笑了一声,又道:“别说去找那块水晶,能不能活着离开这个深谷我都不知道,噢,对了,我已经死了!”

    宇岢在这样说的时候,似乎已经接受了自己死亡的事实。

    那声音继续道:“你的灵魂是不死不灭的,所以你不必介怀现在的你是生还是死。就刚才你的问题而言,战魂灵力是在战魂圣地必须拥有的一种强大能量,这种能量可以随着人的思想意志爆发出来,从而增强战斗力。在战魂圣地绝大部分的人都有战魂灵力,只是强弱参差,威力不同而已。作为战魂圣地的一员,你也必须要有这种能力。”

    “我现在根本感觉不到自己有什么战魂灵力,就算有,我也不知道如何运用。”

    “之所以你感觉不到,是因为你的凡胎肉体限制了这种灵力的爆发。现在,你就将自己的身体浸泡到那个无色透明的水池里――”

    宇岢莫名:“你让我跳到那个水池里?是让我……洗澡吗?”

    “你不是已经在幽冥红泉中浸泡过了吗?难道还怕这无色透明的清水?”

    宇岢犹豫着,看着其它池子里的水,颜色浓郁,幽然深邃,好似无底的深渊。他心里七上八下,忐忑感急剧上升,片刻之后才道:“那个时候我是掉到幽冥泉里的,如果再来一次,我真的不敢也不想再浸泡到那样的泉水里了,所以……这澡能不能不洗啊?”

    “唉!懦弱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然而勇敢也是可以后天培养的,只不过,前途之路就在懦弱与勇敢的一念之间――”

    宇岢苦笑了一下才道:“我承认我是一个懦弱的人,但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我认为我变得已经很坚强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这里不属于我,我也不属于这里,既然如此,难道我就没有逃避的权利吗?难道‘懦弱’就是一种罪过吗?对我而言,‘勇敢’也不过是冠冕堂皇地自我安慰罢了。谁又能做到绝对的勇敢呢?”

    那声音叹了一声,才道:“你可以选择逃避,也有权利做一个懦弱的人,但是命运却不会放过你――”

    宇岢莫名:“什么意思?”

    那声音再道:“命运会时时刻刻安排着你未来的每一步,而且在你的命运中还会牵扯到无数个与你有关的人,比如说你的哥哥宇升,如果不是为了你,他又岂会遭遇那场大火?还有玫瑰,如果虎王不来百花坳找你,玫瑰也不会因此卷入到战斗中,想想狂妪智叟,他们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长达千年之久,如果不是为了等你……”

    听到这,宇岢情绪激动起来,他猛然一挥手,道:“不要再说了,好像这一切都是我的错,难道这些不幸都是因我而起?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我一个字也不想听,反正我已经是一个死了的人,你说的什么战魂灵力我不稀罕。既然都是我的错,就让我自生自灭吧,哈哈……真是可笑,一个死了的人还有什么自生自灭……”

    “宇岢,你知道你为什么叫宇岢吗?”

    宇岢没有做声,只是静静地立在那,一动不动。

    “宇,乃具无穷之本;岢,具有挪山之力。这是你与生俱来的,永远都无法摆脱的,就像命运的锁链,桎梏着你必须完成生命中的使命。战魂圣地需要你,这里的所有生灵需要你。想一想,为什么你会有那颗水晶?为什么你在死亡之后仍能保有血肉之躯?为什么在人间的无数生灵中只有你的体内会存在着那团灵气?难道这一切都仅仅是巧合吗?”

    宇岢听到这,陷入了沉思……是啊,为什么?这些巧合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然而,它却偏偏存在,而且都集于我一身……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难道我必须要面对这一切?是不是只要面对,命运就有可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想到这,宇岢似乎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拖着往前走,这种力量并非来自外界,而是在他内心中一点点形成的……当他感觉自己的脚已经迈入水池,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懦弱与勇敢的确就在自己的一念之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从骷髅岛开始横推〕〔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极恶龙君〕〔婚久成殇〕〔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